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40章 怒斥郭宇

可是,这世界上的事儿,又哪里是想撇清就撇得清的?

其实,自打陈太忠从段卫华办公室出来之后,就想到了一件事:关于批钱的事,根本不用找郭宇,直接让段市长给宁建中打个电话,就万事搞定了。

不过他已经走出来了,再回去的话,未免就给人一种办事不稳重的感觉,这在官场上是很犯忌的事儿,再说,他都自告奋勇地要去找郭宇了,回去要段卫华打电话,岂不是会显得自己很怕事?

而且,段卫华也说了,人家能体谅郭副市长新上来之后,对情况不是很熟,那么,他要市长打电话干涉常务副市长的决定,似乎也不太合适。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总有一种感觉,哥们儿是不是让段卫华摆了一道啊?丫不会是想拿我当枪使吧?

不得不承认,官场的锻炼,对他的帮助挺大的,尤其是他肯仔细琢磨的时候,一些想法总是离真相不是很远——遗憾的是,陈某人从来都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发生在他身上的阴差阳错,实在是太多了一点。

陈太忠开着林肯车出去转了一圈,又去找杨倩倩聊了一会儿天,眼看着快五点了,才施施然走回到市政府大楼。

谁想,他还没进楼呢,就见到一辆奥迪车停在了楼门口,郭宇和他的秘书张振华从车里下来,两人正低声说着什么。

听到有脚步声走近,两人齐齐抬头看一下,发现是陈太忠,只当没看见此人一般,继续若无其事地边走边谈。

这种目中无人的傲慢,真的让陈太忠有点无法忍受,算,你是副厅,我是副处,这口气……哥们儿忍了,忍了还不成吗?

既然人家不搭理他,他也只能无所事事地跟在这二位身后,慢慢悠悠地晃荡着,等着郭副市长进了办公室以后再说话。

可是他这么一跟,前面二位不乐意了,你要我们怎么说话啊?说不得张振华就扭头看看他,虽然神情倒还算礼貌,可语气略略有点不耐烦,“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找郭市长,”陈太忠冲着郭宇的背影一扬下巴,“有事要说。”

“钱不是都给你批了吗?”郭宇也受不了啦,扭头瞪他一眼,“你去找财政局啊,还找我有什么事?”

我靠,你小子够阴,居然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话?陈太忠笑笑,没说话,他怕自己一旦开口,两人在楼道就得掐起来——段市长说了,要注意大局。

不过,他心里真的是不好受,人们常说,欠钱的是大爷,果然啊,这负责拨钱的,看起来就跟别人的祖宗一样。

郭宇看他不吭声,转身就继续走路了,也不说话,不过脚下的步子,略微地快了一点,头也不回地拾阶而上。

凤凰市市政府的办公楼,是六栋老式楼,还是五十年代初仿苏联风格那种,楼都不高,全是三层的,也没有电梯,外面看着很不起眼。

不过,市政府的院子很大,林木茂盛,几栋小楼掩映其中,环境倒也相当优雅,而且房屋大修过,还时常翻新,在里面上班确实很舒服。

好吧,写这么多就是说,楼里没电梯,楼外加装的电梯一般也少人用,陈太忠大摇大摆地跟着郭宇上了二楼。

前面那二位,当然知道他在后面跟着,张振华开了房门之后,等郭副市长一进去,身子就是一堵,想闪进去关门。

陈太忠心里已经是毛了,哪里容得了他再堵自己?说不得伸手一划拉,就把张秘书拨拉到一边,昂然地走了进去。

“站住,你给我出来!”张振华个子挺高,但是身材太瘦,又不怎么锻炼,陈太忠这轻轻一下,就让他觉得骨头架子都要散了,登时就翻脸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进去拽陈太忠,“你也不看看,这儿是你撒野的地方吗?”

