《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46章 退款

秦连成是从团省委下来的干部,在凤凰基本上没什么根基,甚至连家都在素波呢,可是,想在一地做出点什么成绩,不跟当地人打交道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认识文海这仆街主任,倒也是在情理之中,而且因为秦主任有意拓展人面,两人还算是小有交情。

文海琢磨半天,才想起来,或者让秦连成说说话,陈太忠能听,说句实话,陈副主任在听到钱被挪用了之后的一系列反应,真的让文主任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反正,他今天丢人丢大了,脸上也装了幌子,科委这些人别看穷,个顶个还是挺爱面子的,王衍捱了打之后,就跑到高新区去了,文海捱了打,也没脸在单位呆着,躲出去了。

秦连成听说文海挨打,倒是也没在意,打着哈哈给陈太忠去了一个电话,“呵呵,太忠,听说你把文海打了?那个啥,不要这么冲动嘛……中午有时间没有?咱们喝一点?”

酒桌之上,秦主任才把话说出来,“反正科委就是那烂摊子,打他一顿也好,这么一来,你倒是没什么人招惹了,工作也好展开了,不过,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再闹大也不合适。”

“唉,秦头你是不知道啊,”陈太忠苦着脸长叹一声,“我都把郭宇惹了,才抠出这么点儿钱来,你说他……他姓文的,居然不声不响就弄了一半走,搁给谁谁不气啊?”

“把郭宇惹了?”秦连成看他一眼,心说这个陈太忠真是……唉,常务副市长你都敢惹,不过再想一想,要是不惹郭宇,科委这破地方想要点钱,还真是不容易。

“那你是什么意思?”秦主任叹一口气,想想自己这个下属,也真够不容易的,这种事就算发生在自己身上,估计也得气得吐血,“要他把钱全还回来?”

“那肯定啊,我也得说话算话啊,”陈太忠郁闷地撇撇嘴,“交电费,那不是哄鬼吗?他那姑娘又快做手术了是真的。”

“他姑娘做手术?”秦连成还不知道这件事呢,两人的关系,那也就可想而知了,只是,在听了陈太忠的解释之后,他又摇摇头叹一口气。

“这种人不能留在这个位子,他的心已经野了,”秦主任不愧是副厅,看问题的高度,不是陈太忠能比的,“就算他姑娘好了,或者死了,已经习惯了肆无忌惮地伸手,他改不过来了。”

“秦头儿你的意思是?”陈太忠有点纳闷地看着自家领导,“你帮我处理掉他?”

“你少拉扯我,”秦连成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他一眼,“你都敢惹郭宇,还有啥你不敢做的?自己想办法处理掉他不就完了?”

常务副市长?范晓军那常务副省长我都惹了,不是也没啥事儿吗?陈太忠心里得意地嘀咕一句,不过想到动文海,他又有点闹心——哥们儿也不能闲着没事干,整天拉人下马啊。

“那算了,科委一档子破事,我正好不想管呢,”他摇摇头,“我只管抓高科技项目,至于文海……他能把钱还回来,保证以后不动我的钱就算了。”

“我发现你的心,有的时候也挺软的嘛,”秦连成却是会错了意,笑着摇摇头,“算了,我把话给你传到,要是文海不退钱,那我就不管了。”

秦连成这话传过去之后,对文海来说,那就叫“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了,而且,科委这档子事,他还不敢通过组织渠道来找陈太忠的麻烦。

通过一中午再加一下午的打听,他终于打听出来了,陈太忠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动手,果然不是一般人,那是政法系统里的瘟神,章书记和段市长面前说得上话的红人。

文主任心里登时清楚了,他这点事儿,虽然经得住别人查,可是陈副主任要动他,什么理由都不用找,直接就能下了他,而且,眼下人家还占理。

这顿打,是白挨了啊,文海正郁闷呢,接到了秦连成的电话,他说得很明白,“……拿出钱来,我在陈太忠面前保你,拿不出来,那我也实在没办法了,老文啊老文,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空头人情,人人都会做,秦主任也不例外,这时候,他肯定不能说我就看你不顺眼,而且,他还不说放过文海是陈太忠的本意,而要说是他自己努力关说的结果——不如此,怎么能显出人情的宝贵?

