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17章 傲慢顾公子

莘莘庭院里面的装修也不错,清净雅致,座位也都是些火车座,看得出来,这里面向的还主要是大学生,尤其是谈朋友的那种,往火车座里一座,虽然周围有玻璃隔断,基本上也算个小小的半封闭空间。

迎宾小姐歉意地解释一下,“包间满了,都是凌总的朋友,你们坐一楼还是二楼?”

这里的包间不多,已经有火车座了,要那么多包间也没啥大用。

“二楼吧,清净一点,”陈太忠看看身边两位女士,“怎么样?”

在二楼就座之后,三人随便点了几个菜,陈太忠拿出纸袋里的洋酒盒子,打开了包装,这瓶酒是他事先选好的,好像叫个路易十三来的?

他不喜欢喝洋酒,不过,女孩儿们好像都比较喜欢这洋玩意儿,既是要讨荆紫菱开心,那就来这个吧。

“先生,”服务员略一犹豫,怯生生地发话了,“这个……我们这儿不许自带酒水的。”

“这是什么酒啊?”小可乐一见这酒,眼睛就直了,听到这句话,抬头看看服务员,“不是吧?这顿饭是你们凌总请客,都不行啊?”

这服务员明显是新手,一听这话,脸就憋得通红,嘴巴微微动动,终于下定了决心,“那我去向大堂问问,可以吧?”

“不用那么费劲儿了,”陈太忠头也不抬,专心地开酒瓶,“你们这儿要是有这种酒,我们就喝饭店的,你们没有,总不能不许人自带酒水吧?”

“这是路易十三,”荆紫菱倒是认识这酒,不过她也不知道价钱,“这是洋酒里的好酒,我哥给我爸拿回来过一瓶,不过我爸说挺难喝的。”

服务员愣了一下,转身走掉了,陈太忠却是冲着她的背影喊一声,“喂喂,记得拿三个杯子过来啊。”

“啊?难喝?”接下来,他转头看看荆紫菱,一脸愕然,“你早说啊,开都开了……算了,我去叫一瓶干红,总可以了吧?”

“不用了,就这个吧,上次那瓶酒,我一点都没尝,”荆紫菱嫣然一笑,直若百花齐放一般地灿烂,不过,下一刻她就小嘴一抿,娥眉轻蹙,“这么大的本钱,看来,这次你跟我说的事儿,不会小……”

“你怎么就变得这么市侩了呢?”陈太忠瞪她一眼,很不满意,“不过就是让你充当两天我的女朋友而已,多大点儿事儿啊?”

“嗯?”小可乐眼珠一转,看看荆紫菱,再看看陈太忠,“有问题哦……”

下一刻,她就对陈太忠嫣然一笑,“不过呢,陈科长,你这个借口真的很烂啊,过时了……你想追紫菱,找一个好点的借口吧。”

“我要真的追她,那她不是成了你的婶子啦?”陈太忠瞪她一眼,他可不是一个容易被臊着的主儿,嘴皮子也便给得很,“就你话多。”

“你!”小可乐气得瞪他一眼,嘴巴也撅起来了,“要不是我爸让我尊敬你一点,今天……哼,有你好看的。”

“好了,一会儿多喝几杯,这酒不醉人的,”看她生气,陈太忠反倒是笑了,又转头看看荆紫菱,“明天晚上有空没有?”

“你好像拿定了,我会答应你?”荆紫菱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可你不想想,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呢?”

“多大点儿事儿啊?就两天嘛,”说着,陈太忠一指马小琳,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你看,小可乐的事儿,那么大,你一说话,我还不是答应了?”

“我好像今天不该来,”小可乐眼珠又转转,“不但成了灯泡,还成了陈太忠的炮弹,唉……我走我走!”

说是这么说,她连站起身的意思都没有。

“好像你有麻烦了?”荆紫菱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可是这个表情,却是显出了女孩张扬的青春中所特有的狡黠,“不跟我说说?”

“也没啥,明天蒙勤勤生日,”陈太忠一摊手,无奈地耸耸肩膀,“你知道啦,蒙勤勤……所以,我带你去赴宴。”

“那个女孩很难看吗?”小可乐又发话了,她显然听出了点什么,“还是说,你……”下面的话,她没再说,不过,看她那表情,就是傻子也知道,她想说的是——你是不是那啥完之后,不肯认账了?

龌龊!陈太忠又瞪她一眼,叹一口气,“啧,我怎么就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心思这么复杂呢?”

