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38章 新任常务副市长

刘敏笑着打个招呼转身走了,郭宇也冲她笑笑,只是,她一离开,郭副市长的脸就沉了下来,上下看看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发问了,“陈副主任……有什么事儿啊?”

我靠,我手上的纸你看不到啊?陈太忠心里悻悻地顶了一句,不过,谁要他有事求人呢,说不得只能笑笑,“这个,科委的房子太老旧了,想翻新一下……这是报告。”

看着陈太忠递过来的报告,郭宇犹豫一下,似乎在考虑接还是不接,不过最后还是伸手来接了,下一刻他偏着头问了一句,“你们那个姓文的主任怎么没来,是你来了?”

“我跟文主任说了一声,他同意,我就来了,”陈太忠有点腻歪,我靠,你连个请坐都不会说?“正好我还负责招商办的业务,这是我份内的事。”

“你是……”郭宇这才反应过来,有点讶异地看着他,“你是科委的副主任?不是科委办公室的副主任?”

“是,”陈太忠点点头,“也是招商办的副主任。”

“哦~”郭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嘴里拉个长音出来,手一指面前的沙发,“哦,你坐……陈副主任你今年多大了?我怎么看着这么年轻啊?”

“就二十来岁吧,”陈太忠大大方方地走到沙发前坐下,他不想把年纪挂在嘴上,因为他看郭宇有点不爽,刚才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哥们儿身兼两个副主任,又这么年轻,你丫不会客气点啊?

他这个回答,让郭宇十分地不满意,二十一也是二十来岁,二十九也是二十来岁,你就是这么跟常务副市长说话?

不过,他没把不悦表露出来,而是翻起了陈太忠带来的报告,简单地看了一看,“六十多万……有点多,这才开春,财政上的钱,要省着花的。”

“这件事儿我定不了,”他摇摇头,将报告放到了一边,直视着陈太忠,不过目光却是比较茫然的那种,“数字太大,少一点还可以考虑,要不等合适的时候,上会讨论一下吧。”

其实,他连头都不想抬,不过想到这人是刘敏带来的,八成是代表了段卫华的意思,而且这厮年轻得有点过分,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好讲,所以才懒洋洋地抬头起来。

“先拨一部分不行吗?我们着急等着用呢,”陈太忠叹口气,并没有回避他的目光,“今年招商任务重,还有高科技项目……科委那儿实在是太难看了。”

“一部分?”郭宇心里冷笑,这种伎俩就不要在我面前卖弄了,只要一开头,后面的钱你就好要了呢,“你打算要多少?”

“当务之急,是四个领导的房间和办公室……”陈太忠也不说以后就不要了,反正,要得钱越多,他的面子就越大不是?“我估计二十万就够了。”

郭宇又沉吟一下,上会吗?算了,新到了一个位置,还是谨慎一点好了,新官上任,立威是必要的,不过段卫华力挺的人,不合适拿来开刀。

他抬头看看陈太忠,摇摇手里的报告,“我的意思是,只能给你三十万,这份报告就算这样了,以后就没有这个拨款项目了,你觉得怎么样?”

“嗯……好吧,”陈太忠一听还多了十万,装模作样地沉吟一下,笑着点点头,“我们省着点花好了。”

省着点花?郭宇心里冷哼一声,要不是刘敏带你来的,就凭你们科委,一分钱也别想要到,不过,饶是如此,他也不肯轻易放过陈太忠。

“要不这样吧,小陈,”下一刻,他脸上略略和蔼了一点,口气也有所松动,“你还是向卫华市长汇报一下吧,要不然,恐怕还是要上一下会。”

对要钱这一套,陈太忠还真是不熟,以前在招商办,需要钱跟秦连成张嘴就行了,所以,他实在听不出来郭宇的意思,到底是想给还是不想给。

他当然是不肯上会的,一上会,谁知道就是牛年马月的事儿了?他现在就急着要呢,说不得只能点点头,“那好,我再去找一下段市长。”

段卫华一听陈太忠的转述,就明白了,郭宇是不想出这个头,又摸不准两人的关系,要不然,区区二十万,怎么可能做不了主呢?

