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21章 口齿轻薄

“好了,都带回派出所吧,”张警司不动声色地吩咐,不过,下一刻,他觉得有点不太妥当,转头看看荆紫菱,“要不带到分局去?”

按理说,他是该问小可乐的,不管怎么说,他是被她喊来的,只是人家这个大美女能打通肖局长的电话,那么,问问她或者会更好。

“带到分局里,凭什么啊?”陈太忠苦笑一声,韩天的人已经被他放走了,持械的家伙既然走了,剩下的这一帮小纨绔们,凭什么带人家去分局?“他们又没做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最多也不过能给他们戴个“酒后滋事”的帽子,而且滋事未成还反被打了,罚点钱就了事啦,这钱还进不了陈某人的口袋。

也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刚才才执意要那顾公子喊田立平来,事情搞大,他才出得了这口恶气,结果人家没喊政法委书记来,倒是喊来的韩天的人。

“唉,真是麻烦,”张霈要也知道这一点,而且那帮人里,还有几个刺儿头,不收拾不行,收拾了也不行,谁知道将来会有什么后账呢?

“我来处理吧,”陈太忠一转身,冲顾公子轻蔑地勾勾手指头,“小子,你过来。”

顾公子不想听他的,怎奈两条腿却是不听使唤,一步一晃地慢悠悠走了过来,沉着个脸,什么话也不说。

“你好像挺不服气的?”陈太忠伸手拍拍他的脸,轻笑一声,“念佛吧你,没把田立平喊来,你已经算是走了狗屎运了。”

顾公子听到这话,心里登时又是一阵凉意,他能断定,对方有可能不怕田立平,可是心里多少还存了点侥幸,尤其是刚才听到韩老五的人管此人叫“科长”的时候。

他再不晓事,也知道厅级干部和科级干部的差距有多么大。

不过,韩天的人落荒而逃,让顾公子不得不开始谨慎地审视眼前这个年轻的科长了,而且他还闹心呢,韩老五的人说了,跟自己没完。

眼下再听到陈太忠如此张扬,他也没计较的心思了,嘴巴动了两动,嗫嚅着发话了,“这个……我道歉还不行吗?”

“道歉有用,要警察干什么啊?”陈太忠冷笑着看着他,“说点实际的吧,刚才你不是挺狂的吗?还要教我喝酒呢。”

“我赔偿你精神损失,好吧?”顾公子现在,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宰了,“我出两万,不……五万,行了吧?”

这一大帮人进了局子的话,捞人加上人情费用,起码也得五万,他不傻,这钱与其给了警察,不如给了眼前这位,也算了结一段恩怨。

“你觉得我很缺钱吗?”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五万?我给你五万,打断你一条腿,你干不干?这话可是你刚才自己说的。”

“那你说怎么办吧,”顾公子知道,今天是栽定了,不过,对方的咄咄逼人,让他心里生出一丝怨恨:至于吗?我不过就是跟你女朋友说了两句话而已。

就像听到了他的心声一般,陈太忠笑一声,开出了条件,“呵呵,我刚才就说了啊,把你的女朋友叫过来,我跟她聊两句,这事儿就算了结啦。”

这个条件真的很简单,也非常容易操作,但是对非常爱面子的顾公子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向别人介绍自己的女朋友,跟被别人逼着把女朋友喊来相比,二者的差距……不啻于罗天上仙和凡人的差距。

“你……你太过分了,”这一刻,他真的出离愤怒了,两片铁青的嘴唇,微微地抖动着。

他真的有点后悔招惹上眼前这个家伙了,想想刚才大家在包间里起哄说要收拾此人,他恨不得根本没来过“莘莘庭院”,酒意上头,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随便你,你要知道,你那儿还有一票兄弟呢,我有的是时间玩你们,只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缓缓地伸出了手指,“一、二、……”

“好,我答应你了,”顾公子根本来不及多想,就点点头应承下了此事,心里还不住地自我安慰呢:我这是为兄弟们着想,不算丢人。

不过,这一刻他可真的是把陈太忠恨到骨头里了,登时暗暗下定决心,似此奇耻大辱,若不能报我就不姓顾了!

殊不知,他这个反应,却正是陈太忠想要的,想报仇吗?找我来吧,看我怕不怕你,不过你要是想在荆紫菱或者小可乐身上动脑筋,小心哥们儿原封不动地把手段给你送回去!

是的,姓顾的跟荆紫菱说了两句话,他就要跟其女朋友说两句,这不但是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决定的,更是向对方示警:我陈某人做事儿,就这么绝。

不多时,一辆本田车缓缓地开了过来,等车停下后,一个身材姣好、长发披肩的女孩走了下来,皱着眉头向顾公子发问了,“都跟你说了,中午有事呢,这么着急催我来,干什么啊?”

“呀,吓死我了,”陈太忠在远处很夸张地大喊了一声,转头看看顾公子,笑容满面,“怪不得你调戏我女朋友呢,敢情,你的女朋友长得这么苛碜啊?算了……”

一转身,他打开了林肯车的车门,向荆紫菱和小可乐招招手,“上车,我不跟她聊了,省得半夜做噩梦,哈哈……”

就在他嚣张的大笑声中,林肯车箭一般地提速,消失在了滚滚车流中。

其实,他纯粹是在胡说八道,那下车的女人虽然比不上荆紫菱漂亮,却也算得上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了,不过,陈某人既然做好准备要恶心人了,那当然是要做得绝一点。

张霈要看着这一切,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恐笑出了声,心里却是在不住地感叹:这个陈太忠,做事也太操蛋了吧?

那俩小警员却是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这是两个年轻人,年轻,当然就是张扬的理由,不需要考虑太多。

“好了,别笑了,”张警司在他俩肩膀上拍拍,“取了那些人的铐子,咱们回……”

那女人才下车,就遇到了这样的事,一时就懵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冲顾公子大声嚷嚷了起来,“姓顾的,你告诉我,刚才走的那个混蛋是谁?”

美貌女人最烦男人的骚扰,可要是一个男人对其视而不见的话——尤其还是仪表堂堂的男人,那比骚扰她也强不到哪里去,更何况,刚才陈太忠的话,是如此地难听,这怎么能不让她大为光火?

更重要的是,她刚才一下车,就看到了荆紫菱,一般而言,能第一时间吸引美女目光的,无非就是同自己不相上下的美女——对大多数主流美女来说,确实是这样的。

她承认,荆紫菱是个绝世美女,是能同自己相颉颃的,只是,在陈太忠的嘴里,两人居然变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让她绝对无法容忍。

“嫂子,嫂子,息怒息怒,”凌风陪着笑脸过来了,他知道顾公子的女朋友来头很大,大到顾公子都有点忌惮的地步,说不得就想缓和一下气氛。

“没你什么事儿,让开,”女人愣了一下,稍微冷静了一点,淡淡对凌风说了一句,转头一指顾公子,“姓顾的,今天你得给我把事儿交待清楚,要不我跟你没完!”

顾公子本来是不想让她知道这些事儿的,毕竟他撩拨荆紫菱在先,让女朋友知道了,少不得要倒一场大霉。

可是,陈太忠步步紧逼,逼得他已经没什么可选择的了,说不得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喊来了女朋友,心里想的却是,虽然沈彤一定要跟自己发火,可是若能让她降伏住那个小科长,倒点霉也认了,总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谁成想,那混蛋居然照个面就跑了,而且还留下极其恶毒的挑拨和咒骂?

“小彤,咱换个地方说行不行?”他看看四周,低声解释一句,“这么多朋友在呢,给我留点面子成不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