“蒙勤勤……”荆紫菱低声嘀咕一句,恍然大悟地看着他,“哦,她是想追你?还是说他家不愿意……”

“你也别问那么多了,我已经跟她妈说了,我女朋友是你,”陈太忠一抬眼,发现服务员已经端着高脚杯过来了,轻笑一声,“呵呵,量杯拿走吧,我们就这么喝。”

“你还真霸道了,”荆紫菱白他一眼,“好吧,答应你就答应你,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发问了,他只是怕被拒绝,至于说条件,却是不怕的。

荆紫菱眼珠转了一转,笑着摇摇头,“现在一下想不起来,反正,你记得欠我一个条件就成,人不死账不烂……嗯,菜来了。”

她想提的条件,还真的挺多,又想帮爷爷要几个字,又想帮哥哥弄点骨片,还想跟他比比谁更聪明,还有,一晚上是怎么背会两本字典的……

所以,倒不如暂时不去考虑,说不准哥哥那个工厂,还得要找陈某人帮忙呢,想到这儿,她居然很愕然地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似乎……需求挺多?

“没错,人不死账不烂,干杯,”陈太忠一举杯,心里却是颇不以为然,你要是敢有意为难哥们儿,那账该烂也就烂了……

陈太忠所说的路易十三度数不高,那纯粹是逗小可乐玩儿呢,谁想,小可乐的酒量倒是不错,一口接一口的,一点事儿没有。

倒是荆紫菱端着杯子,偶尔小啜一口,不但人美如花,姿态也极其雅致。

“路易十三,不是这么喝的,”三个人正吃得高兴,一个傲慢的声音响起,大家抬头一看,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多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浓眉大眼,长得很有男人味,气度不凡。

他说话之前,小可乐刚刚灌了一口,一听这话,就心生不喜,不过下一刻,她在年轻人身后发现了熟人,凌风跟着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走了过来。

“呵呵,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顾公子,”凌风笑嘻嘻地指指年轻人,又随手拍拍那女孩的肩膀,“我女朋友,小曼,呵呵。”

他似乎也喝了不少,人有点亢奋,然后又介绍了马小琳和荆紫菱,轮到陈太忠,他打个磕绊之后,直接就无视了。

那顾公子看到了荆紫菱的样子,登时就呆在了那里,好半天才摇头笑一声,“荆小姐,很高兴能认识你。”

一边说着,他一边风度翩翩地伸出了手,荆紫菱却是没有回应,只是微微笑一下,一指陈太忠,“这是我男朋友陈太忠。”

她见过动自己脑筋的男人太多了,这人虽然掩饰得极好,可眼神深处那丝垂涎却是瞒不过她,而且,她很不喜欢这个人的傲慢。

正好,前一刻陈太忠成了她的男朋友,现在她自然要拿来抵挡一下。

“哦?幸会,”顾公子不着痕迹地收回了手,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对陈太忠点点头之后,又转头去看荆紫菱,“荆小姐,请恕我冒昧,路易十三,不是这么喝的,这么喝,糟蹋好酒了。”

陈太忠一听这人叫“顾公子”,心里就有几分不爽,好像你多大来头似的,连名字都不介绍,来头再大,大得过罗天上仙吗?

等到他见这厮不理自己,只顾讨好荆紫菱,心里就更恼怒了,没错,哥们儿这男朋友是假的,可是你丫这么做,不是直接扫我面子吗?

“我的酒,想怎么喝就怎么喝了,”他冷哼一声,抬手打个响指,招呼过来服务员,“有活虾吗?称半斤来,今天心情好,想尝尝路易十三泡出来的醉虾!”

“粗俗!”那顾公子转头看他一眼,冷哼一声,满脸的不屑。

“你高雅?”陈太忠笑着看着他,一脸的阳光灿烂,“把你女朋友喊过来,我跟她好好聊聊,我就承认你高雅。”

顾公子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铁青,他转头看看凌风,“小凌,我现在很为难啊,要不要给你个面子呢?”

“顾哥,今天是小弟的好日子,算了吧,”凌风的初衷,只是想搂着小曼过来显摆一下,让小可乐看看,我现在的对象,一点不比你难看,或者还有余呢。

只是顾公子听说,有人在喝路易十三,又听说有一个惊世骇俗的大美女,一时好奇心起,也要跟过来看看,凌风有意巴结,就带他过来了,谁想到就弄到眼下这个地步?

“那你道个歉吧,我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顾公子好整以暇地看着陈太忠,轻咳一声,“其实我这人,很好说话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