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42章 同学的朋友

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向李主任身后一看,得,刚刚见过,就是在龚华门口的那位女士,一时间,他就有点纳闷了,“那个……请问你哪位啊?我认识你吗?”

李健一见这架势,就觉得自己不合适再呆着了,转身就走,“陈主任,我走了啊,你俩慢慢聊。”

“你好,陈主任,”女士伸出白皙圆润的手,手腕圆乎乎的却是又奇细,正是那种瘦不露骨的韵味,“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是曲阳区政府办公室的钟韵秋。”

“曲阳?区政府办公室?”陈太忠一边伸手去握对方的手,一边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摇摇头,“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冒昧登门,挺不好意思的,”钟韵秋缩回手去,捂嘴笑笑,样子颇有几分天真,“不过,我跟张慧玲是好朋友啊。”

“张慧玲?”陈太忠当然记得曲阳审计局的张慧玲,那是他的党校进修班的同学,似乎跟业务二科的谢副科长关系暧昧。

想到这个,他再度打量一下眼前这个女人,觉得这女人比张慧玲要漂亮多了,“那你认识谢向南吗?”

“认识啊,”钟韵秋又是捂嘴一笑,“呵呵,昨天晚上我还去找他了呢。”

昨天晚上?陈太忠眼珠一转,看不出来,这个老谢人挺木讷,也是个闷骚啊,吃着碗里的,还划拉着锅里的。

“哦,那你找我什么事儿啊?”他有点奇怪,老谢不打电话,反倒是让这女人自己找上门来,哥们儿的名声,真的败坏到这么无以复加了吗?“居然找到这儿来了?”

“昨天跟谢书记……嗯,跟谢科长吃饭的时候,他说起来你了,说你现在在科委呢,”钟韵秋的神情,终于凝重了一点……

曲阳也是撤县改区不久,原本是农业大县,现在也想把经济抓上去,搞了一个农产品加工高科技园,项目立了,现在是来财政要钱,好启动农业园建设。

钟韵秋跟着区财政局办主任来凤凰,不但是要钱,而且受了领导的委托,还想到招商办和科委了解一下,近来有什么比较先进、合用的农产品加工技术。

说穿了,就是农业园起来之后,怎么吸引投资是要重点考虑的,区里若是能准备几个合适的项目,不是比较容易吸引人吗?

刚才陈太忠见到的精瘦男人,就是局办主任,两人本来是要跟龚华腻歪呢,结果龚科长抬手就把他们撵出去了,“马上有贵客要来呢,麻烦你们先出去等等成不成?”

陈太忠一到,钟韵秋就认出他来了,她在张慧玲党校进修班的毕业照片上,见过陈太忠,昨天又跟谢向南聊了陈太忠的事儿,心里有点印象是很正常的。

等陈太忠走后,两人又进去蘑菇半天,怎奈龚华根本不开口,就是一个劲儿地叫苦说是没钱,局办主任一见是这种情况,冲钟韵秋使个眼色,她知道自己不合适在场了,打了个招呼就出来了。

这几件事叠加到一块,钟韵秋觉得,有必要跟陈太忠好好谈谈了,她跟谢向南联系一下,定了中午的饭局,想一想还是有点不放心,干脆到科委找人来了。

“科委……对这个,我估计了解也不多,”陈太忠听完,皱着眉头摇摇头,“再说,我根本不知道你们曲阳的农产品有什么特色啊。”

一边说着,他一边锁了房门,“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叫上老谢,中午一起吃饭,说说这个事儿。”

他发动林肯车的时候,科委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是,陈副主任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最起码有七八双眼睛,在从窗户里望着自己和这个漂亮女人,心里一时有点感慨:你这不是给我上眼药吗?得,看来啊……哥们儿在科委,名声也好不了啦!

