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12章 学学唐僧

“不行,你看,我对你多好!”雷蕾一把攥住陈太忠的手,不依不饶地摇着,“你一有事,我马上就到了,还有……我还是第一次跟老公以外的人……那个。”

“可你是记者啊,”陈太忠不为所动,“我怕你管不住自己的笔头子。”

“笔你个头!”雷蕾拿着筷子,轻轻地敲着他的手,“我知道的隐秘多了,跟你讲过没有?枉我把你当作最值得信赖的……情人呢。”

“好好好,我讲,我讲!”陈太忠没办法了,事实上,雷蕾释放出的那种信赖,他真的能感受到,“其实吧……”

当然,指望他全讲出实话,那也是不现实的,无非就是跟那些晴色小说作家一般,关键部分是要打上一层马赛克的。

一小时之后,两人终于吃完了漫长的一顿饭,不管怎么说,有了这顿饭,两人的关系,就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以前只算得上是炮友,现在却是比较贴心的人了。

回到房间,两人又进了卫生间,黏黏糊糊地腻在一起,洗上鸳鸯浴了。

正洗得热闹,猛然间,房间的对讲门铃响了,房门也被擂得震天响,雷蕾吓得登时就僵在了那里,陈太忠也是一愣,“呃……不会这么夸张吧?”

“不会是警察吧?”雷蕾是真的有点担心,现在已经八点多了,孤男寡女在一起,实在没办法解释,更要命的是,她还是已婚女人,不但有家庭,还有一个不错的工作。

“该怎么办啊?”

“呆在这儿,别动,”陈太忠迅疾地做出了反应,接着赤着身子走了出去,大声发问了,“谁呀,大半夜的?”

“是陈太忠吗?我们是警察,”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过门外的警察似乎态度还行,从猫眼处出示了一下工作证——西城分局的,“请你开门,我们有点事情想跟你了解一下。”

“我说,正洗澡呢,等一下啊,”陈太忠的脑瓜飞快地转了起来,终于叹口气,手一挥,将雷蕾的衣物和手包全部收进了须弥戒。

又得暴露了,这一刻,他心里的纠结实在没办法说了,不过,好歹刚才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谈得不错。

他走进卫生间,轻轻拍一下雷蕾赤裸的肩头,“好了,别怕,就站在淋浴下,别人看不见你的,相信我。”

一边说着,他一边丢了一块浴巾给雷蕾,顺便又取了一块浴巾,围在自己腰际。

可是,雷蕾又怎么可能不怕?说不得拽了陈太忠的手,“太忠,不行吧?我真的很怕啊……”

啧,这都火烧眉毛了,你还长长短短的?陈太忠脸一沉就想发火,不过,看到雷蕾吓得脸白得跟浴缸有一比了,心登时一软,抬手替她把浴巾围好。

“先围上,”陈太忠一边说,一边丢给她一个隐身术,自己也快速地隐身一下,又现出身来,“看到了吧?你站着别动,没人会发现你。”

雷蕾登时呆在了那里。

如果能看到她现在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的,陈太忠这么想着,走到门口开了门,“进来吧。”

进来的是俩警察,还有一个穿着草绿军服的武警,高个警察眉毛皱皱,“怎么回事?半天才开门?”

“我在洗澡啊!”陈太忠白他一眼,没好气地回答,“我总得把肥皂什么的冲一冲吧?谁知道你们呆多长时间呢?”

当然,他身上的水珠和半掩着门的浴室里蒸腾的水汽,证实他的不满和借口都是有原因的,一时间,这三位倒也不好说什么。

小个子警察手上拿着一张纸,一边看着纸上的素描人头,一边上下看看陈太忠,“你……把头发擦一下,脸上的水也擦一擦……”

“咦?我说你这是什么态度啊?”陈太忠有点不高兴,“擦就擦呗,这么说话?说个请字会死人啊?”

“你!”小个警察登时就是一愣,高个拍拍他的肩膀,大家都是查了住宿登记簿的,“算了,人家是科长呢,有点官威难免嘛……”

这话说得阴阳怪气的,充分地显示出了执法者面对强权时的无奈,不过,陈太忠对这种话倒是不介意,他打开浴室门,大大方方地拿出一块毛巾,擦擦头脸,嘴里还发问呢,“找嫌疑人?”

