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04章 帮忙者

当然,在钱这一点上,大多数警察还是比较有担当的,欠苦主的钱……我们认,不过,等等成不成啊?这个,经费紧张嘛。

当然,这一等,没准十年八年地就过去了,几茬人换过之后,到时候苦主想打官司,都找不到合适的被控诉主体。

所以,遇到这种有担当的,还不如遇到那种没担当的,直接断了你的侥幸心理了,倒也省去许多牵挂,“追缴回来的钱就这么多,其他的都被罪犯挥霍掉了,嗯,不过,他们不能积极退赃……会重判的。”

这话听起来,多少倒还让人舒服一点,虽然没拿上钱,起码气儿消了不少。

正是因为如此,那个管志军,就敢狮子大张嘴地报案,标的有了,剩下的就是把那两万凑齐了,而且在相关人等的操作下,没多少人在意这一笔钱上的出入。

实在有人追查,大不了就说当时天黑,大家没发现这笔钱,怎么,谁还能控制太阳的起落不成?

陈太忠干的是街道办政法委书记,而不是地级市政法委书记,对基层这点猫腻,还是很清楚的,所以他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一个小人,一个有点势力的小人。

倒是还好,那俩劫匪没受了什么暗示,咬定他是同伙,否则他也不会那么容易出来,这种栽赃的活儿,错非遇到势不两立的仇家,普通警察还是做不出来的。

可陈太忠想到了,现在赶过去撵人走,难免又要发生冲突,这个……素波哥们儿不熟啊,再说了,马上升副处了,弄出什么动静,这影响也不好啊。

他是不想打电话联系蒙勤勤的,少不得又在脑子中过了一遍素波可能用得到的熟人,想来想去,一时居然没有合适的。

找王浩波试试吧,他毕竟是水利电力设计院的书记,也是属于水利厅管,跟素波水利局应该比较熟才对,陈太忠想到这儿,把车靠在路边,抬手给王书记打了一个电话。

王浩波一听是水利局的事儿,刚要点头同意,冷不丁听到“管志军”三个字儿,登时就头大了,“是那个混蛋?这样吧……我找个人,帮你们说合说合。”

“说合就不用了,我要收拾他呢,”陈太忠一听,就知道王书记有苦衷,一时心里大奇,“怎么,王书记你认识他?”

“那个混球是出了名的混,”王浩波叹口气,“水利系统这点儿事,谁不知道谁啊?那家伙纯粹就是一瘟神,还是狗皮膏药,谁惹上谁一身骚,反正他就是一堆屎了,也不怕人踩,到最后踩的人还要倒霉。”

“那算了吧,”陈太忠听出王浩波的忌惮了,倒也不合适强拧着他帮忙,那厮闹得自己都是满头黑线呢,就不用为难王书记了,“呵呵,我找别人。”

“别介啊,太忠,”王浩波还不想让他挂电话,好不容易陈太忠求自己一次,不帮忙那成什么了?再说了,现在的年轻人,心思都重,这么一回绝,没准就反目成仇了。

“这样,我在宝兰区的警察局有俩熟人,”他要把自己的诚意尽情释放一下,“要不让他们跟水利局的打个招呼?”

水利局就是在宝兰区,不过,陈太忠还是拒绝了,“算了,事儿在东城区呢,王书记,不打扰你了,先这样吧。”

天南日报社在东城区,最当紧的是,是要把这厮撵走啊,陈太忠也懒得再琢磨了,直接给张志诚打个电话,“张秘,有点事情,麻烦你一下……”

国安局不参与普通的民事纠纷,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暴力机关,他想着拉了张志诚在身边,万一遇到警察,总是能遮挡一二,而且,国安成立的时候,其中一大部分本来就是从警察里分出来的。

国安局也在东城区,比陈太忠这从西城区赶来的还要快,等陈太忠开着林肯车到了日报社门口,正好看到张志诚开的蓝鸟已经停在那儿了。

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跳下车,就冲着管志军走过去了,那厮似乎骂得累了,正坐在日报社门口的花坛边,拿着手机打电话呢。

他走上前去,二话不说,抬腿就是一脚,可是管志军挺机灵,见他气势汹汹地过来,站起身就躲,嘴里还大声喊呢,“抢劫啦,有人抢劫啦。”

他的话还没喊完,一边蹿出两个人,一个穿着警服,另一个却是穿着检察院的制服,“住手,怎么回事啊?”

