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23章 尚彩霞探病

陈太忠是决计不肯让自己上吐下泻的,那玩意儿太影响形象了——那么,相较而言,荆紫菱的形象,在他心中就算不得那么重要了。

“你是我女朋友嘛,你病了,我当然要招呼你,”说不得,他就要好好地劝一劝她。

“然后,我给蒙勤勤打电话,推掉这件事就算了,嗯……就说我女朋友病了,她不能说我什么,”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我家在素波呢,亲人多了,我病了,最合适招呼我的是我妈,你去吃个饭不是很正常吗?”

听到陈太忠这话,荆紫菱气得两眼圆睁、柳眉倒竖,“你要病了,在素波只有一个人,所以,我招呼你才是合理的。”

当然,最关键的是,天才美少女才不想上吐下泻呢,她对自己的形象,异常地看重——比陈太忠重多了,“我说你想问题全面点行不行?”

啧,这个话,有道理啊,陈太忠纵然是不甘心,可也不能不承认,在这一点上他没法反驳,说不得叹一口气,“要不算了,不用上吐下泻了,直接发个高烧算了……你说成不成?”

“那也得是你发烧,”荆紫菱警惕地看他一眼,怀疑他又在动什么脑筋,“别拉扯我,我肯照顾你,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啊。”

“让你发烧,我还真下不了那个手呢,”陈太忠白她一眼,摸出了手机,就想给池志刚打电话,可是一琢磨,荆紫菱应该跟他更熟吧?毕竟王玉婷和荆家是世交来的。

“给池志刚打电话吧,就说我烧到四十一度了,”陈太忠摸出地图找了起来,“哦,省人民医院……在这儿?”

“你……行吗?”荆紫菱看看他,有点拿不定主意,“你是真能自己烧,还是要造假病历啊?烧到四十一度,身子都该软了。”

“你联系就成了,就说我现在在发烧,”陈太忠也懒得解释那么多,打火起步,直奔省人民医院。

在医院的停车场停好车,陈太忠脸色刷白地就下来了,荆紫菱上前搀扶他,却被他躲开了,“不用,我自己能走。”

“我是想看看你到底烧了没有,”荆紫菱见他这鸟样,恨恨地嘀咕一句,也不管他了,直接伸手到他的额头,“呀,真的好烫啊,你好像什么也没干吧?怎么就这样了?”

“中医的博大精深,又岂是你一个小女娃娃能明白的?”陈太忠得意地看了她一眼,得瑟劲儿又上来了。

“我说,你现在的表情,一点都不像个病人,”荆紫菱撇撇嘴,心里却是不住地纳闷,这家伙怎么能凭空让自己的体温升高好多度呢?

走到门诊大楼门口,池志刚已经在那儿等着了,他笑吟吟地看看荆紫菱,再看看陈太忠,笑容中大有深意,不过,下一刻他还是伸手去摸一摸陈太忠的额头,“呀,真的烧得厉害。”

接了电话,他早准备下了病历本之类的东西,然后绕过排得老长的人龙,直接将陈太忠领了进去,“邓主任,这是我一个朋友,烧得厉害,赶紧处理一下吧……”

十分钟后,点滴吊上了,给蒙勤勤的电话也打了,陈太忠躺在观察室的病床上,觉得有点无聊,转头看看荆紫菱,觉得有点拖累她,心里不太好意思,于是笑笑,“小紫菱,帮我这么大个忙,你想要点什么?我一定给你弄来。”

他这么和颜悦色地说话,荆紫菱实在是太少见到了,于是很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谢谢,不用了。”

“这样,我送你一个戒指……不,送你一条项链吧,”陈太忠已经知道送戒指比较容易让人误会,那就送一条项链吧,他扫了门口一眼,低声嘀咕,“等明天拿给你。”

荆紫菱一听这话,先是一愣,随即眯起了眼睛,用一种比较怪异的眼光恶狠狠地盯着他。

完了,这家伙肯定又以为我说她脖子长呢,陈太忠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少不得尴尬地咳嗽一声,“要不,还是手镯吧,玉镯……可以吧?”

玉镯?荆紫菱想到玉镯,眼睛就不由自主地向他的手上瞄了一眼,嘴一努,“对了,我早想问你了,你那个玉戒指,有什么来历吗?”

