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08章 军械库失窃

天南省军区是很大的,要是加上外围的招待所、宿舍、宾馆、干休所之类的,就更大了,足足有一千亩地还出头,不过,陈大仙人有“天眼”这种锐利无比的作弊工具,还是很顺利地完成了计划。

当然,为了让管志军尽早地被抓获,他并没有忘记将那个小库房厚厚的墙上捣一个大洞出来——万一这儿不是什么重要地方,仓库保管员隔那么三五天才来看看,哥们儿岂不是会多站几天岗?

事实上,军区的反应,比他想像的要快得多,虽然后半夜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但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还是有人发现了库房失窃——陈太忠将砖头扔得东一块、西一块的,这位踩着砖头摔倒了。

军械库失窃!丢失步枪弹若干也就算了,居然还有班用机枪和四零火箭筒,两具做演示用的八十二毫米无后坐力炮!

这就再怎么都掩饰不住了,丢失一两把手枪的话,倒还能外松内紧地调查一下,可连炮都丢了,谁敢遮着挡着啊?

而且,小库房墙上那个大洞,怎么看怎么扎眼,路过的人不可能不心存怀疑的……

当然,陈太忠不知道这些,等到早晨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又面临一个选择:是去老市委大院门口堵管志军,还是去军区门口探听风声?

还是去日报社吧,哥们儿真命苦啊,他拿定了主意,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出去先鬼鬼祟祟地打了一个举报电话。

“省军区吗?我……我就是一热心群众啊,”陈太忠将自己的脸弄得模模糊糊的,背着摊主打电话,“今天早晨,我在路边小便,嗯,我不太讲公德,发现……”

打完电话,他就去日报社了,这次他倒是没有开林肯车,而是打车去的,找个报摊买份报纸,在马路上来来回回走着看,下定了决心,再见到管志军的话,二话不说先丢个束缚术再说。

只是,他的个头和身材,实在很难让人忽视,就在他折返到第二百五十圈的时候,雷蕾那个多嘴的男同事发现了他,“雷蕾,那不是你家……”

他还要口齿轻薄,不过想想这么对有麻烦的同事,还真是有点过于不厚道,终于改了口,“那不是凤凰的陈科长吗?”

“是吗?”雷蕾站起身来,走到窗户口一看,当然,陈太忠的身影,她是一眼就能辨出的,“呵呵,还真是这家伙,我这也算好心有好报。”

说着,她转身坐了回去,这是撇清的意思,不过她的心里,却是暖洋洋的,太忠还算有情义啊,当然,她嘴上说的,就是另一回事了,“这个姓管的真不是玩意儿,怎么不老天开眼劈死这个混蛋啊?”

那男编辑却是好奇心起来了,还在那里盯着看,“小雷,你说管志军今天会不会来了……要不行我帮你跟市局打个电话招呼一下?咦……”

这一声,他拉得好长好长,随后疑惑地挠挠头,“这家伙……这家伙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

“走了?”雷蕾抬头看看自己的同事,却是再没往窗户边上走,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走了就走了呗,大不了一会儿管志军来了,我躲出去……”

话是这么说的,但她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实在不得而知了。

陈太忠是走了,不过,他是接了电话,知道管志军已经被军区的人带走了,才施施然离开的。

来电话的是王浩波,事实上,自打知道陈太忠同管志军叫上劲儿之后,他还是托了水利局的两个朋友,代为关注一下此人。

就在刚才,一个朋友兴高采烈地打电话告诉他,“管志军被带走了,被部队上的人带走了,嗯,还有几个武警……看起来事情很大条……”

管志军觉得自己很倒霉,今天本来说是要直接去日报社的,谁想单位里来了电话,要管副科长按时来上班,因为有重要会议要开。

管志军上班从来都是吊儿郎当的,不过,破落户嘛,一般也没人去招惹,丫不在单位,大家还舒坦一点,免得一不小心生出点事端来,反正领公家的工资,谁爱歪嘴谁歪嘴去,不关俺事。

可是单位通知开会,那他也不能不去,说不得只能悻悻地嘀咕两句,不情不愿地去上班了。

谁想,单位里找他并不是开会,而是局里一把手向局长找他谈心,雷蕾的父亲雷老书记也被这事儿惊动了,托关系找到了向局长,要他帮着压压管志军。

要是别的事儿,管志军还要卖几分面子给向局长,不过一听是这事儿,就不干了,“向局,要是工作上的事儿,那没得说,可是这是我的私事儿……”

单位里就是这么回事,想活得自在点的话,要不就像陈太忠的父母一样,低调地谁都不去招惹,要不就像管志军一样,操蛋得出了名,也没人去碰,那些半混不混的,反倒是最容易受人欺负。

向局长知道这家伙操蛋,一般也不想招惹,反正这厮也再没上进心了,不如就由着丫去,可是今天,托他的人跟他关系不错,少不得就想苦口婆心地再多说两句。

可是这么一来,管志军不干了,拍着桌子瞪着眼,“向局,在别人面前,我是给你留脸了,不过在你办公室,我就不怕说了,这事儿没得商量,你要真想插手,那你就试试……”

他这话说得有礼有节的,又有奉承还又硬气,可见,破落户的破落,大多是要归到性情的缘故,做事的手段却也不会很差。

向局长被这软钉子顶得一愣一愣的,有心发火吧,还真怕这家伙破罐子破摔,正犹豫呢,局长办公室就被推开了,呼啦啦闯进来十几号穿着军装的,手上的枪都是平端着的。

“你们……”向局长还没反应过来呢,管志军就被人按倒在地了,局长大人的脑门上也被枪顶住了,“不许动。”

下一刻,有人跳过局长的办公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双手一搂,就扼住了局长的脖子加双臂,专业的捕俘手,效率绝对是一等一的。

“这是管志军?”这时候,才有人发话了,看看地上被按倒的管志军,再向局长,“你是谁?”

“我……我……”向局长脖子被扼住了,说话实在不利索,他心里这委屈就大了去了,这我的办公室啊,你们问我是谁?真是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