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32章 没有硝烟的交锋

我在哪儿也吃不了亏!陈太忠笑眯眯地看姜世杰一眼,心里颇有点不以为然,我只是学习人情世故来的,本来都有了作弊器了,你再送我一个……是不是有点那啥啊?

不过,想想姜世杰这人情,是因为看好自己的发展,身居高位者,谁还没有几个类似的作弊器——或者说信息采集器?如此看来,倒也不算作弊。

想到这个,他终于抑制住了拒绝的欲望,而是笑眯眯地点点头,“你继续说……”

接下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让陈太忠惊讶的是,科委的办公室主任李健,居然也是凤凰学院出来的,而且跟姜世杰还认识。

李健算是文海的人——这简直是废话,办公室主任的地位,虽然比各个科室的一把手要略低一点,但是管得杂务很多,这种关键位置,文主任是不会允许出毛病的。

其实细说起来,李健这个人,就很有些科委系统的特色,他的父亲就是科委的一个老科长,退休时为副主任,现在的两个副主任邱朝晖和梁志刚都在他手底下干过。

李科长是实在人,做事也公道,直到现在,说起已经退休的老李来,大家都要伸个大拇指出来——那是厚道人。

文海上台时,李健是工业科技科的副科长,也就是现在的高新技术处的前身,不过,虽然他跟邱朝晖和梁志刚都很熟,却是没参与“三副夺正”的那一场战斗——没办法,帮谁都不合适。

当时的办公室主任,是支持文海的,文海就坐之后,肯定要赏功臣的,正好在这个时候,那主任跟别人打了一架,脸上装了幌子,也没面皮在科委本部呆着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科委机构改革了,一番调整之后,文海借机免去了米自然兼任的工业科技科科长,而那主任却是顶了上去,成了高新技术处的处长。

可是,空下的这个办公室主任的位子该谁来坐,却是又引起了一番争执。

文海是意外上位的,他不被看好是有理由的,是的,丫在科委的根基并不算深,到后来他一琢磨,李健一向不掺乎事儿,又是科委子弟,对系统也熟,得了,就他吧。

这个建议,让大家很愕然,不过,不管怎么说,李健绝对算不上是文海的人,再加上老李科长的人脉,也没人拒绝这个建议,于是,李健被调回办公室当了办公室主任。

从感情上讲,李健更偏向邱、梁二人,但是文海将其从副科提为正科,那也是有知遇之恩的,所以他仔仔细细、兢兢业业地和着稀泥。

是的,这是一个妥协的结果,三方无可奈何之下的结果,斗争归斗争,该妥协的时候,还是得妥协,学不会妥协,那不是合格的官员,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看来,这个李健,倒是可以争取一下的嘛,陈太忠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把办公室主任捏在手里,也算一张不大不小的牌。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今天上午他在科委的表现,让李健产生了一种疏离感,当他是招商办的科长的时候,李主任是很喜欢他率直的性情的,可是,当他成为科委副主任的时候,李健却是觉得,这个人个性,实在太强了一点。

初到科委这种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你一个年轻的高中生,一点都不知道收敛,简直太张狂,太目中无人了,知识分子们,讲究的是内敛。

初见腾建华,就要用车送人,人家跟你熟络到这个份儿上了吗?而且多少也有点笼络人心之嫌,这是冒失之一。

至于后面问李健科委中层领导配车的事,就更显冒失了,初来乍到,不明白的地方就该多看看,多带眼睛少带嘴巴,在科委做人,不能这么不稳重的。

总之,不管怎么说,有了姜世杰的一通话,陈太忠对科委这个环境就要了解很多了,以前走马观花地接触过,看不太分明,现在才知道,科委这边不但穷,而且真的是乌烟瘴气,领导们有点时间都顾着扯皮了,能发展好倒是怪事儿了。

不过,他只当自己是做好准备了,谁想,在接下来的年度工作计划会上,文大主任就先给他来了一记阴的。

陈太忠到会之后,在十几个人的会上,文海替新来的副主任做了热情洋溢的介绍。

“陈副主任是个年轻有为的干部,任职经历极为丰富,曾历任东临水村代村长、开发区街道办副主任兼政法委书记、横山区方志办主任、市招商引资办公室业务二科科长,现在还兼任招商办副主任,而且,在每个岗位上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陈副主任能到科委来,是市里对我们的关爱,组织上对我们的照顾,有了陈副主任这种新鲜血液,在大家的努力下,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咱们科委一定会……”

