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06章 敏感的勤勤

你无聊不无聊,关我什么事啊?不知道为什么,蒙勤勤听到这话,觉得心里怪怪的,“你这人废话真多啊,快点来。”

“是这样,那个……你今天能不能晚点儿回家?”陈太忠拿定主意了,有些话就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多陪我一会儿?”

“你怎么说话呢?啊?”蒙勤勤被这问题问得脸红脖子粗的,一时就有点恼怒,“陈太忠你到底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啊,”陈太忠满脑子正琢磨,该去军区偷点什么东西塞到管志军家呢,一时就没反应过来,“我是说,你不陪我,那我就找别人陪我了,请你吃饭也就得改天了。”

这家伙……是在暗示什么吗?蒙勤勤也被他这话说愣了,这个混蛋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告诉我说他要找小姐吧?

“你先来再说吧!”她果断地压了电话,却猛然间发现,自己的心跳得有点快。

蒙勤勤跟母亲谈话之后,当天下午就给蒙晓艳打去了电话,东拉西扯半天之后,才看似无意地问了一句,“……党校的函授开课了呢,对了,陈太忠来没有?要不要我再帮他安排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蒙勤勤说陈太忠,蒙晓艳心里就有点古怪,不过,她当然不能说陈太忠已经去了,自己有意不告诉这个堂妹,要不然勤勤还指不定做出什么呢。

“呃,我好久没见他了,嗯,应该是去了吧……现在学校刚开学,我实在太忙了,”她沉吟一下,知道这事儿已经如此,既然无力挽回,那倒不如做个空头人情了。

“你不是有他电话吗?自己联系他吧,我也不知道他要不要房间,反正……那家伙有钱,住宾馆也住得起。”

她这话的意思,就是让蒙勤勤不要看自己的面子,可是蒙勤勤一听,反倒生出点奇怪的感觉,你俩不是恋人吗?怎么连彼此的行踪都不知道呢?难道说……小陈不是你的白马王子?

当然,蒙勤勤跟堂姐打听明白之后,也没给陈太忠打电话,他来了素波,肯定是该联系自己的嘛,就算不联系自己,省委书记家……他还不得走动一下?没人这么傻,有近乎不知道套的吧?

可是,等了两天之后,她还没等到陈太忠电话,正是刚才,她人事教育科里的职工牛小芳,猛然发现她手上的钻戒不见了,很诧异地问了一句,“秦姐,你的戒指呢?芬迪帅哥跟你吹了?”

由于陈太忠上次穿的是罕见的芬迪皮衣,所以,他在中行的几个女士口中,有了一个比较好听的外号,叫芬迪帅哥。

当然,陈太忠若是听到这个外号,肯定不会觉得荣幸,因为他对那种不伦不类的西方名字很不感冒,但是话说回来,就算是他自己再不喜欢,也得承认,这个外号比五毒书记或者说瘟神之类的,要顺耳得多。

“都说了那是我妈的,”蒙勤勤瞪她一眼,想到老妈把戒指拿走也不戴,心里就有点倾诉委屈的欲望,顺着性子就给陈太忠打了一个电话。

谁想到,那家伙竟然满口不着边际的话,这让她有点奇怪,她正胡思乱想呢,手机响了,“喂,我到了,下来啊。”

陈太忠来得挺快的,不过想想这一下午东城区西城区的乱窜,心里有点好笑,哥们儿以后不当官儿了,可以来素波做出租车司机嘛。

他心里正怪话连篇,车门无声地打开了,蒙勤勤坐了进来,两人已经熟稔多了,她倒也没怪他不出去等,“去哪儿吃?”

两人都没注意,有个保安状若无事地四下走动着,却是正在用眼角的余光瞟着这辆车。

“随便你了,我就是一土包子,”这种话,陈太忠自谦可以,别人说,那就绝对不行的,不过他不熟悉素波,倒也是事实。

可这个问题又让他想起了一件比较纠结的事情,“嗯,最好是特色,我还真不知道,素波有什么特色菜,什么地方做得好呢。”

是的,他一向不善于挖掘特色菜,在凤凰被人笑话好几次了,这让陈某人有些耿耿于怀,不过,有一个问题很关键,“嗯,最好在西城区。”

“特色菜都在东城区和宝兰区呢,”蒙勤勤看他一眼,有点奇怪,“为什么一定要去西城区呢?”

