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26章 沈院长出马

“尚彩霞……坐在那个姓陈的身边,”听到父亲的话,沈彤也傻眼了,呆呆地愣在了那里,姓顾的这王八蛋,给老娘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出来?

“那小伙子什么病?”沈正斌抬手就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看着自己的女儿,“需要不需要住院治疗?”

他已经打算着手安排特护了,前面的事儿就先搁过,现在最要紧的是,把人招呼好,只要能把诚意体现出来,其他的误会,慢慢地解释吧。

“就是发烧,没发现病灶,”沈彤才反应过来,虽然心里还不服气,却是不敢阻挠父亲的决定,“现在在门诊的观察室呢。”

“我……”沈院长刚要按电话键,手猛地停了下来,低声地喃喃自语,“尚彩霞来了,不过,没找我安排,看来这小伙子跟她走得……还不算特别近。”

“那个荆以远的孙女儿,也认识尚彩霞,”沈彤在一边怯怯地补充。

“她说得没错,我在尚彩霞面前也不敢像你这么说话!”沈正斌悻悻地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放下电话站起身来,走到自己女儿面前,用力地戳戳她光洁的额头。

“早就跟你说了,不要那么狂,不要那么狂,”他叹一声向门口走去,“素波市能人多了,蒙艺惹不起的人都有呢,你倒以为自己大能得不得了啦,趁早跟那姓顾的小子拉倒吧……”

“是他先欺负我的,”沈彤低声嘀咕一句,一脸的愤懑,却又不敢多说什么。

“哼,我倒要看看这个荆以远的孙女儿,有多漂亮,”沈正斌拉开了门,向外走去,嘴里轻声嘀咕一句,“好了,你不要这个样子,诚心认个错,误会也就揭过了。”

才出门,迎面走来了一个瘦高的男人,是总务处处长哈大龙,他向沈正斌点头哈腰地笑笑,递上了手里的两张纸,“沈院长,这是南门路面硬化和电动门施工的方案,您看……”

“找唐院长去,”沈正斌理都没理他,昂然就走了过去,“他负责基建,又不是我负责。”

哈处长心里挺委屈的,唐副院长负责基建是没错,可是沈院长你有否决权啊,这种事情,哪样不得先跟你汇报一下?

今天沈院长这是怎么了?他转头看看,发现了沈彤,笑嘻嘻地凑了过去,“呵呵,小彤,今天不忙?”

沈彤看他一眼,却是没说话,紧紧地跟着父亲的步子走了,一时间哈处长心里就纳闷了,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他知道,沈彤的性子是挺傲的,不过那份傲慢是发自心里的,她以前做医院生意的时候,甚至还能放下架子来,就像平日里见了沈大小姐,只要他自己谦恭一点,对方起码是要点点头的。

说不得,他就只能跟上看看了,眼见院长和沈彤神色不对,他还不敢跟得太近,就那么远远地吊着。

沈院长在医院里查房,那可是大事儿,人还没到观察室呢,身后就跟了四、五个人了,都是有一官半职的,生怕有什么麻烦落到自己头上。

走进陈太忠所在的七号房,沈正斌一眼注意到的,也是荆紫菱,心里登时就是一叹,得,肯定是姓顾的那小子理亏了,这种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根本不合适在公众场合露面的。

接下来,他又看到了老池的儿子池志刚,池大夫身边还有个年轻女人,正跟躺在病床上的一个小伙子说话呢。

“小池,你怎么在这儿啊?”沈正斌发问了,语气倒是挺和蔼的。

“我朋友病了,我爱人也认识他,所以一块儿来看看,”池志刚看一眼沈正斌身后的沈彤,心说沈大小姐大能啊,受了气敢搬出老爹来向病人出气,真是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

由于有这么个猜测,他的回答就不算热情了。

沈正斌当然注意到池志刚的那一眼了,心里也明白这误会是闹大了,不过,他也不打算解释——没那个必要,他只是笑着点一下头,“嗯,我也听说这儿有个病例,挺奇怪的,过来看看,原来是你朋友?”

说着,他转头看看陈太忠,温言发问了,“怎么样,感觉好点没有?要不要加特护?”