“你没有必要知道,”小个警察终于逮着机会发作了,冷冷地回答,“请你抬头让我看一下。”

“看吧看吧,”陈太忠很无所谓地任他上下打量,笑着回答,“我干过政法委书记,无非是想提供点帮助,呵呵。”

那三位不理他,不过他还是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叨叨,“辨认嫌疑人,其实很多时候呢,并不是要照着素描来对,你们更要注意的,是观察对方神情,尤其是眼睛,和下意识的动作,比如说这位……”

他一指高个儿警察,“呵呵,这位同志做得就不错,他一直在盯着我看,所以,一看就是刑侦经验比较丰富的,而你呢……”

小个警察受不了啦,再次很没礼貌地打断了他的话,“我说你是警察还是我们是警察?”一边说着,他一边看看高个,“有五分相像……个头和身材很像。”

“嗯,”高个点点头,和颜悦色地看着陈太忠,“能看看你随身携带的衣物吗?”

“看吧,”陈太忠笑着一摊手,他已经看出来了,那张画像,画得就应该是自己,大概,是打举报电话的时候,被人注意到了,还好,那时他将自己模糊化了一下,所以摊主的记忆不是很清晰。

可是,他们怎么能找到这儿来呢?这让他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倒是不怕对方看衣服,因为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所以,他一边打开衣橱,一边继续喋喋不休。

“来素波我带的衣服不多,不过,车里还有两件,我身体比较好,没必要穿得太多,万一有个刮风下雨,大风降温的,根本不怕,我从小到大都没感冒过,这主要是因为我喜欢锻炼……”

“你能不能不说话啊?”小个警察实在受不了啦。

我说话主要是为了分你们心神,你以为我喜欢说啊?陈太忠悻悻地翻个白眼,无奈地看看高个警察。

“我知道你身体好,一个人打俩歹徒,”高个笑嘻嘻地看着他,目光如炬,“呵呵,在派出所还敢打警察。”

“那怪我吗?”陈太忠愣了一下,隐隐觉得今天的事儿,似乎不是很好收场了,西城分局,可就是管着南关派出所的。

想到这儿,他脸上的笑容,就略略地变了一点味道,“原来……你们是打着幌子,来公报私仇的?呵呵,劝你一句,悠着点,别伤着自个儿。”

“你跟南关的事儿,不归我们管,”高个儿一直在观察他的反应,见他隐隐有变脸的意思,心说这才是正常的反应,一时就松懈了一些,“我们只是了解了一些情况。”

“不归你们管就好,”陈太忠懒洋洋地哼一声,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地冷了一点,他转头看看小警察,“我说,就这么几件衣服,你看不完啦?”

“你的车在下面吗?”小个警察觉得有点冤枉,他一直在四下打量,看屋里还有什么藏衣服的地方没有呢。

“在,”陈太忠看着他,声音越发地阴冷了起来,“你们要是能等二十分钟,我洗完澡,带你们下去看车。”

“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你在什么地方?”高个儿突然发问了,颇有点让人猝不及防的感觉。

“在锦园喝酒,然后睡了,”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回答。

“谁能证明?”高个儿的问题跟着就来了,是的,这是一个常见的技巧,逼迫式发问,不但能让对方感受到压力,还能主导对方回答问题的节奏,一连串问题问出来的话,冷不丁挑个致命的漏洞出来,成功率比较高。

“啧,”陈太忠叹口气,脸色变得沉重了起来,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

这原本是他跟蒙勤勤喝酒时就计划好的,蒙书记的女儿挡驾,谁还敢再问?但是,今天下午跟尚彩霞的谈话,让他隐隐生出了一种疏离感,是的,他不想跟蒙艺扯得那么近了。

当然,他还有一个顾虑,上次来素波,就招惹了警察,这次来又是,总不能把臭名声带到素波吧?

退一步讲,就算别人知道了无所谓,可听到蒙艺耳朵里,人家会怎么想?这陈太忠也太能折腾了吧?这么不稳重的干部,能大力使用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