“因为我在锦园住啊,”陈太忠很专心地开车,现在他的技术好一些了,但是眼下正是下班高峰,他要集中一点注意力,“喝好了正好去睡觉……”

怎奈,他这邀请见证的意思,又被人误会了——事实上,对于这样的话,一个思维正常的人,不可能能够正确理解他的意思,蒙勤勤也不例外。

不过,蒙勤勤的主意也多,只当是没听见了,“嗯,好吧,锦园的汤包和酱爆鳝就算得上素波特色了,咱们就去锦园吃好了。”

接下来的事情,那也就不用说了,陈太忠在没命地灌自己,就连今天没下雨,那也是喝三杯的理由——至于蒙勤勤喝不喝,他是不管的。

蒙勤勤一开始,就怀疑这厮别有用心,可是,见他不住地喝酒,心里就起了点疑心:为什么他不灌我,只顾着自己喝呢?

还好,这年头的女孩,都比较聪明,她很快就得出一个结论:这家伙,很有可能是在为“酒后乱性”找借口。

那么,她事先想好的对策,就发挥出了作用,等到七点十来分的时候,两人刚吃了半个小时左右,正是气氛热烈之时,蒙大小姐的杀手锏拿出来了,“我得回了,陈太忠,我家人……一向看得我很紧的,他们很注意影响的。”

你敢得罪省委书记及其夫人吗?再给你一个胆子!

“不是吧?”陈太忠登时傻眼了,我靠,这时候你让我再到哪里去找人啊?这个点钟,请人吃饭的话,那可是真的不合时宜。

当然,再拖一天,也是没有关系的,不过,多拖一天,他就得多一天去日报社站岗,冒充钟馗,以驱散管志军这小鬼。

其实,只是多站一天,那都无所谓,耽误一天课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人帮他记笔记划重点呢,可问题是,他站在日报社门口,很容易引起别人说三道四啊。

人言可畏!

不止是雷蕾这已婚妇女,就是他这未婚青年,也受不了这个,他还想着上进呢,传出点桃色绯闻来,对科级、处级之类的干部,杀伤力真的是比较巨大的。

所以,他真的不想再错过一天了,说不得,他只能正视着蒙勤勤,态度极其诚恳,“我说勤勤啊,我只是闷得慌,想跟你坐一坐、聊聊天、喝喝酒,真的没别的意思,要不,你打个电话跟家里请个假,就说跟小陈我在一起喝酒呢,成不?”

这话有点大,人家蒙书记凭什么认你?不过陈太忠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蒙书记对自己还算看重,而且,我是你蒙艺手下的兵啊,玩花样也不可能玩到你头上是不是?

但是这话听到蒙勤勤耳中,那就有了别的味道了。

其实,很多聪明的女孩,并不是那种单纯地为了反对而反对的主儿,大多时候,她们只是自矜身份,不想因为轻浮等嫌疑被人小看。

蒙勤勤,是个聪明的女孩儿。

看到他这副样子,她觉得,自己或者是错怪了他了,略一沉吟,她叹一口气摸出了手机,直勾勾地看着他,“那你说几点?”

“锦园有KTV呢,”得寸进尺这种事,是个男人就会做,陈太忠也不例外,见她松口了,就蹬鼻子上脸了,“喝完去唱一会儿,九点吧,成不成?”

他想喝多,又想表现得自然一点,那时间就要充裕一些,难道不是吗?

“那我让小郭来接我,行不行?”听到九点这俩字,蒙勤勤松了一口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股若有若无的失落感又涌上心头,少不得,她就要试探一下。

“行啊,那最好了,”陈太忠一龇牙,高兴得差点蹦起来,多一个见证,那是好事儿啊,一个是蒙书记的女儿,一个是蒙书记的司机,再合适不过了。

见他这副喜出望外的样子,蒙勤勤的心,又略微地向下沉了一沉,所以,当着他的面,她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赵姐,我是勤勤啊,跟我妈我爸说一声,今天跟几个朋友吃饭,晚点回去啊。”

赵姐是蒙家的保姆,不过,陈太忠正为找到了证人而欢喜,却是没有注意到,蒙勤勤并没有说要几点回去,也没有说要小郭来接。

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注意到,接电话的是赵姐,而平日里,七点多这个时候,接电话的多半应该是尚彩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