文海一听可是傻眼了,“秦厅,那陈太忠不是你的兵吗?怎么这么难缠?”

“哼,他的来头比你想的还要大,”秦连成有意夸大一下,算是增加自己的关说难度,“知道那特批款怎么来的吗?不瞒你说,换了我是他,都要不下这笔钱来。”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文海也没办法了,补钱吧,他这个主任可是还没做腻呢,说不得只能打个电话给刘浩丽,让她到自己落脚的科委招待所来拿钱。

——是的,他脸上装了幌子,一时半会儿是不好意思上班去了,不过,住住医院,还能从单位里抠出点钱来,虽说算不上“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总也聊胜于无。

下午,陈太忠正在凤凰大学门口跟邱朝晖闲聊呢,就接到了这个消息,心里挺高兴的,“姓文的总算还识相,老邱,我觉得他暂时不会回去主持工作了,要不……你回去救救急?”

“哼,有梁志刚呢,乱不了,”邱朝晖不想接这个活儿,“太忠,你要知道,我已经被文海赶下来过一次了,等三五个月以后,他修养好了,再回来赶我一次,那我还怎么做人啊?”

上午见识过陈副主任的手段之后,邱副主任已经决定了,一定要跟这个年轻人处好关系,所以,他的话就直接了很多。

眼下陈太忠能来看望他,重视之意一览无遗,他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可不成,”陈太忠不肯放过他,“老邱,这马上就要装修了,我没空儿盯着,你要不管的话,这个活儿我可是给了李健了啊。”

“给他就给他呗,”邱朝晖心说,有你上午这么一出,谁还敢在装修活里玩猫腻啊?“小李子办事,一直挺稳重的。”

呦喝,这个老邱,很有点不为利益所动的味道嘛,陈太忠对他的评价,登时高出了不少。

其实,他根本不在乎装修活里有关猫腻的部分,是的,还是那句话,他不在乎别人贪,只要能保障了质量和工期,贪点算什么啊?吃像别太难看,把他陈某人当成弱智就成了。

可是这个老邱,连手都不肯伸,那他就更佩服了,一时间,他就琢磨着——是不是把邱朝晖扶正就不错啊?

不过,时间已经不允许他考虑那么多了,他转身开车就去了科委,拎着刘浩丽就去找李健,“李主任,装修款全部到账了啊,这个装修,就是你负责了,两天之内拿出方案来,上一下会,尽快开始动工。”

“好嘞,我知道了,”李健对科委该怎么装修,早做过无数次设想了,最起码有十几个装修方案在他脑子里,不过,对于把装修活交给自己负责这种可能,他倒是没想过。

只是,转念想一想,他也就释然了,自己这是被陈副主任推到前面当枪使了,具体负责的,诚然是他李某人,不过该选什么样的施工方,该选什么供货商,款该怎么付,估计还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说了算。

既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说的不就是眼下这种情形吗?办公室主任,原本就是打杂兼背雷的角色,你要不想插手施工,用得着那么在意装修款吗?

陈太忠哪里能猜得到,李健心里那么多的弯弯绕?今天他立威成功,在科委打响了头一枪,心情很是不错,走到院里就开始琢磨,科委这儿,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他这儿正琢磨呢,手机又响了,非常难得的是,来电话的居然是唐亦萱,“太忠,一会儿有空没有?来我家坐坐?”

咦,这倒是春天了啊,这可是个交配的季节,陈太忠肯定要满口答应下来的,一时间就有点胡思乱想,这个、那啥……今天晚上,会有好事儿吗?

不过,等他兴冲冲地赶到三十九号的时候,才发现,事情似乎不是他的那样,因为,蒙宅除了唐亦萱之外,还有一个男人——吴秋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