“他既然愿意给你三十万,那好啊,”段卫华笑一声,拿了笔过来,直接在报告上就签字了,“同意减半拨付,请转郭宇同志审阅。”

郭宇一看,也没啥话了,只能签了字,让他去找财政局局长,局长一看跟着签了,顺着这条线,陈太忠就找到了行财科的龚科长。

在过年的时候,龚华在段卫华家里是见过陈太忠的,不过当时段市长家里的人挺多,而陈太忠又被段卫民拽到另一个房间里说话,所以,他还真的对陈太忠没什么印象了。

他一看财政专户拨款申请书的抬头,是科委的,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不耐烦地点点头,手胡乱挥两下,“科委的……手续全吧?好了知道了,先放这儿,什么时候有钱了,我就给你们划过去。”

按说,手续全的话,要到钱就是迟早的事儿了,要是搁给一个急躁点,这个条子和报告往这儿一放,回去就可以组织施工了,至于施工款……等拨款下来嘛。

可陈太忠是有想法的,这钱越快到手,越早到手,那不是越显得他能干吗?再说,这个施工,他是打算亲自抓的,倒不是图里面那点好处,实在是……他被科委里一帮子穷鬼吓怕了。

既然打算亲自抓施工,那么他当然不想被人撵着追债,罗天上仙的尊严还要不要了?这年头三角债是多,不过哥们儿不搞这个。

“我说龚科长,过年的时候,我记得咱俩还聊过的吧?”他有点不满意了,“我怎么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就有钱了?现在财政局能没钱?”

“嗯?我过年见过你?”龚科长登时就抬起了头,略带一点狐疑地望向他,语气登时客气了不少,“在什么地方,我见过你?”

“在卫华市长家,你忘了?”陈太忠见他这副警觉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有心逗逗他,不过想想自己着急用钱呢,倒也没了心思,冲他龇牙笑笑,“当时你坐在东面的沙发上。”

“看我这记性,”龚科长愣一下,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笑容如潮水一般喷涌了出来,“哈,我想起来了,你跟为民部长说话去了,是吧?”

“没错啊,”陈太忠点点头,心里也颇惊讶此人的记性,他轻笑一声,“龚科长,我们科委,等米下锅呢,拜托你了,快点拨钱吧。”

“嗯……”龚科长的眼珠滴溜溜地转转,低下头开始看那张拨款申请书,又翻翻申报特批的文件,抬头看看陈太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第一次来,”陈太忠只当这厮想开口要好处呢,少不得要入境随俗地暗示一下,“反正我就是要快,越快到账越好,不过这个规矩……我不太懂,你说吧。”

“呵呵,我倒不是那个意思,”龚华心说,那些都是后话了,我现在担心的是别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那个……你跟卫华市长什么关系啊?”

这还是第一次,陈太忠遇到人这么赤裸裸地向自己打问相关的关系,这种问题实在太唐突了,不过,龚科长的表情挺诚恳,脸上也有点笑意。

看他那样子,再加上前面态度的转变,陈太忠一时竟然生不起什么厌恶的心情,只是觉得丫有一点点可怜,说不得淡淡地笑一声,“呵呵,也没啥关系,就是那天,中午我是在卫华市长家吃饭的。”

龚华一听就愣住了,他很清楚,那天是段卫华雷打不动的家宴,也是敞开了让大家登门拜访的日子,所以,那天段家是很热闹的,只要你登门,段家都接待。

当然,前提是你不能拿太过贵重的礼品去,否则那就不是亲近段市长,而是专门上眼药去了,就算段市长放得过你,其他在场的客人,也饶你不过——当我们是死人啊?以后还能不能来了?

可是话说回来,当天段宅是敞开了接待人,但是到了中午时分,那就是段家三兄妹的家宴了,连段市长的秘书刘敏都上不了桌子。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喻,刘敏那是段市长的代言人呢,不过,她也是有家有口的,大年初三的,跑到段卫华家做什么?就算看望领导,中午时分也该回家吃饭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