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07章 尚彩霞出面

两人吃完饭,大概就是七点四十了,于是,相偕着去锦园附属的KTV去唱歌,蒙勤勤的嗓音还行,比蒙晓艳强一点,不过音拿得不准,很是考验人耳的忍受力。

不过,陈太忠不在乎,蒙勤勤站在那里唱,他坐在那里灌啤酒,只是在蒙勤勤唱得告一段落,停下来的时候,才鼓鼓掌,“好,唱得好,勤勤,你是我遇到的唱得最好的女孩儿。”

可是有些事情实在是可一不可再的,时间一长,蒙勤勤就发现这厮是在胡说八道应付差事,纯粹地拍马屁而已,少不得就要拽他起来唱个合唱。

到最后,两人玩得高兴,居然坐在沙发上,玩起“吹牛皮”掷骰子来了,输的喝酒。

这一刻,蒙勤勤早把那点戒备心理扔到九霄云外了,于是,九点很快就过去了,而她也喝得有点打晃了。

陈太忠发现蒙勤勤不行了,这酒就说成啥都不喝了,哥们儿还指着你做见证呢,一看时间,九点半了,“勤勤,玩儿也玩儿好了,你该回了。”

“再吹两把,不行,你作弊,总赢我,”蒙勤勤输得有点眼红,“连赢你三把我就走人。”

我要作弊,你一把都赢不了!陈太忠心里冷哼,嘴上却是冠冕堂皇,“走人了,我这人生活很有规律的……”

说着,他就拽了蒙勤勤起来,不由分说往外走。

蒙勤勤正扭着身子不甘心呢,一个面相雍容的中年女人推门走了进来,正好听见蒙勤勤嘴里的唠叨,“我不回家,赢了你我才走……呃,妈?你……你怎么来了?”

“勤勤你怎么喝成这样啊?”进来的正是尚彩霞,见眼前这副狼藉样,她心里自然是不喜的,不过,她跟蒙艺生活了半辈子了,就算再没有城府的人,也培养出来一点了。

“这位是……”尚彩霞看看陈太忠,再看看小脸喝得红扑扑的女儿,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她当然知道这是陈太忠,凤凰牌子的林肯车接走的,那还能有谁?她这么问,不过就是要看看勤勤怎么回答自己。

知道蒙勤勤被陈太忠接走后,尚彩霞就有一点若有若无的不舒服,而且,蒙勤勤平时不回家吃饭,总是要打个电话的,而今天她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心里更不高兴了。

可是,陈太忠住哪儿,她也不知道,而这事儿又不合适大张旗鼓地去问询,所幸她想起来了,上次小陈跟晓艳那档子事,是在锦园发生的,存了个侥幸心理打到前台一问,结果,这家伙还真住在这儿。

好久没出去吃饭了呢,想起来这个,尚彩霞也约了俩朋友潇洒去了,蒙艺回家吃饭的时候太少了,蒙勤勤不在家,她还真有点闷呢。

她的这俩朋友里,就有拐着弯能找到锦园老板的,然后就托锦园的人关心一下陈太忠的住房,勤勤还小不懂事儿,跟陈太忠开房的话就很糟糕了,当然,要是整出像上次那样大动静的事,老蒙都得跟着掉面子。

她这朋友面子也比较大,锦园的老板顺着陈太忠手上的房卡,就摸到他吃饭的包间去了——锦园的硬件设施一流,用的是那时比较流行的“一卡通”,就是说交了押金拿了房卡,在锦园里不管是餐饮、健身还是娱乐,统统可以用房卡刷卡。

所以,陈太忠和蒙勤勤在包间里吃完饭,一结账就被锦园的人发现了,接下来的事儿,那也就不用说了。

尚彩霞这俩朋友并不知道陈太忠是何许人,笑着打问一下,尚彩霞也只能含含糊糊地托辞说是老同学的孩子,从家里偷跑出来了,然后……她代为关照一下。

她吃完饭回家之后,看看都过九点了,蒙勤勤还没回来,保姆小赵说蒙勤勤打了电话,要晚点回来,这下尚彩霞坐不住了,转身直奔锦园而来。

好在,一进屋,她听见的是蒙勤勤要喝,但是陈太忠要让她回家,所以,两人就算在拉拉扯扯,她的怒气倒也没升到顶值。

“他是陈太忠,妈,”蒙勤勤喝得其实不算太多,脑瓜还清醒,就是身子有点打晃,她冲陈太忠又笑笑,“这是我妈,咦……”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转头看看自己的母亲,“你怎么会来这儿啊?我没跟赵姐说我在这儿吧?”

