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30章 换个角度看科委

是的,信息量决定人的思考层面,没有人天生就是合适做领导的。

像那些草根阶层天天拿着一些捕风捉影的八卦津津乐道,指点江山,还以为自己看得很远很睿智,那些深明内情的人心里不免就要有轻视和鄙夷之心。

但是,这种差距的产生,其根源并不在智商或者情商上,而是在信息的收集和获得上,能比较全面地看问题的人,无疑是拥有了上帝视角,能做出比较合理的判断,实在再正常不过的。

当然,这些人有了判断,随即再做出一些比较正确的决定,看到别人眼里,那就是惊艳的、深谋远虑的决定了,自然会随之产生一些高山仰止的钦佩感。

不过,真要有那有心人细细琢磨一下因果,却会发现,所谓的深谋远虑,不过是在信息量上占了便宜而已,这就是领导的艺术。

当然,普通人也没那个资格去攫取那么多信息,说穿了还是身份的差异造成的。

扯远了,再说唐亦萱这话,她的信息量是很足的,但是对官场中这一套潜规则,却是未必管用,说得明白一点,她看问题的立场,同陈太忠的立场不尽相同。

其实,陈太忠这个问题,问问吴言会更合适一些,毕竟她是在宦海里呛过几口水,眼下还游得正欢的主儿。

不过,他总觉得一个大老爷们儿,动不动就要问计于自己的女人,有点丢人,吴书记前两天已经告诉了他科委的变故,一时半会儿,他不想再问她了。

所以,陈太忠就按着唐亦萱的意思,在任命正式下达的第三天一大早,去文海的办公室走了一趟,只是,文主任不知道去哪里了,办公室的门紧闭。

既然是这样,陈副主任少不得要打个电话给文主任,意思是哥们儿拜码头来了,那个啥,文主任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时间不长的话,我就等等了。

当然,他的话说得还是比较婉转的,不过,文海对他,说话就不是很客气了,文主任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不用等了,今天上午我回不去,对了,后天是年度工作计划会议,记得准时来参加。”

我靠,这厮官腔打得比我好啊,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有点微微地感慨,文主任话里的古板和冷漠,隔着电话都传了过来,那声音简直跟格式化过一般,没有任何的感情。

跟这些人打交道,就是有点腻歪,他摇摇头,转身下楼找李健去了,对这个办公室主任,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人穷了一点,话多了一点,但是最起码,对人是比较热情的。

李健还是那一身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衣服,一见他进来,马上就站起了身,“陈科……哦不,现在是陈副主任了,呵呵,陈主任今天来上班了?”

他的话倒是挺热情的,甚至不着痕迹地将“陈副主任”转成“陈主任”了,不过,陈太忠总觉得,对方的笑容中,多了一点什么东西,隐隐约约不可捉摸。

“也不是,先来看看文主任,谁知道他不在,”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还有点手续没办好,不过,后面来开会。”

不知道是有意无意,他觉得,李健听说自己来看文主任,脸上的笑容就略微热情了一点,难道,这家伙是文海的人?

李健点点头,刚要说什么,却不防门“哐”地一声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绷着脸发问了,“李健你搞什么鬼?那辆昌河车今天不是派给我了?怎么小萧说车又让你派出去了?”

“梁副主任要车,没办法,”李健耸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腾处长,按规矩,要先照顾领导啊。”

得,又是一个科长,陈太忠想着自己这副处没人喊“陈处”,反倒是一个个的科长被人称做处长,心里就有点不平衡,说不得就要上下打量一番。

科委的人,怎么都是这种打扮啊?陈太忠又发现一个打扮得极落魄的家伙——说得厚道一点是艰苦朴素吧,心里就有了点感叹。

腾处长听到这个解释,本来就不高兴了,现在又被他左一眼右一眼地看着,越发地不痛快了,狠狠地回瞪了一眼,才向李健一努嘴,语气也很不客气,“这是谁呀?”

“哦,介绍一下,”李健笑嘻嘻介绍,“这是才调过来的陈太忠陈副主任,陈主任,这是咱们农业发展处的腾建华腾处长。”

“哦,原来是腾处长,”陈太忠伸了手出去,反倒是腾建华眼睛一瞪,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随即才笑着伸出手来握握,“呵呵,陈副主任真的是年轻有为……今天来上班?”

这个握手,他做得很没什么诚意,蜻蜓点水一般地碰了一下,就收了回去。

这家伙说话,有点皮里阳秋的味道啊,说我年轻,是讽刺我高中生吧?陈太忠心里有点恼火,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依旧灿烂,“今天是来熟悉一下环境,可能后天才上班吧?”

“陈主任是来找文主任的,”李健在一边发话了,这解释有点冒失和多余,不过,腾建华显然听明白了,眼中泛起一丝难明的笑意,笑意中略带一点冷漠和不屑。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不打扰了,”说着,他转身就要离开。

陈太忠有点搞不清楚这俩到底在搞什么,不过他感觉到了一点,李健的插话实在太突兀了,这让他心中升起一个念头:我是不是被这家伙利用了?

想利用我?你下辈子吧,虽然他对腾建华的鸟样很不感冒,但是,他更不喜欢被李健这种人算计在股掌之上,说不得只能轻咳一声,“腾工……”

他才不想管腾建华叫腾处长,可是叫“老腾”的话,似乎又有点不太合适,说不得就只能叫一个“腾工”了,反正,知识分子嘛,已经混到科级了,怎么还不得是一个工程师?

腾建华讶然停步,回头狐疑地看他一眼,却是没说什么。

“正好我要走,”这一刻,陈太忠就不想关心李健的感觉了,“我开着车呢,你要车是想去哪儿?我捎你一段吧。”

听到这话,李健的笑容不由自主地呆滞了一下,腾建华的眼皮也不受控制地跳了两跳——这一切都没有瞒过陈太忠的观察。

“不用了,谢谢陈主任,我去一趟金乌,”腾建华这一次学乖了,把中间那个“副”字去掉了,“长途,很麻烦的。”

金乌是凤凰所属的七区二县中的一县,另一县是拥有旅游胜景童山的童山县,离凤凰市区真的不近,考虑到道路还不是很好走,那也得两个小时才能到县城。

“哦,那就遗憾了,”陈太忠笑着一摊手,自然没有上杆子送人去金乌的兴趣,再说他好歹也算是这位的领导,表示善意是可以的,但是过了就没意思了。

“哦,没事,那我走了啊,”腾建华笑着点一下头,嘴里却是不肯再谢了,转身扬长而去。

“去金乌?”陈太忠转头看看李健,一时有点不解,“咱们这儿,中层干部下基层,是不配车的?”

“就那么几辆车,也得轮得过来啊,”李健苦笑一声,“就这辆昌河面包车,都特抢手呢,好歹是新车,总比212吉普好点。”

“咱们这儿还有212?”陈太忠听得有点晕,他想起了清渠乡的姜世杰,“那玩意儿简直是用来烧汽油的。”

“有下乡调研,就得用它啊,”李主任叹口气,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了刚刚离开的腾建华,说不得笑一声,“腾处长晕车,坐不了212,呵呵……”

他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