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39章 签字的学问

这个姓陈的,能中午在段家吃饭?龚华再次打量一下陈太忠,总觉得这事儿不太靠谱,只是,他肯定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惹人,于是,低头又看看那张拨款申请书,抬头冲陈太忠笑笑,将手上的资料递还了回去。

“实在不好意思啊,呵呵,”他抱歉地笑笑,眼中有一点难明的味道,“你把这个东西给段市长看一看吧,我这儿,确实钱有点紧张。”

“段市长都看过了,你还要让我拿这个给他看?”陈太忠有点恼火了,他抖抖手上的条子,“龚科长,你有话直说,小陈我是痛快人。”

“我倒是想痛快呢,痛快不起来啊,”被这话一激,龚华登时就冷冷一笑,脸上颇有点悻悻的味道,却也不见如何恼怒,“你让卫华市长看看,他自然明白。”

嗯?看这厮的表情,似乎其中,另有隐情?陈太忠愣了一下,不情不愿地点点头,“行,你记着啊,顶了我一回了,我这人记性可是很好的。”

看着陈太忠甩门而去,龚科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无奈地笑笑。

当天下午,陈太忠就把手里的条子递给了段卫华,段市长盯着那个条子,皱了皱眉头,“这条子,宁建中怎么能这么批呢?”

宁建中就是财政局的局长,一把手,陈太忠一听有点奇怪,看看段市长就发愣了,“怎么,他这不是写着‘同意’吗?”

“同意和同意,那是不一样的,他这两个字是竖着写的,就是先拖着的意思,”段卫华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他盯着文件上郭宇的签字琢磨了一下,摇摇头,又冷冷地哼了一声。

这一刻,他真的有点恼火了,毫无疑问,郭宇的签字里,也是有讲究的,不过这个门道是什么,他现在还看不出来。

可以肯定的是,郭宇绝对跟宁建中约定好了签字方式所蕴含的不同意思,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无非也就是横写竖写、字体和语气之类方面的暗示。

对段卫华来说,郭宇同宁建中有点小默契,这倒也无所谓,毕竟这种默契,是为了在不得罪人的情况下,体现出市里对财政的绝对控制权。

可是这个郭宇,才上来手脚就这么不稳,这么着急定暗语,这让他心里微微地有点不快,我段卫华还没跟你定暗语呢,你倒先着急了?

更让他恼火的是,自己的批示,对宁建中暗示的是“照手续走”——秉公办理,有就给,没有的话,先给一部分也行。

当然,他没有将暗语写成“必须尽快处理”的方式,也就是不想给宁建中什么压力,事实上,他还想借着这笔款子,看看郭宇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郭宇的反应出来了,却是肯定明白地暗示给宁建中了,款子先拖着,所以,将两个领导的签字一综合,宁建中当然要拖这一笔款了。

不过,这里面的门道,段卫华也懒得跟陈太忠解释,他只是觉得,郭副市长活泼得有点过分了——我让刘敏把陈太忠领过去,你丫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该敲打敲打这家伙了,想到这里,段卫华抬头看看陈太忠,和蔼地笑一笑,“是龚华特意告诉你,让你来找我?”

“是啊,他不给我钱,我就说在卫华市长家见过他,所以他要我来找你,”陈太忠已经明白了,自己是被宁建中摆了一道,不过,他还是有点纳闷,“可是,我跟宁建中……没仇啊,他怎么这样啊?”

“这事儿跟宁建中无关,”段卫华摇摇头,心说换了是我,大市长让照手续走,主管市长让拖着,那我也要拖着,照手续走的第一步,那就是看主管市长的意思。

“是郭宇在搞鬼?”陈太忠又不傻,一听就明白了,“我也没得罪他啊,怎么,科委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后娘养的?”

“你怪话不要那么多,好不好?”段卫华看着陈太忠,脸上在笑,心里也在笑,啧,拿小陈当枪用,还真合适,郭宇啊郭宇,收拾你都不用我出手了。

事实上,段市长对陈太忠不给自己打电话,而是通过杨倩倩来问询科委的拨款,心里略略地有点不爽,这倒不是说他觉得干女儿插手不好,而是说,似乎……陈某人没有当我段某人贴心人儿的欲望?