“不是古董,是我自己做的,”说起须弥戒,眼前又是跟紫灵仙子有几分想像的女孩,甚至连名字都很相似,一时间,陈太忠眼神有点迷茫了……

尚彩霞接到了蒙勤勤的电话,听说自己的女儿要跟同事聚会庆祝生日,晚回来一阵,登时就上心了,“那个……只有你们同事吗?”

“哎呀,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蒙勤勤一听就不高兴了,“本来说陈太忠要回了,临走前叫他过来凑个热闹呢,结果刚才他突然发烧了,四十一度,在省人民医院打点滴呢。”

哦,这个我就放心了,尚彩霞一听就明白了,这烧发得有点古怪嘛,显然,小陈是不想去,躲了。

那孩子还真是个有心人呢!她心里正这么评价呢,冷不丁听见女儿说了,“对了,妈,他在素波也没亲戚,要不你过去招呼他一下?”

也是啊,尚彩霞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她不想让女儿知道,自己曾经私下找过陈太忠,那么,现在去看看陈太忠,那将来关于他的女朋友是荆紫菱的消息,她就可以大明大方地说出来了。

想到这个,她站起身跟保姆打个招呼,走了。

进了观察室,尚彩霞第一眼就看到了荆紫菱,而且,在一瞬间,她就能确定,这个女孩儿,一定就是陈太忠的女朋友了,似此绝色姿容,怪不得小陈一说起来就神魂颠倒的呢。

“怎么样,小陈,好点没有?”她走了过去,伸手摸摸陈太忠的额头,“我听勤勤说你病了……呀,怎么这么烫啊?”

陈太忠可是有点糊涂了,这尚彩霞堂堂的省委书记夫人,居然会有空跑来看哥们儿?这个,是我发烧了还是她发烧了?

“是啊,挺烫的,烧得也是时候,”他当然要暗示一下,我可是很配合你的,说着,他冲荆紫菱努努嘴,“我女朋友荆紫菱……紫菱,叫尚阿姨。”

“尚阿姨好,”荆紫菱笑着点点头,心说这估计就是尚彩霞了,一时间她都有点纳闷,这个陈太忠……跟蒙艺一家好成什么样了?

“呵呵,早听小陈说起你了,”尚彩霞冲着她点点头,眼前的女孩儿不但相貌身材样样要得,气质也极佳,活泼中有一点点稳重,雍容中又不失清纯,简直是越看越顺眼,“呵呵,紫菱你好漂亮啊……跟小陈真是天生的一对。”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啦,”荆紫菱微微一垂眼皮,做出一个含羞的表情,倒也像模像样,不过,陈太忠可知道,人家说的是实话。

“尚阿姨吃饭了没有?”看看时间将到六点了,她款款地从病床上站起身子,“我出去给您买点吧?”

“不用了,”尚彩霞摇摇头,刚要说我外面还跟着个警卫呢,让她买就行了,猛然间觉得这话有点不合适说,于是就变通了一下,“我坐坐就走了,对了,你问问小陈想吃点什么吧。”

“算了,紫菱,我没胃口,”陈太忠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烧得我……难受啊!”

“好了,趁着尚阿姨在,我出去给你买一点流食,”荆紫菱不想出去,不过,既然冒充了女朋友,那就得有个女朋友的样子,哪怕是做给人看呢。

看到她出去了,尚彩霞才冲着陈太忠微微一笑,非常地慈祥和蔼,“小陈,你这福气真不错啊,女朋友这么漂亮体贴。”

听到这话,陈太忠一时间觉得,眼前这女人跟自己的距离近了不少,于是“勉力”笑笑,“我马上就好了,您跟勤勤说一下,不用她操心我,我有女朋友在呢……”

这个,还是等回头合适的时候再说吧,尚彩霞心里苦笑一声,就待站起身走人,可是想想荆紫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少不得又按下了这份心思。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一不留神,尚彩霞发现陈太忠的精神头越来越好了,就有点奇怪,刚要发问,门口一阵喧闹传来。

尚彩霞一抬眼,发现一个漂亮女孩跟荆紫菱斗着嘴就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