看着女儿红扑扑的脸庞和醉态可掬的样子,尚彩霞心里,没由来地涌上一丝温馨,这一刻,她好像又看到了勤勤年少时的那份天真烂漫。

唉,女大不由娘啊,她心里叹口气,没回答女儿的问题,而是冲陈太忠点点头,“嗯,我听说过你,不过你们出来玩,也该早点散才对,勤勤是女孩子。”

“我想让她回的啊,”陈太忠觉得挺委屈的,登时就忘记了自己还打算装醉呢,不过这种情况,他也实在没办法装醉,表现出一点点酒意即可。

要不然人家尚彩霞还不定怎么想呢——最起码,孤男寡女一起酩酊大醉,一个“不够稳重”的帽子是跑不了的。

这一刻,他有点欲哭无泪,好不容易算计得好好的,就是在即将水到渠成的时候,居然横生枝节,直接让他的“大计”胎死腹中。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这次来素波,就是诸事不顺遂呢?

好在,尚彩霞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只是冲着他点点头,淡淡地说了一句,“那我们先回了,你俩有什么事,明天联系吧……”

先不说陈太忠的反应,只说尚彩霞带着蒙勤勤回家,一路上都是绷着脸不理自己的女儿,蒙勤勤倒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异常兴奋。

直到她发现母亲的神色不对,才悻悻地闭了嘴,心里也有点打小鼓。

回到家中,尚彩霞才发现,老头子书房的灯亮着,人已经回来了,不过她没心跟蒙艺说话,直接扯了蒙勤勤坐到沙发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女儿,“你俩,是谁先给谁打的电话?”

“我先给他打的,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啦,”蒙勤勤有点不高兴母亲的态度,不由得噘起了小嘴,“我都说了,三十岁以前不耍朋友不结婚。”

“耍朋友”是尚彩霞的家乡话,就是处对象的意思,不过,天南省这里不流行这么说,蒙勤勤现在这么说,显然是对母亲挺不满意的。

一听这话,尚彩霞心里,没由来就是一酸,我是不是管这孩子管得太多了?三十岁,那可是老姑娘了。

再想想刚才蒙勤勤那天真烂漫的样子,她的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儿了……

不过,这件事,终究是不能由着性子来的,念及这个,她伸手摸摸蒙勤勤的头发,和蔼地笑笑,“好了,大姑娘家家的,大半夜不回家,你还有理了?”

“我们正要回呢,”蒙勤勤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太合适,不过,“现在不算太晚啊,小陈肯定会送我回来的。”

天可怜见,真相总是很残忍的,陈某人是想让她送他进房间,见证一个“醉汉”的诞生呢,还好,事情并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尚彩霞没搭理女儿,不过,最初的震怒过后,她现在的心情,已经很平和了,其实说穿了,这就是年轻人在一起一次普通的聚会嘛,大家玩得都很高兴,也都没丧失理智。

蒙勤勤的朋友并不多,而她还是个比较喜欢热闹的性子,做母亲的深知这一点,心里居然隐隐有了点悔意,女儿好不容易尽兴这么一次的。

当然,这悔意真的只有那么一点,下一刻,她就在考虑另一个问题了,我是不是该找姓陈的那小伙子谈一谈呢?

就在这个时候,蒙勤勤又发问了,“对了,妈,你怎么……能找到那儿去啊?”

“还不是操心你?”尚彩霞眼睛一瞪,见女儿脸上有点惊恐,禁不住展颜一笑,“好了,我跟你简阿姨她们在锦园吃饭呢,正好就看到了……”

这话说得语焉不详,不过蒙勤勤也没往心里去,她想的问题,恰恰正是尚彩霞担心的问题,“妈,你可别为难人家小陈啊,他跟晓艳姐关系挺好的,我们真的只是随便坐了坐。”

“妈该怎么做人,用得着你指点?”尚彩霞脸一绷,有点不高兴了,“没大没小的,好了,喝了这么多酒,睡去吧……”

这个时候,陈太忠躺在房间里,头枕双手琢磨着:只有刚才的服务员觉得我喝多了,这个……合适不合适出手呢?

想到这里,他就禁不住要抱怨一下:这个尚彩霞,你迟不出现早不出现的,非要在关键的时候来这么一手,有意思吗?

当然,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自怨自艾的人,下一刻他就把这牢骚抛到了一边,算,没了见证就没了见证好了,这个管志军,那是不能不处理的。

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了,陈太忠又耐心地等待一阵,将房里的假象布置妥当,在凌晨零点三十分左右,潜入了素波的夜色中。

天南省军区在双龙区的八一路上,这个他已经摸得滚瓜烂熟的了,现在他只需要进去踅摸一下,到底有什么东西可以拿。

必须承认的是,陈太忠并不是特别操蛋,他并没有打机要室或者作训处之类科室的脑筋,他只是瞄准了军械库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