陈太忠不知道这位是谁,听到问话,有气无力地摇摇头,“嗯,不需要了,我估计挺一晚上就好了。”

他不想领这个人的人情——丫没准就是沈正斌呢,反正,十有八九就是替沈彤出气来的。

“彤彤,过来,跟小陈道个歉,呵呵,”沈院长看一眼沈彤,又转头冲陈太忠和蔼地笑笑,“年轻人嘛,难免闹个性子一冲动,都宽容一点,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这一下,沈彤的委屈可是大了,原本就是陈太忠先笑话我的嘛,你跟姓顾的恩怨,搁到我头上,那算怎么回事啊?

而且,眼前还是一堆医院的人围着,还有池志刚……这一刻,她撞墙的心思都有了。

不过,今天她是惹了尚彩霞了,这个毫无疑问,若是不想出什么问题,那只能乖乖地道歉,获得对方谅解。

从小到大,她何曾这么委屈过?一时间,她的眼泪“哗”地就下来了,哽咽着走了过来,“那个,陈太忠,我对……对不起……”

“行了,其实没你什么事儿,”荆紫菱的心地其实挺善良的,虽然有时候有点小心眼,爱玩个小聪明,可是看到她委屈成这样,一时也不好说什么了,“都是那个顾公子不好。”

听到这话,沈彤更受不了啦,要是荆紫菱骂她两句,她倒还能咬牙忍着,一听说人家都承认自己是被冤枉的,一时间泪如雨下,转身就走,一边走还一边不停地抹眼泪。

“太忠,”荆紫菱轻轻推一把陈太忠,这时候,陈太忠不表态也不合适了,终于有气无力地摇头笑笑,“呵呵,做为男人嘛,我肯定是很宽容的,紫菱说得也没错,确实不怪她。”

还好,沈彤已经奔出门外了,要不然听到这话,十有八九会恨得吐血三升。

“嗯,这样就好,”沈正斌笑着点点头,抬头又看看荆紫菱,“你爷爷是荆老?这几年不见他了,身体还好吗?”

“嗯,他身体还不错,”荆紫菱冲他笑笑,到现在,她也猜到这就是沈正斌了,“每天还能练字呢。”

“嗯,年纪大了,他应该多过来做做检查,回头你跟他带句话,就说人民医院的小沈挺惦记他的,”沈正斌和蔼地说了两句,转头看看池志刚,“小池,多陪陪你朋友啊。”

池志刚早就纳闷上了,奇怪,今天沈院长怎么这么好说话啊?不过,好说话总比不好说话强,听到这吩咐,微笑着点点头,却是没说什么。

“哦,这是你女朋友?”沈院长今天还真客气,居然抬手指指王玉婷,当然,这句问话自然也是为了缓和气氛用的,“小池你也不知道介绍一下?”

“我姓王,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王玉婷倒是痛快人,一边说着一边就伸出了手,“您是沈院长吧?早听说您了。”

办公厅的?又是个有点来头的,不过沈正斌倒也没惊讶,不管怎么说人家小池的老爹也是副厅呢,准儿媳这样的身份实在太正常了。

说句实话,搁在往常,他都未必会搭理这只伸过来的手,可眼下就不一样了,伸出手握一握,“呵呵,小池好福气啊……”

随便闲聊了两句之后,沈正斌抬手招过来护士长,“多注意一下这个病床,听到没有?”

交待完之后,沈院长又冲在场的几位点头笑笑,才离开,围观的人可以相信,这是近两年来,院长最和蔼可亲的一天。

别人都走了,倒是总务处的哈处长有点想法,一直在门口等着,等池志刚跟王玉婷出来的时候,凑过来问了,“小池,那个躺着的,是什么人啊?”

“我朋友,呵呵,”池志刚笑笑,却是不肯解释太多,他是玩手术刀的,对总务处这种行政机关,总是没什么兴趣,这也是搞技术的人的通病。

哈处长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说不得撇撇嘴,抬手招过来一个小护士,悄声吩咐,“你帮我留心一下,那个躺着的人是什么人,还有什么人来看他。”

小护士可是没有跟总务处处长放肆的资本,说不得只能噘着嘴,犹犹豫豫地点点头,很是有点不情不愿的样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