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27章 升职了

哈处长见小护士这副样子,也知道怎么回事,盯着她的胸牌看一眼,点头念一念,“丁婷婷……好了,你帮了忙,我记你一份人情。”

这还差不多,听到这话,小护士的脸上就好看多了,毕竟,打听和泄露病人的资料,是被禁止的,也是不道德的,不过,总务处长在医院里除了不管业务,其他的什么都管,有这么个人情,那可是件不错的事儿……

第二天一大早,沈院长来医院之后,门诊那边报来了最新消息,病人陈太忠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退烧了,然后执意要离开,当班的医生知道这是院长的关系,也不敢强行阻拦,是的,人走了。

走了走了吧,也算送走一个瘟神,沈院长脑中居然出现了这么个念头,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个形容词对于陈太忠而言,已经被无数人在背地里用烂了。

他正在这里琢磨呢,哈大龙敲敲门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孩儿,哈处长冲着沈院长点头笑着,“院长,这个女孩儿,找陈太忠。”

妈的,我这儿是你领人进来的地方?沈正斌正琢磨事儿呢,见到此景刚要发作,可入耳陈太忠三个字儿,登时硬生生地咽下了这一口气。

“你是?”他看着女孩儿有点奇怪,皱着眉头发问了。

“我叫蒙勤勤,昨天我妈来看过陈太忠,”来的还真是蒙勤勤,昨天她跟同事折腾到九点多,最后才是被尚彩霞的电话叫了回去。

她本待想来看看陈太忠,不过已经玩到那么晚了,也不忍心拂了母亲的意,又知道母亲不愿意看到自己跟陈太忠走得太近,所以今天一大早赶了过来。

谁想陈太忠已经不在了,这让她感觉有点奇怪,说不得揪了护士和医生,挨个打问,可大家生恐是找麻烦的,一个推一个地装傻充愣:不知道,没听说啊。

那位小爷把沈大小姐都整哭了,谁知道这女孩是什么人呢?倒是哈处长接到丁婷婷的线报,火速赶了过来,正好等个正着。

没有面对沈院长的时候,哈大龙还是一副领导的派头,所以,他随便问了两句,就套出了蒙勤勤的名字——事实上,在单位之外,蒙勤勤并不介意自己的身份暴露。

哈处长可是心思重的人,一听说这位姓蒙,登时就浮想联翩了,而且他的浮想无限接近于现实:能让沈院长那么在意,甚至不惜当众削自己女儿面皮的人,数遍天南也不多,这位姓蒙,莫不成……就是传说中蒙一号家的?

有了这个猜测,他就领着蒙勤勤直奔院长办公室了,“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带你去见见院长吧。”

他早算计好了,就算这女孩不是蒙艺的什么人,可是人家跟陈太忠有关,这就足够了,想想院长昨天对陈太忠的样子,他可以确定,哪怕自己行事有点卤莽的嫌疑,但沈院长绝对不会怪罪。

不成想,沈院长反应,比他想像的还要夸张。

“蒙勤勤?”在零点一秒的错愕之后,沈正斌的脸上登时堆起了极其热情的笑容,人也站了起来,“哦,是蒙书记的女儿吧?哈哈,坐坐……”

“我给你倒水,”哈大龙挺机灵的,一听确实是蒙书记的女儿,马上屁颠屁颠地去拿杯子,眼睛四下一扫——茶几底下这些茶不错了,可招待这位似乎有点不合适。

他正琢磨拿什么茶出来呢,沈院长猫腰从抽屉取出一个小小的茶叶桶来,“小哈,冲这个茶……”

蒙勤勤可是没心思喝茶,不过她的家教挺严,倒也没拒绝,只是盯着沈正斌,“沈院长,昨天的那个陈太忠,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他最后怎么了?”

“他走了啊,退了烧就走了,”看她这样子,沈正斌有点奇怪蒙勤勤和陈太忠的关系,不过想想尚彩霞也见到了荆紫菱,而且还没说什么,一时也就懒得乱琢磨了。

反正他是不会乱说的——搁在平日里或者可以说说,但眼下彤彤惹了蒙家,那么,有些可能引起误会的话就没必要说了,“你联系不上他?”