“滚开,”陈太忠都懒得理那俩,上前轻轻捉住管志军,抬手就是七八个正反耳光扇了过去,直打得那厮口角流血。

见他这么霸道,那两位倒是呆住了,对视一眼:这家伙真的什么也不怕啊。

“老子的事儿很多,你他妈的想死直说,”陈太忠停下手,恶狠狠地指着管志军,“真是犯贱,不挨打你不舒服?”

“大庭广众的,怎么回事啊?”穿警服的那位又发问了,不过,他看出来了,陈太忠如此肆无忌惮,当是有些根底的,所以那一点偏帮的心,早就不知了去向。

“私人恩怨,没你俩的事儿,”陈太忠伸手指指这两位,脸上笑容又起,“呵呵,帮朋友是好事儿,不过把自己扯进去就没意思了啊。”

说完他一转头,发现管志军拿着手机正要拨号,说不得抬腿又是一脚踹了过去,“我操你大爷,老子今天的事儿,全让你耽误了。”

那警察受了陈太忠的警告,一时觉得有点羞刀难入鞘,刚要上前再嘞嘞两句,张志诚已经走了过来,一拍他的肩膀,“兄弟,别人的事儿,你瞎掺乎啥呢?”

这两位被喊来有一阵儿了,不但看到了陈太忠是开着林肯车来的,也看到了开蓝鸟车的张志诚,林肯虽好,但是凤凰牌照,倒还不打紧,可是这蓝鸟,可是国安的牌子啊。

听到这话,警察也不管那边了,转头看看张志诚,笑嘻嘻地点点头,“呵呵,省国安的?”

“是,”张志诚掏出证件晃一下,也不管对方看清楚没有就又揣了回去,“这事儿你们看着就行了,你看,我也不帮忙,咱只看,成不成啊?”

“那是,朋友叫,不来不好意思,他们单对单开片的话,咱不管,”警察点点头,任是谁也知道,国安的或者不打紧,但是能开了蓝鸟车的国安,身后最少都是一个处级干部。

那穿检察院制服的,似乎略略有点不甘心,不过他也知道张志诚的来头不会小,悻悻地撇撇嘴,“你们人事上的葛处长,我挺熟的。”

“葛东明?团委下来的,副处,”张志诚摸出了手机,笑嘻嘻地看着他,“那我给老葛打个电话,让他跟你聊两句?”

“算了算了,”这位一听,也闭嘴了,听听人家这口气,这小伙子能管葛处长叫老葛,肯定不含糊,再说了,葛东明怎么可能记得自己呢?

听了这话,这两位算是彻底死心了,看着在蹂躏管志军的陈太忠,两人心里真是要多纳闷儿有多纳闷儿了:这家伙到底做什么的啊?

“他不是凤凰的吗?”那警察最终憋不住了,又开口问张志诚,顺手还递给他一根烟,“怎么在素波还敢玩儿横啊?”

“抽我的,”张志诚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硬壳中华,散给这位一根,又散给检察官一根,“这家伙年纪轻轻就是正科了,你们说……能不横一点吗?”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人家上面有人,检察官一听,接过中华烟,又摸出打火机给大家点烟,“这大正月的,折腾什么呢……”

得,这下倒好,那一边,是两人打生打死的——其实是操蛋者殴打破落户,这一边,双方喊来的人倒唠上嗑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