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24章 煽阴风点鬼火

来的这女孩就是沈彤,她的父亲是省人民医院的院长沈正斌,兼卫生厅的副厅长、党组成员,她毕业后,由于有父亲这一层关系,靠着给医疗设备厂家和药商介绍产品,很是赚了一些钱。

有钱之后,她自己又办起了保健品公司,一两年内就搞得风风火火的,去年位居“天南省十大青年企业家”之列。

按说,她这一点背景,取得这些成绩,有点夸大了,但是大家都知道,沈正斌沈院长跟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兼凤凰市的市长朱秉松关系极好。

沈正斌是六十年代中期的大学生,起步要比朱秉松还早,两人私交一直不错,朱秉松的儿子朱亦凯年少时,曾经采了蘑菇回家,朱家一家人正在吃,正好沈正斌饭后闲得没事,去他家转悠,发现是毒蘑菇,及时制止并马上安排了医院的车来接走紧急治疗。

像这种全家之德,朱市长怎么可能忘记?所以,在沈彤开公司这一方面,没人敢去歪嘴,也没人敢去算计。

朱市长倒还有心将自己的儿子朱亦凯跟沈彤撮合一下,不过,这两人小时候在一起玩得不少,愣是没处出来什么感情,说不得也就不了了之了。

沈彤今天来医院找老爹办事,在停车场里很惊讶地发现了那辆来自凤凰市的林肯车,登时就火冒三丈了,正四下打听呢,一眼看到手里拎了塑料袋的荆紫菱。

荆紫菱的个头足有一米七三,就搁到男人中都算得上不低了,远远见到这个女人,沈彤心中,不尽的新仇旧恨涌了上来,紧跑两步,一抬手就拦下了她。

“哈,真巧啊,又见到你了,陈太忠呢?”

“嗯?”荆紫菱愣一下,才想起来,这个女人似乎是那个顾公子的女朋友?想到这个,她说话自然不会客气,“你好像不认识他吧?”

“我没心思跟你废话,”沈彤上下打量她几眼,心中一股醋意油然而生,她不得不承认,拥有这样的女朋友,真的是可以视天下女人如粪土的。

“我知道责任不在你,我只是要找陈太忠,”她强压着心头的醋意,淡淡地解释,“他必须要为他的口齿轻薄,付出代价。”

这女人好像很有来头的样子?荆紫菱眼珠一转,就想到了尚彩霞正在陪着陈太忠呢,就有意煽点阴风、点些鬼火,也算是以绝后患的意思。

“有那样的男朋友,我挺可怜你的,”她不做停留,一直向前走去,嘴里却是编了一个篮子准备套人,“连你都知道责任不在我身上,唉……”

“不要跟我说这个,我要见的是陈太忠,”沈彤被荆紫菱说羞着了,“你也未必比我幸运,哼,有那么口齿轻薄的男朋友。”

当年在她的追求者中,顾公子的相貌是一等一的,家世也不错,最关键的是,那人小资玩得极有情调,又会讨女孩子欢心,慢慢地,两人就确定了关系。

可是不久之后,她就看出了顾公子的花心和风流,甚至,她的客户都跟她歪过嘴,只是,她在商场闯荡了几年,见识的东西也太多了,心里虽是不喜,却也没有因为这个跟顾公子弄僵。

当然,很重要的一点是:她知道顾公子就是这毛病,其实对她还是很不错的,而且,那种万事都讲格调的性情,很是对她的胃口。

“太忠的口齿很轻薄吗?他好像没说什么吧?”荆紫菱一边走,一边跟她打着嘴仗,“你知道不知道,你男朋友,可是当着太忠,就……唉,算了,我不想多说了。”

“他做什么了?”沈彤原本是无意打听自己男朋友行径的——她完全猜得出来,不过,听到荆紫菱这句话,她的醋意陡然升高了百分之二百,声音也大了不少,“你说给我听听!”

这时候,两人就走到了门诊观察室的门口,荆紫菱淡淡地回她一句,“他做了什么,你自己回去问他就行了。”

沈彤还待跟她斗嘴,眼睛一晃,已经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陈太忠,一时也顾不得理她了,快步走了过去,“哈,冤家路窄啊……敢情你也有今天?”

