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18章 电话大赛

顾公子的傲慢,在这一刻演绎得淋漓尽致。

可是,陈太忠又怎么会把他放在眼里?

不过,既然对方知道为主人考虑,他当然也会有样学样,以免让别人觉得自己的思维习惯有问题。

反正他也没把此人放在心上,说不得皱着眉头抬手挥一挥,那架势就像在撵空中飞着的苍蝇一般,“走走走,别烦我啊,今天我心情好,别给脸不要。”

顾公子却是被他这态度呛着了,一时间只气得浑身发抖,好半天才伸手指指陈太忠,“好小子,你……你给我等着。”

“嗯嗯,我等着,你喊人去吧,”陈太忠满不在乎地点点头,抬手又是一个响指,“我说服务员,虾呢?怎么还不上啊?”

“暴发户!”见他这惫懒样儿,顾公子气得转身就走了,凌风略一迟疑,冲着小可乐说了一句,“要不你们赶紧道歉,要不就赶紧走吧。”

说完,他拉着小曼追下了楼。

“哼,”陈太忠不屑地哼了一声,一时有点心气不平,抬头冲着荆紫菱絮絮叨叨,“在英国,当着议员的面,我吃西餐都是用筷子,尼克都不敢说我啥,这家伙……算什么玩意儿啊?”

“真扫兴,”小可乐也挺不高兴的,不过,她还是有点担心,“要不,咱们走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并不知道陈太忠惊人的战斗力,就算她不是很在意那个顾公子,但是,若是吃了眼前亏,岂不是很不划算?

“没事,”荆紫菱摇摇头,她可是很清楚陈太忠,去清渠乡焦油厂厂址考察的时候,她都听说陈科长一个人能打五百多人呢——传奇的诞生,总是因为以讹传讹。

而且,比后台的话,这厮明天要去参加省委书记女儿的生日晚宴,有这种后台还怕谁?所以,她更有兴趣知道点别的,“太忠,你对那家伙的女朋友,真的很感兴趣?”

“美死他了,我对他女朋友感兴趣?凭他也配?”陈太忠冷哼一声,手很随便地挥一下,“不说这个了,这种垃圾不配做话题。”

“那好吧,”小可乐抢着发话了,“陈科长,人家泡醉虾都是用最次的白酒啊,咱们……不要用路易十三好不好啊?”

这小妮子知道醉虾怎么吃,她老爹好歹也是个副厂长呢,相比一般人,眼界还是高了很多,不过看起来,她对洋酒还真有那么一点盲目崇拜的样子。

“你不要给我丢人,”陈太忠瞪她一眼,眼珠一转,“我后备箱里还有几盒,送你两盒了,成不成啊?”

“哈,陈科长你太好了,啵~”小可乐一高兴,手指一扬就给了他一个飞吻,然后又转头看看荆紫菱,“小紫菱,你不会吃醋吧?反正……你俩是假的。”

“没错,我俩是假的,”荆紫菱点点头,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不过,你要想跟他玩真的,你会很惨的……”

小可乐却是不在意,转头饶有兴致地看着陈太忠,“陈科长,你跟英国议员吃过饭?说来听听?”

“一群没开化的野人,有什么可说的啊?”陈太忠对这个话题兴趣缺缺,“反正啊,最近尼克要来天南呢,你到时候就看见他了,人长得还靠谱,可惜是同性恋。”

尼克确实说了,要来天南,参与友好城市的签定,还要陈太忠再帮他找点“货”,不过,陈科长对这一点都不感冒。

又过了一阵,大家吃了“路易十三醉虾”之后,觉得也没什么逗留的理由了,小可乐一抬手,“服务员,买单……”

“凌总说了,您这一桌……”服务员的解释还没说完,陈太忠的手里就出现了十来张百元大钞,向她手上一塞,“他算什么玩意儿啊?也号称总?好了,不用找了。”

这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他看不起那顾公子,这个原因也是因素之一,屁大一点的饭店,有一两百万绝对开得起来了,这种饭店开张,能来凑热闹的人,身份可想而知。

身份差点,那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可你身份差,还要装逼,这就让人无法忍受了,难道你丫不知道,这年头装逼犯是最惹人痛恨的吗?

有意思的是,顾公子也是这么想的,你丫跑到这种小地方吃饭,还要拿一瓶路易十三,好吧,装逼不是错,可是那酒就不是这么喝的,一看就是暴发户,想在你女朋友荆紫菱面前长长脸吗?对不起,今天我涮你这个脸了!

顾公子单名“泉”,不过,他因为感觉“顾全”这个谐音,没什么气魄,所以他一般报名字,就说自己是顾公子。

他在素波家境殷实,不但一门全是生意人,在黑白两道也有涉猎,尤其是同素波的一众衙内交情极好,眼里也没别人,只道是天南省的厉害人物,自己都认识了。

吃了陈太忠的瘪之后,他回了包间,如何如何地这么一讲,大家都是喝了点酒,就想冲上二楼闹事。

不过,顾公子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今天是小风的好日子,大家不要急,咱们在饭店门口操他们好了,算是给小风一点面子。”

于是,等陈太忠三人要出来的时候,发现饭店门口堆了十好几号人,一见他们就指指点点,摩拳擦掌地想冲上来。

小可乐今天喝酒喝得不少,不过脑瓜还算清楚,一看见这种场面,伸手就把陈太忠拽了回去,“等等陈科长,别冲动,这帮混蛋不敢进来,我给你们喊人。”

我怕他个鸟毛,陈太忠真的有点不忿,不过再想想,自己这次来素波,动静已经挺大的了,警方也惊动两次了,一旦再传到相关人等的耳朵里去,似乎不是很好……

算,我忍,哥们儿忍还不成吗?

小可乐的老爹,虽然在铝厂不起眼,可好歹也是个副处级干部,她来素波上学的时候,就打通了东湖区的门路,时间不长,一辆警车就呼啸而至。

来的是学府派出所的民警,带队的是个二级警司,“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谁是马小琳?怎么这儿这么多人呢?”

“呦,这不是张SIR吗?”有人嬉皮笑脸地凑了上来,“没事,哥儿几个在这儿抽抽烟,有人不长眼,找事儿,老张你忙去吧。”

老张一见这家伙,就有点头大,他知道,这厮是小腰村村长的儿子,这小腰村由于附近各大学的扩张,现在是城中村,富得流油,村长的能力也大,别说是学府街道办,据说是东湖区区长见了,也要客气一点。

“差不多点,里面是我朋友,”张警司的脸放松不少,“错过今天再说了,嗯?”

顾公子一看,生气了,这不是我叫的人让他们比下去了吗,立马抬手就是一个电话,讲了没几句,将电话塞给了张警司,“区里严局长的电话,张警司,你接不接?”

严局长是东湖分局的副局长,跟顾公子一家交情匪浅,一接通电话,对着张警司就是一通训,“我说,假证的案子都惊动市局了,你在饭店门口抽什么风呢?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

最近学府街道办这边,办假证的极其猖獗,前一阵素波理工大学的一个教授见有人贴广告,试图制止时被假证贩子打伤,引起了公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