陈太忠根本理都不理他,站在那里纹丝不动,任由他拉扯着,看着惊愕莫名的郭宇冷笑一声,扬一扬手上的文件,“郭副市长,麻烦你给我重签一下这个文件。”

“为什么要重签呢?”郭宇铁青着脸发问了,陈太忠居然敢这么肆无忌惮地闯进来,是他没有想到的,眼看着这么一个年轻的副处在自己跟前嚣张,他是要多气有多气了。

“为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想卡着不给,你就卡到明处,别鬼鬼祟祟地做小人!”

“你……你混蛋!”多少年了,郭宇来往的都是有身份、有素质的人,可谓是非富即贵,就算有人跟他不对眼,无非就是背后骂骂而已,没人会当面撕破脸皮,直斥他是“小人”。

这一刻,他气得要发疯了,伸出手哆嗦着指向陈太忠,“小家伙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背后有人,就能这么嚣张,小心我玩儿死你!”

“你才是混蛋!”陈太忠冷冷地回了一句,接着一侧头,怒斥张振华,“你脑子里抹猪油了?不知道关门?”

张振华听到郭市长大发雷霆地骂人,早有点不知所措了,听到陈太忠这话,下意识跑过去推上了门。

“我说你混蛋,是有道理的,”陈太忠接着冷笑一声,拿着文件的右手指向目瞪口呆的郭宇,“你知道不知道你屁股下面这个位子,是怎么空出来的?杨锐锋又是怎么倒的?”

“不知道感谢我,也就算了,”他收回右手,用手上的文件轻轻拍着左手,发出“啪啪”的响声,满脸不屑地看着郭宇,“跟你要点钱,你居然跟我玩儿阴的?你说说你自己,是不是个混蛋?”

郭宇的眼睛,登时就瞪大了不少,他一直以为,因为有段卫华的纵容,陈太忠才敢如此地放肆,谁想到这厮居然是整倒杨锐锋的背后黑手?

杨锐锋已经是副厅了,倒得又有点稀里糊涂,这种手笔,那可不是凤凰市的班子能做得到的,那得省里有人才行。

而且,他的消息不算不灵通,自然是知道,杨副市长似乎是惹了蒙艺,才得到这种下场的,可现在,耳中听得陈太忠爆料,居然是这厮下的手,郭副市长心里的震惊,真的无与伦比。

“难听话,我也不多说了,我认为我骂得你有理,”陈太忠将手上的文件向郭宇桌上一丢,“给你一晚上,你自己打听去吧,明天中午,我来拿这个报告……”

一边说着,他一边转身就走,“你可以不改签,撕了这个报告都没问题,反正,你自己看着办吧,郭副市长!”

等到他说到“长”字的时候,已经拉开了房门,头也不回就那么扬长而去了。

郭宇铁青的脸上,挂着几分狐疑,又有几分惊愕,好半天才看看自己的秘书,“这个混蛋叫什么名字来的?”

“他好像姓陈……”张振华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嗯,科委的副主任,还是招商办的副主任,呀,好像确实有这么个人,跟蒙艺书记挺近的。”

“啧,我想起来了……”郭宇嘴角一抽,狠狠地一砸桌子,脸上不停地变幻着颜色,“永忠水库嘛……陈永忠,没问题,就是这家伙,让甯家投资落地的,招商引资做得很有名气的!”

“好像……好像叫陈太忠吧?”张振华小心翼翼地提醒着自己的领导,“不过,他什么时候去了科委了?”

“你让我静一静,”郭宇知道了刚才那厮是陈太忠之后,慢慢地坐了下去,眉头也皱了起来,下一刻,他抬手拨了一个电话,“小莫吗?我是郭宇啊,我想问一下,招商办的陈太忠,是不是去了科委了……”

再下一刻,郭副市长茫然地挂掉了电话,呆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良久才抬头看看自己的秘书,抬手一拍桌子,愤愤地嘀咕一句,“这家伙也太没上没下了吧?”

“还好,我把门关了,”张振华轻声嘀咕一句,却不是邀功的意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