段卫华也很想笼络住陈太忠,不过,他的理由跟章尧东的理由不太一样,章书记主要是看准陈某人的气数了,而段市长主要看上的是陈太忠跟蒙家的关系。

总之,陈太忠的两大法宝——运气和上层关系,这二位心里都明白。

由于有这么一点小小的怨念,段卫华在报告上批示的时候,略略思索一下,还是做了一个中规中矩的批复,你不当我的贴心人,那就当探路石吧。

而眼下,这块探路石探到地雷上了,更妙的是,这石子儿有对付地雷的能力,段卫华当然要开心地笑了,“呵呵,太忠,这件事,跟你是不是科委的无关。”

别看陈太忠这么说,可是他心里也有数,估计是早上郭宇嫌我不够恭敬,给我使绊子呢,“那到底跟什么有关?”

“你说得没错,问题就是卡在郭宇这儿了,”段卫华原本想含糊一下,让陈太忠去跟别人打听呢,不过想一想又不太放心,说不得把缘由和自己的猜测讲了一遍。

“……总之吧,就是郭市长才抓上财政,小心谨慎为上嘛,”他的话滴水不漏,丝毫没有表现出自己对这件事儿的愤懑,“这总比财政开了天窗强吧?”

“就这三十万,能把凤凰市的财政开了天窗?”陈太忠一听就毛了,敢情是郭宇暗示宁建中,要那厮不给拨款的?“卫华市长,这郭市长也太不尊重您了吧?”

哈,跟我玩挑拨离间?小陈你嫩的太多了!段卫华听得差点没笑出声来,我是绝对不会出头的,有你冲锋在前,我跳出去做什么?

“可是,他主管财政……我也不好过多干涉,”他皱着眉头,摇摇头叹口气,看那神情,煞是为难,“他是新上任的常务副市长,难免业务不熟练,我贸然说话,不太利于团结。”

市长当成你这样,也真够憋屈的!陈太忠心里登时生出了一丝不屑,当然,还有些许同情,“那好,我找他说理去,这样不会让您被动吧?”

“嗯,你去是最好的,不过别说是我帮你分析的啊,”段卫华点点头,“还有,郭副市长跟邓健东关系不错,你最好注意一下方式方法。”

他这话,貌似在劝陈太忠小心,骨子里却是在明明白白地暗示:丫不过就是靠了一个省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而已,你背后是蒙艺啊,小陈……上啊,搞他!

“哼,”陈太忠一听这话,鼻子里不由自主地哼了一声,要是别人也就罢了,邓健东?

他在素波学习的时候,范如霜就托小可乐的老爹带过话来了,陈某某,以前的事儿,咱们就不说了,纯粹是一场误会,恩怨两清,我还要谢谢你帮我揪出一个狼子野心的家伙呢。

时隔这么久之后,范董事长终于打听出来了,陈某人背后站的是蒙艺,说不得就要暗示一下:那个啥,我跟邓健东关系不错,既然你帮我忙了,那回头有机会的话……给你引见一下?

哼是哼出声了,不过,陈太忠仔细想想,自己似乎也没必要在段市长面前过分张扬——老要张狂少要稳,终是讪讪地笑一声,“那个啥……呵呵,谢谢卫华市长的关心。”

怎奈,这冷冷的一哼,已经进入了段卫华的耳中,他少不得要皱皱眉头,略略地关心一下,“太忠,大局为重……不要让郭宇在大庭广众之下,下不来台。”

这句话,应该这么听——至于私下是怎么回事,我管你们是死是活?

“卫华市长你放心,”陈太忠已经被他成功地激起了怒气,少不得冷笑一声,“我先出去转转,等快下班的时候,再去找他,呵呵……”

嗯?这个小陈,还不错嘛,很有点担当!段卫华看着他离开,心里又觉得温暖不少,显然,陈太忠现在离开市政府大楼,是做给别人看的。

陈太忠意思是说,大家看好了,我不是从段卫华的办公室出来,就直奔郭宇的办公室的,是的,我不是受了什么人挑拨,这件事跟段市长无关,只是我跟郭宇的个人恩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