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13章 麻杆打狼两头害怕

“请你回答,”见陈太忠这副模样,高个儿的眼神,再次凝重了起来。

“唉,你一定要知道吗?”陈太忠叹一口气,撇撇嘴,一副悻悻的样子,不过,他心里真的也挺腻歪的。

高个儿不说话,只是默然地点点头,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蒙艺书记的女儿蒙勤勤,”陈太忠看着他,再叹一口气,“后来,蒙书记的爱人尚彩霞也来了。”

咝~那三位听得,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小个警察才从浴室里转悠出来,片刻的愣神之后,轻蔑地哼了一声,嘴里蹦出一句风凉话,“不是杜毅省长的女儿?”

“你也就是这种素质,”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从床头拿过了手机,翻出通讯录给他们看看,“这不是?‘蒙艺宅’,你们可以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那三位交换个眼神,一时沉默无语,很显然,这人要不是个骗子,那就是真的认识蒙书记,否则的话,谁会闲得无聊,在手机里设置一个名叫“蒙艺宅”的电话?

紧挨着蒙艺宅的,还有“蒙通宅”,姓蒙的好几个,蒙勤勤也赫然在其上……

愣了半天半天之后,高个警察伸手去拿手机,可是下一刻手又僵在了空中,呆了半天之后,仿佛下定了决心,再向前伸去……

“等等,”陈太忠再叹口气,他真不想把这件事儿传到蒙艺耳朵里,“这样,我有个建议……”

他才一开口,那三位的脑袋就跟安了弹簧一样,齐齐地扭头看向他,三对眼睛中,流露出了太多太多难以言明的感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有惊讶、有迷惑、有愕然、有警惕、有问询、有思索……不过,两三秒钟之后,这眼神全部转化为戳破骗局之后,那种带点戏谑的得意了——原来这厮真的是在虚张声势啊。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以高个警察沉稳,都不能免俗,他轻笑一声,“还不到九点,‘蒙书记’应该还没有休息吧?”

有意无意地,他将“蒙书记”三个字,咬得格外地响亮。

“你这表情,我挺不待见的,”陈太忠皱着眉头一指高个,只是,下一刻他就又愁眉苦脸地叹一口气,“我不想让蒙书记认为,堂堂的正科级干部,成了什么嫌疑人,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哈哈,”小个子的警察再也忍受不住了,放声笑了两声,才用异常轻蔑的口气发问了,“那以你的意思,这个电话,最好是不要打了?”

“嗤,”陈太忠还他一个冷哼,用手一指对方,无奈地摇摇头,“我都不知道该说你是先入为主呢,还是说智商低下,素波的警察素质,都像你这么低就完了……”

听到这话,高个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了,“那你说你的建议,不过,我真的知道,为什么老童对你咬牙切齿了。”

显然,领教过陈太忠的牙尖嘴利之后,他真的有点不满意了。

“我建议你们换一种询问方式,”陈太忠也不理他,自顾自地说,“你们就说,在KTV包间捡到一条项链,顺着消费记录找到了我,了解到可能是蒙勤勤或者尚彩霞丢的,所以,冒昧地给蒙书记家打个电话,核实一下,明白了没有?”

“切,那你先给我条项链……”小个警察的话还没说完,高个就拽了他一把,不让他继续说了。

“这么一来,你们也能证实了,我也省得丢人了,”陈太忠也不理这三位了,昂然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顶,一副听天由命的架势。

“说句实话,这也是为了你们好,听不听随便你们,我丢了人,还有机会解释,不过是个误会,你们呢……呵呵,不知道蒙书记会不会因为你们大公无私,找证人找到省委书记家,而颁发个‘铁面无私’的锦旗给你们?”

这话说得浅显易懂,对面三位都听明白了,人家是在说,你们打电话的时候,最好考虑一下说话方式,要不然,这厮固然会没面子,但是,你们自己也掂量掂量……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高个儿对这话,深表赞同,而且这一刻凭着直觉,他已经相信了陈太忠前面说的话,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真的。

不过,这个电话不打是不可能的,他要对得起这身警服,略一迟疑,他又向陈太忠的手机伸出了手……

“等等,”这一次,是小个儿说话了,他终于弄明白了陈太忠的意思,一时心里就有点底虚,“头儿,我在凤凰警察局,有同学呢,要不,我先打个电话问问?”

他的意思是说,落实一下,凤凰招商办有没有陈太忠这么一号人物,要是此人真是在册的国家干部,那么暂时放缓给蒙书记打电话也无所谓,有名有姓的,还跑了他不成?

说句实话,给省委书记家打电话求证某些事,还真的挺考验人的胆量。

高个儿一听乐了,紧接着就是一声如释重负的长叹,“哈,不用你提醒,我在凤凰也有警校同学呢,嗯,我给他打好了。”

“不用了,我手机上就有王宏伟电话呢,”陈太忠翻翻眼皮,还是不看这三位,不过,他又叹了一口气,“你们要不信,直接打凤凰市的110,随便一个人都知道陈太忠。”

我靠,这家伙不是一般地狂啊,高个儿看看小个儿,终于拿定主意了,“那谁,你打110,我打我同学电话,陈科长真金不怕火炼,咱们小心求证,那也是对案子负责。”

这一刻,他对陈太忠的信任度,已经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了,所以言语上,就潜移默化地变得客气多了。

什么都可以假冒,110报警电话总不可能假冒,一个地级市的110随便一个人都知道陈科长——这得多大名气啊?

装逼固然能引来别人的敬畏,但是到眼下这个地步,一个电话就可以戳穿骗局的时候,还敢装逼,那就是二逼了。

而陈太忠的话,逻辑上一直很顺畅,没有什么解释不通的——是的,警察断案,逻辑不能成为证据,但是绝对会影响到人的主观认识,他的表现一直也很自然,后来虽然有点失态,却是有大家都能理解的顾忌。

两人打通电话之后,没说几句,脸色都是齐齐地一变,高个儿嗯嗯啊啊地拿着手机去房门口说话了,小个儿挂了电话之后,却是愣一愣神,转身也向门口走去了。

陈太忠当然听得到对方说什么了,110的那位说话倒还客观一点,“陈太忠?嗯,我想想……啊?是他?”是的,除了那声尖叫,其他都还算正常。

高个儿的朋友,说话就不厚道了,一听“陈太忠”三字儿,张口就是,“啊,是瘟神?他去你们素波祸害去了?”

我靠,哥们儿瘟过你吗?陈太忠有点郁闷,看看那位一直站着笔直、一言不发的武警,无奈地笑笑,“这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

那位看看他,却是继续一言不发,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不过陈太忠感觉得到,这位对自己的戒备心少了很多。

高个儿打完电话后,笑着走了过来,“呵呵,没想到陈科长在凤凰真的挺有名,跟王局长都很熟呢,这次来素波……打算学习过久?”

显然,这位是听说陈太忠的一些事后,开始打退堂鼓了,刚才双方的情绪微微有点对立,所以他打算缓和一下气氛。

可陈太忠不想在这些无关的事情上花费太多的时间,雷蕾还在卫生间呢,于是笑笑,指指自己的手机,“你要是不想给蒙书记打电话,那就给王局长打一下吧,王局跟蒙书记家也有联系,他能帮你问。”

高个犹豫半天,最终还是笑着摇摇头,“呵呵,算了,我觉得是个误会的可能性很大,都怪那姓管的王八蛋,瞎折腾人,好了,陈科长你休息吧,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说完,三个人竟然就那么扬长而去了。

走出门口,小个警察轻声问自己的领导,“头儿,这家伙的身材跟打匿名电话的人挺像的啊,又跟管志军有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