“啧,他的手机没信号啊,”蒙勤勤郁闷地撇撇嘴,“也不知道这家伙跑哪儿去了……他的病真的好了?”

“按说……应该再观察一下的,”沈院长的话说到一半,有人敲门,一个中等身材极其壮实的男人走了进来,“沈院长,开会了,走吧……”

“我这儿有客人呢,”沈正斌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开会?他瞟一眼壮实男子,心里有点腻歪,你还真会选时间。

“对了,小哈,你昨天不是要找唐院长商量那个……南门的事儿吗?”他看一眼哈科长,“这不是唐院长来了?你俩先去商量吧。”

“好嘞……”哈大龙放下茶杯,倒着身子退了出去,心里也挺高兴的,不管怎么说,自己这点辛苦,算是没白下,南门的事儿院长终于发话了——也省得老婆天天揪着自己的耳朵问,“我哥哥的工程队,什么时候能进场啊?”

虽然说,他也很想听听蒙勤勤和陈太忠的八卦,不过,茶水冲好,就算唐院长不来,他估计也未必合适呆在那个场合。

倒是唐院长一头雾水,走出门才悄悄地问哈大龙,“那个女孩儿是谁呀?怎么沈院长连会都不开了……”

陈太忠去哪儿了呢?晚上把荆紫菱送回家之后,他又找雷蕾欢乐今宵了一晚,一大早驾着车就回凤凰了,蒙勤勤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的车正路过一片盲区,倒也不是在手机上玩什么花样。

等回到凤凰之后,陈太忠终于得到了消息:他要升职了,不过,这个任命只是个提议,还没最终通过,那些消息灵通的人却是已经先打电话来凑热闹了。

杨倩倩是最先通知他的人,“太忠,好像市里也提你当招商办的副主任了,我干爹也挺支持的,估计问题不大。”

呃,不是吧?招商办已经五个副主任了啊,陈太忠听得挺奇怪的,而且那五个副主任,都是经贸委、工商、税务等部门的一把手兼着,用意无非是为招商引资大开绿灯。

就算第六个副主任不算什么,可是那五位……全是实打实的正处,哥们儿这准副处也混进去,是不是有点那啥啊?

难道说,章尧东要升我正处?这个可能性,那个,基本不存在的吧?

这就得问问吴言了,当天晚上,陈太忠找到白书记那里,才得到了一个答案,没错,章尧东是要升他做副主任,不过,也就是个副处。

那哥们儿负责哪一个口儿啊?陈太忠有点奇怪,吴言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叹口气摇摇头,“我好像听说……科委那边出了点事儿。”

不是吧?我对口科委?

一时间,陈太忠差点光着身子从床上蹦下来,“不兴这么开玩笑的啊,那是什么狗屁地方啊?谁这么缺德,提这种点子出来?”

其实,这件事还是他自己搞出来的,接下来的几天,凤凰市一些人事变动出台了,跟这件事有关的变动是:警察局副局长王智宏病休,科委副主任米自然因为经济问题被撤职。

陈太忠一跃而上,成为凤凰市招商办第六个副主任,同时兼任市科委的副主任,他的责任就是协调好科委和招商办之间的关系,大力开展高新技术项目的招商引资工作。

这个任命,其实不难理解,对外也完全解释得过去,年初陈太忠引进两个项目,一个煤焦油深加工厂,一个是阴平的碳素厂,这两个厂子,都是高科技项目,而且还都在申报科技等级的鉴定。

所以说,陈科长是有这个资格负责这个口的,而且跟别人相比,还具备了相当的业绩,是的,没人比他更合适了。

当然,这个任命也有点解释的意思,万一别人歪歪嘴,那厮不过高中毕业,还不到二十岁,怎么就成副处了呢?

反驳者自然会说,你看,人家招商引资工作做得好,抓高科技项目也有经验,兼了两个副主任呢,都说要大力提拔年轻干部了,像人家这种有经验有业绩的实干家,破格提拔难道不行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