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20章 打家出马

“呵呵,差不多了,估计就是今年吧,”小可乐笑着回答,手一指陈太忠,“呵呵,多亏陈……陈太忠帮忙。”

嗯?这个姓陈的,能帮人从副处提到正处?张警司回头看一眼陈太忠,轻咳一声,交待跟自己来的两个小警员,“对了,我刚才好像说,要你们抓人的吧?”

两个小警员对视一眼,从口袋里就掏了铐子出来,开始上前铐人,不过,顾公子这边足有十四五个人,警察只来了三个,加上车里的备用的子母铐,也才四副铐子,最多铐八个人。

“姓张的,你会后悔的,”顾公子打完了电话,见自家人都被铐做了一团,禁不住大怒,手一指张霈要,“好了,我记住你了。”

这狠话说得够狠,只是,他的脸被陈太忠扇得略略有点红肿,两者相配,未免就给人一种滑稽的感觉。

“信不信我把你也铐起来?”张霈要冷哼一声,他可是不怕顾公子的狠话,要知道,他后面不止有所长,肖局长亲自交待,要他保证荆紫菱的安全的,“别给脸不要啊。”

陈太忠对这种扯皮事儿不感兴趣,他只是双手插兜,淡淡地看着,他对这帮蓄意滋事的家伙并不感冒,一帮土鸡瓦狗而已,他感兴趣的是:田立平真的敢来吗?

大不了,哥们儿把瘟神这名头带到素波好了!他心里正发狠呢,两辆丰田吉普车呼啸而至,俗称沙漠王的那种,却是涂了草绿的迷彩色。

吉普车没有牌子,这种情况在凤凰不算稀奇,不过在素波就有点碍眼了。

车子刚刚停稳,车上就跳下来十来名大汉,手里一色持着报纸卷着的筒子,纸筒奇形怪状凹凸不平,显然里面都是些硬货。

打头的是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人,他抬头看看酒楼的招牌,“呸”地吐了一口唾沫,“操的,就是这儿了,明明是‘辛辛庭院’,什么‘深深庭院’?看这点眼神吧。”

这家伙长得就不招人待见,声音也奇难听,就像一只鸭子在叫一样,让人听了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说完这话,他才转头看看在场的人,根本没理会站在一边的张霈要等人,大声嚷嚷了起来,“顾全……谁是顾全?”

顾公子受了优待,没戴手铐,听到这话,赶紧跑了过来,“我,是我。”

公鸭嗓子看看他,“知道规矩吧,嗯?要不要我再告你一遍?”

“知道,知道,”顾公子笑着点点头,转身一指陈太忠,“就那家伙,打断他一条腿就行了,那俩女孩儿不用动。”

公鸭嗓子一见荆紫菱,眼睛就瞪大不少,转头看看顾公子,“妈逼的,小子眼光不错嘛,日了,这女人你不要的时候,记得联系哥哥啊。”

说着话,他就走到了张霈要跟前,上下打量一眼,接着轻笑一声,不过他的笑声也是那么难听,“老哥,打家办事儿,麻烦你让让。”

张霈要知道“打家”这一说法,那是几个混混纠集一帮民工,专门收钱帮人办事的,有打人也有砸场子的,总之,只要有人出钱,他们就能把事情搞定。

这些人来无影、去无踪,办完事就撤,那些民工不但力气大,又都是流动人口,查都不好查,而且,上规模的打家头儿,调集一两百号人跟玩儿似的。

这些打家挣的也是辛苦钱,出动一次,视情况的难易程度,大概每人能得到五十到一百元,当然,打家头儿会挣得多一些。

比如说,一个饭店对面开了一家饭店,要是老饭店主人嫌抢了生意,想祸害对方,招了打家去对方饭店里静坐,一人点一瓶啤酒慢慢喝,店主炸刺才动手的话,那就是人均五十。

因为那种情况,属于轻活,一般有眼色的店主,都要弄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才去想对策,当然,招警察是没用的,人家在饭店里喝啤酒,不过就是喝得慢点,你能说什么?