尚彩霞原本是打算等荆紫菱回来就走呢,谁想紫菱居然带了一个人回来,而且这女孩儿一进来,对着陈太忠就是两句幸灾乐祸的话。

这一下,她可是不干了,她和老蒙原本就比较赏识陈太忠,而且太忠这孩子也“乖巧识做”,眼见这女孩气势汹汹的,她登时就生出了些许护犊之情。

“这儿是病房,请你安静些好吗?”她淡淡地回了一句,虽是持平之论,但回护之意还是一览无遗,“太忠也病成这样了,你俩有什么纠葛,等他好一点再说吧。”

陈太忠在荆紫菱和沈彤吵吵着走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异常,眼见是昨天那个女人,想到尚彩霞就在自己身边,一时就有点郁闷了。

要是丫把昨天哥们儿的行为说出来,还真麻烦了,他当然知道,自己昨天为了解气,做得确实比较操蛋,说不得只能两眼一翻,在那儿上气不接下气地装死鱼了。

“口齿轻薄的家伙,该遭这样的报应,”沈彤看看他的样子,轻声一哼,转头看看尚彩霞,神色颇有几分不善,“你是什么人?是他母亲?”

尚彩霞没有搭话,荆紫菱却是接口了,“昨天的事情我一直在场,我根本看不出来他哪一点轻薄了,论轻薄,还是你的男朋友……”

“哼,”沈彤也不说话,正好一个护士进来,她抬手就将其招了过来,“这个家伙什么病?死得了死不了?”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尚彩霞心里冷冷一哼,对这个女孩子越发地厌恶了一点,不过,她还真的不屑张嘴说话,只是在一边冷眼旁观。

要不是她想知道这三个年轻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怕是站起身子就走了——太乌烟瘴气了。

“高烧,时高时低,高得时候四十二度,低的时候三十九度,”护士低声解释,“挺奇怪的,没见过这样的,也没发现哪儿有炎症……”

“小子,我跟你没完,你先挺尸着,回头慢慢地收拾你,”沈彤一听说四十二度,而且还这么不稳定,倒也不敢造次,狠狠地瞪陈太忠一眼,转头吩咐护士,“他的情况控制住了,病情稳定了,就告诉我一声。”

“你是……”护士来医院上班时间不长,不认识这位公主。

“我是沈院长的女儿,”沈彤看她一眼,“记住啊,千万别放这家伙跑了!”

沈院长的女儿?尚彩霞听到这儿,终于是坐不住了,“我说,沈正斌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出来啊?难听话一句接一句的?”

她跟沈正斌也小有交情,蒙艺做为省级干部,每三个月的固定全身体检,就是在省人民医院,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沈院长?

“你……”沈彤听到这话,气儿登时就不打一处来了,手指尚彩霞,“凭你也配说我爸爸?”

“乱七八糟的,”尚彩霞站起身,看也不看沈彤一眼,就那么扬长而去了。

“你这人有毛病啊?”沈彤追在她屁股后面还嚷嚷了一句。

不过,尚彩霞身上发出的那股淡淡的威严,最终让她感觉到了有点忌惮,也没再追过去,而是转头看看荆紫菱,“这个女人是谁?”

荆紫菱却是没理她,快步追了上去,“尚阿姨,我送送你!”

尚彩霞转身冲她摇摇头,微微撇撇嘴,算是个笑意,“不用了,你把小陈照顾好就行了,”说完她转身又走,心里却是有了不可避免的感叹:都是年轻女孩,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见她离开,沈彤转头,绷着脸看着荆紫菱。

她也不傻,最初的生气过后,就反应了过来,那女人知道陈太忠就在人民医院,自己的父亲就是院长,还敢骂自己,显然是有所仗恃的。

而且,尚彩霞身上那股子无视一切的味道,也不是说装就能装出来的,这一刻,沈彤隐隐觉得,自己或者招惹了一个比较棘手的人物。

当然,她的背后有她的朱叔叔,倒也不是很介意,所以,她只想问清楚,这个女人的来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