这话听起来挺不错的,文海对陈副主任很欢迎,而且向大家介绍得也够隆重,不过陈太忠已经被姜世杰打了预防针,说不得就要仔细揣摩一下文主任的本意。

这不揣摩还好,一揣摩,还真让他品出一点怪味来。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文海对他的任职经历的了解,了解得简直太清楚了,这绝对不符合常情,那么这个介绍,就可以看成是文大主任一个非常明显的暗示:小子,我可是下了一番辛苦调查你的,是的,我非常重视你,别试图在我眼皮子底下玩什么幺蛾子。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通过对他任职经历的重点介绍,与会的人肯定要生出一种“这家伙在哪个位置都呆不长”的感觉。

当然,火箭干部给人的印象,多数是这种感觉,大家也都认可此人应该是火箭干部,可文海的话,提醒了在座的诸位一个事实。

跟这人相处,你们都给我悠着点,别以为巴结上人家就没事了,到时候,陈某人甩手一走,那是要多潇洒有多潇洒,可你们还要在科委呆着呢,搞搞明白啊,我文海才是科委的主任。

文海的话说得很含蓄,不过在座的人中,基本上有心的人都听明白了,文主任对这个高中生副主任,抱有很强的提防心理,但是,他那热情洋溢的介绍,又向其表示出了谨慎的欢迎。

陈太忠终究不是那种智商不够的主儿,一旦用上心,也就听出来了文海的意思——事实上,文主任生恐此人年少不稳,听不出弦外之意,暗示做得也挺明白,要是再晦涩点,那也就难说了。

这个哑巴亏,让陈太忠吃得实在有点不情不愿,可是偏偏地,他还没办法说什么,所谓老到的处世手段,就是这样了:既能表达出自己的主张,又能表示出有限的善意,同时还要提醒、警告一下别人。

这一石三鸟的行为,文主任还是通过了高明的语言艺术表达出来,正是所谓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可见官场里的学问,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陈太忠不喜欢文海的表达方式,非常不喜欢,这倒不是他觉得文主任说话咬文嚼字、手段老辣就有多么不好——哥们儿炼情商呢,有啥手段你使劲使!

他反感的是,文海这么做,显然自我感觉太好,是的,人家是给他陈某人上眼药呢,哥们儿初来乍到的,也没表示出什么攻击性,你有必要做得这么夸张吗?怎么,合着这科委,就是你文某人的自留地了?

不过,对于这种场面,陈太忠实在是没什么好的应对法子,这根本不是他熟悉的领域,而且他非常缺少这一方面的锻炼。

好,哥们儿忍了,你先得意着,他很快就找到了借口,好平衡一下心态,我还要看你更多的手段呢,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啊。

其实,文主任的介绍,时间也不是很长,等他说完之后,转头看看陈太忠,“陈副主任,要不要你给大家讲几句?”

“还有其他老同志呢,梁副主任和邱副主任都在,我就不说了吧?”陈太忠笑吟吟摇摇头,人却是站了起来。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会尽量把科委的创收搞上去的,这也是市里派我来的主要原因,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全力支持。”

科委穷,这是不争的事实,他决定从这一方面下手,体现自己的存在,不但可以避重就轻,躲开文海的风头,还能争取大多数人的支持——你文海再能,带不给大家蓝盈盈的钞票,你看大家听谁的?

对于陈太忠敛财能力的口碑,还是很有几个人知道的,而且他又来自招商办这种肥得流油的地方,这种话当然有资格说。

最绝的是,他拉上了市里的班子做后盾,高中生做科委主任,本来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要说市里没有全盘考虑,那是不可能的——最起码,就算是借口也得有一个。

文海,你挺能的,不过,哥们儿这话绵里藏针,也够你喝两壶吧?讲完这句话,陈太忠又坐了下去,心里不无得意,带种的,你跟市里扛膀子啊——不是小看你,再给你个胆子。

哥们儿这情商,真的见涨啊,这种话弯弯绕、不软不硬的话都说得出来,一时间,他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

这话可是没什么漏洞,不服气的话,你反击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