“陈处,你跟龚科长很熟吗?”见他不吭声,钟韵秋又发问了,“我感觉他挺尊重你的。”

她也不是一点心机都没有的,最起码她知道,陈处这个称呼,肯定更能让这个年轻人获得一种满足感。

“也不熟,”听到这个问题,陈太忠顿时心生警觉,想让我帮你要钱?拜托,你不是认识谢向南吗?人家老爹可有办法啦,找我没用啊。

他真的不想大包大揽,“他昨天还顶了我们的拨款呢,今天好不容易才劝得他答应了,唉,科委穷啊,被人瞧不起。”

“科委的办公环境,确实差了点,”对这话,钟韵秋认可,她是找到李健之后,又找到陈太忠的,办公室的惨不忍睹,被她一目了然了。

不过,陈太忠的这番暗示,却也是瞒不过她的,龚华都说了,在等贵客,被人瞧不起的,那叫贵客吗?人家这是摆明了态度不想管。

“其实,我们的拨款,是宁建中有意刁难,”她撇撇嘴,犹豫一下,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嘴角却是露出几分不屑,“每次催款都要叫上我,哼……”

她很清楚,自打去年夏天宁建中见到自己后,隔三差五地就打个电话骚扰一下,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过,对这尊财神,区里实在是不敢得罪,少不得就要劝她“为大局着想”。

“没有人做护花使者?”陈太忠当然听得出这话的意思,紧跟着就要调侃一句,以示自己也没把对方当作外人,像钟韵秋这种相貌的,混官场没有个实权的正处或者副厅罩着,根本要被烦死的。

这可是比之吴言都不遑多让的主儿,而且下层官场的情势,他也略知一二,不过,不知道是主观印象,还是说“居移气养移体”的那种气势使然,他总觉得,钟韵秋身上,少了那么一点点让人不敢冒犯的霸气。

“你这年纪轻轻,脑袋瓜倒是挺复杂的啊,”他不把自己当外人,钟韵秋自然也会回这么一句,她宜喜宜嗔地瞟他一眼,接着又轻笑一声,“呵呵,没人看得起我这个老太婆。”

你不是跟谢向南挺那啥的吗?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却意外地发现,她笑起来极为灿烂,粉红微厚的嘴唇在一瞬间变得娇艳欲滴,又是微微噘起,再加上两排可以做牙膏广告的细碎贝齿,让人恨不得上去抱着啃两口。

怪不得这家伙一笑就要捂嘴,就这笑起来的样子,加上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和微皱的小鼻子,真的是媚态十足,绝对会让大多数男人不克自持。

相较而言,她捂嘴的时候,虽然似乎有点撒娇的味道,不过两者相比,大概还是撒娇好一点,起码对男人没那么大杀伤力。

“那你让老谢护花吧,他能量挺大的,”陈太忠见得美女有点多,倒也没怎么在意,反倒是胡说了起来,“只要你不怕张慧玲吃醋就行……”

事实证明,他想得有点多了,谢向南跟钟韵秋似乎就没什么话,在酒桌上,谢副科长根本就是闷声葫芦,只顾着吃菜了,偶尔跟钟韵秋说两句,还是以张慧玲做话题的时候居多。

“你要真想她,不会自己去曲阳看她?”钟韵秋对谢向南,似乎也不怎么恭敬,“总问我做什么啊?”

“走不开啊,”谢向南木讷地笑笑,抬手一指陈太忠,“他去科委了,业务二科的一大堆事,都到我头上了。”

“对了老谢,”说起来这个,陈太忠倒是想起一件事来,“要不要我跟秦老大说说,提你做科长?反正我兼不兼都无所谓的。”

“不用,”谢向南摇摇头,他和陈科长谁跟谁呀?现在他执行的就是科长的权力,又开着陈太忠的车,“我整不来你那么多福利,怕被人骂。”

一说福利,陈太忠就又想起了科委那一摊糊糊事儿,禁不住恶狠狠地叹一口气,“这章书记也真是的,把我弄到科委,那破地方,跟招商办根本没法比。”

“搞起来,那就是你的本事了,”谢副科长说话,永远是简洁异常,一边说着,他一边举起了手里的酒杯,“干!”

这家伙在预祝我成功,陈太忠当然知道自己的副科长是怎么想的,一时被这话激得豪兴大发,举起杯来,“干!”

“其实,我已经有个好开端了,”放下酒杯,他实在压抑不住卖弄的欲望,轻笑一声,“科委的装修款,他们报了两年都没批,哥们儿我分分钟搞定,要二十万给了三十万,呵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