至于说直接打砸该饭店,那基本上就是人均一百了,打家们火速出动,三分钟内基本上就能把饭店拆个乱七八糟的,五分钟内就能走人,报警都来不及。

公鸭嗓子这么跟张霈要说话,那就是表明态度了:我知道你是警察,给我一边呆着去,你要敢挡我们的财路,那就对不起了,连你一起打。

“真是打家吗?”张霈要倒是有几根骨头,他冲着公鸭嗓子冷笑一声,“少扯淡了,我干了多少年警察了。”

他能断定,这帮人绝对不是打家,打家们全是坐卡车的,有沙漠王开,谁还玩儿打家?而且,车上下来的十几个人,看装束就知道是市民,不是民工。

“真是给脸不要啊,”公鸭嗓子手一抬,冲着张霈要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张警司才待躲闪,陈太忠身子一动,已经抓住了公鸭嗓子的手。

“你们都躲到警车后面去,他们手上有枪,”陈太忠绷着脸发话了,“看我收拾他们……”

一边说着,他一边抖手就把公鸭嗓子扔了出去,随后身子一晃一猫腰,又捡起了几个石子儿。

“呀,是凤凰的陈科长,”有人大喊一声,没命地叫了起来,“误会,误会啊,别动手……”

陈太忠的手腕一抖,刚要发力,听到这话,硬生生地停了下来,讶然地向声音起处望去,却见一个小个子没命地在摇手,“大家停一停,停一停……”

这时候,那些混混都已经开始撕扯手中的报纸了,果不其然,十几个人,倒有七八根管子,其他的不是砍刀就是铁棍。

这家伙……我好像在哪儿见过?陈太忠一琢磨,嗯,想起来了,在万豪酒店见过,这厮是韩天韩老五的人。

他张嘴就想发话,谁想对面那位比他机灵多了,竖一根中指在手上,“嘘,陈科长,就是个误会,您啥也别说,我们这就走。”

韩老五跟谢向南相熟,当然就知道陈太忠的一些事情了,除开陈某人惊人的武力不说,他还知道,陈科长跟蒙艺关系好,上次若不是没认出来陈太忠,万豪酒店那场架根本打不起来。

韩天是嚣张了点,不过,他还没胆子去跟省委书记炸刺,陈太忠既然扳得倒常三,扳他韩老五也不难,再说,人家的身手之厉害,他是亲眼见过的,所以,他这个圈子里,都知道凤凰的陈科长,那是招惹不得的。

公鸭嗓子才从地上爬起来,昏头昏脑地扑向一个混混,刚要抢过其手上的猎枪,一听说对面是凤凰的陈科长,登时就是一愣。

他愕然地望向小个子,“黄皮你小子说啥?凤凰的陈科长?”

小个子冲他一摊手,默默地点点头,看那样子,很是有几分无奈。

“呀,那是对不住了,”公鸭嗓子的嚣张,登时不见了去向,他一转身,冲着陈太忠一抱拳,“误会啊,哥几个现在就走。”

“她是我女朋友,”陈太忠腕子一抖,大拇指上抬,指向了荆紫菱,一脸的笑意,“呵呵,小子,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唉,我就是嘴不好,就是嘴不好,”公鸭嗓子一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再不说话了,然后冲荆紫菱不停地点头,满眼都是哀求。

荆紫菱也挺痛恨这家伙的,女孩们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嘴上不积德的主儿,不过,好歹公鸭嗓子刚才说的话不算太难听,眼下又可怜成这样了,她看看陈太忠,“要不算了,太忠。”

听到这话,陈太忠脸上的笑意逐渐淡了下来,咳嗽一声,悻悻地瞪着公鸭嗓子,“算你小子命大……”

公鸭嗓子听到这话,如释重负,抬手一抱拳,二话没有转身就上车了,一帮大汉也是飞快地挤了进去。

两辆吉普车急速发动,这时候公鸭嗓子才从车里探出脑袋,手一指顾公子,“姓顾的小子,敢阴我?咱们走着瞧。”

顾公子的汗,登时就下来了。

这帮人来了就走,自始自终就无视了张霈要,公鸭嗓子还试图打人呢,不过,张警司倒也没在意,他走到陈太忠跟前,低声问一句,“那是韩老五的人?”

“不知道,我不认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反正大家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就完了,“呵呵,不过,算他们识相。”

毕竟,这一帮闹事者中,有那么几个有能量的,要是能带到分局,学府派出所这里就少了很多的麻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