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601章 污言秽语

“陈太忠?”蒙勤勤听得就是一愣,随即眨巴眨巴眼睛,愣愣地盯着自己母亲的眼睛,“没啥,普通朋友啊。”

尚彩霞眼皮微微下垂,却是不小心发现,女儿的脖颈处,有一丝肉眼不宜察觉的红晕升起,这可是她肚子里掉下的肉,做母亲的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普通朋友就好,他可是配不上我家勤勤,”尚彩霞轻轻抚摸一下蒙勤勤的头发,脸上的笑容慈祥无比,“他家条件太差了,让你爸爸多关照他一点,也就行了。”

做母亲的很敏锐地感觉到,在自己说话的时候,女儿的身体,似乎若有若无地僵硬了那么一下。

“好了,我都说三十岁以前不谈朋友了,”蒙勤勤撅着嘴站了起来,“饿了,要吃饭了。”

她心里挺纳闷儿的,老妈怎么想起说这个话题了?咦,对了,陈太忠好像该来上学了?嗯,回头打个电话问问晓艳姐。

尚彩霞也站起身来,向餐厅走去,脑子里却是不住地考虑着……

就在蒙家母女都有点小心思的时候,陈太忠也有点郁闷。

自打他宣布,秦经理是他的女朋友之后,何振华对他就有种怪怪的感觉,没错,他是救了何振华了,但是人家有点想法也正常。

“我跟你说啊,其实,我那是胡说呢,”陈太忠不得不跟自己的同学解释一下,“就是想接过这个梁子,反正我不怕他们,而且,你都写了声明了,还吃的什么飞醋呢?”

“你这个话,我理解,”何振华没那么多心眼,而且他觉得自己跟陈科长还挺对眼的,话也说得挺诚恳,“可是,我就是心里难受啊,反正啊,看见你我就想起她,然后心里就难受。”

我靠!这是第一次,陈太忠有了种无力感,何同学其实人满不错,有些事情也不瞒着他,他当然不能使出操蛋的手段来对付。

其实吧,搁在上一世遇到这种情况,哥们儿直接就把他挫骨扬灰了,陈太忠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这是哥们儿修炼出人情味儿了,该高兴才对。

但是,他还是开心不起来,然后,就在蒙家母女对话的时候,他刚走出党校,就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警车,一个半大小伙子冲着他一指,“就是他,打人的就是他。”

陈太忠瞟一眼,隐隐觉得那小伙子眼熟,不过也没搭理,又走了两步,才想起来,那厮……不就是在小树林被打劫的那个?

“穿夹克的那个,你站住!”一个身材体重都不输于陈太忠的便衣大汉,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伸手拦在了陈太忠的前面。

“我认识你吗?”陈太忠眉头一皱,上下打量他一番,语气颇有点不耐烦,“什么事儿?说!”

“警察!”那位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硬卡一晃,就想揣回兜里,陈太忠手疾眼快,一把抢了过来。

那位才待翻脸,陈太忠瞪他一眼,冷哼一声,“你表明身份了,但是我没看清楚证件,所以,你要动手我还手的话,不算袭警!”

说完,他大剌剌地拿着证件看看,又伸出手指弹弹,似乎在验证真假,好半天才伸手递了回去,“我对这个证件的真实性,保持怀疑……好吧,你说,什么事儿?”

“跟我到派出所说去吧,”这位是南关派出所的一级警司,眼力自然是有的,只从陈太忠说话的口气,立刻就断定出来了,这家伙不是善碴。

再加上陈太忠抢他的证件动作,想想此人据说那一晚上收拾两个汉子,他登时就收起了用强的心思,是的,论身手他未必会害怕,但是,麻烦总是少一点的好。

“为什么呢?”陈太忠看他一眼,居然笑了起来,当然,这是他在掩饰自己的情绪,“童警司,我可以配合你,但是你要告诉我原因。”

“原因……你自己不清楚吗?”得,又是这一套。

“我不清楚,”陈太忠怎么会吃这一套?他冷笑一声,“做为公民,我有配合警方调查的义务,不过,我也享有知情权,莫名其妙地带我走?麻烦你开传唤证吧。”

“我……”童警司打个磕绊,撇一下嘴,这个家伙还真是麻烦,于是脸一绷,一本正经地发话了,“我们现在,怀疑你跟一桩伤害案有关,所以,要做一个调查,请你配合。”

“我打个电话先,”陈太忠撇撇嘴,也没问对方允许不允许他打,这原本就是两可的事情,只是那童警司见他气宇轩昂,本想阻拦,琢磨了一下,终于还是没说出口。

只要人家是当着他的面打,又不是串供的话,他没理由阻止——当然,这一切还是建立在他对陈太忠有那么一点忌惮的原因上,否则……阻止也就阻止了。

“其实我应该感谢你的,”陈太忠一边冲童警司龇牙笑笑,一边开始拨号,是的,他来素波四天了,却是没有理由联系雷蕾,这下,可是有借口了。

“雷记者,你好……”陈太忠拨通了雷蕾的手机,简单说两句之后,雷蕾在那边马上应承了下来,“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记者?”童警司一听这话,头就有点大,原本他来,就是被人撺掇着来的,目的就是想假公济私地修理一下陈太忠,可是对方既然把记者喊来了,那恐怕就不好搞小动作了。

不过,谁知道是什么记者呢?他琢磨一下,决定把这点顾虑放下,反正只要按程序来,那倒是无所谓的,至于说其他的,支使他来的人里,倒也有那有能量的。

不多时,就到了南关派出所,陈太忠才一进处置室,就见到了那晚那个化了浓妆的小丫头,今天她的妆也没淡到哪里去,正陪着两个人说话呢。

一见到他,那小姑娘登时就跳了起来,拽着一个穿着考究的男人,“爸,就是他,就是他打我,跑了的那个劫匪就是他!”

我靠,哥们儿什么时候成劫匪了?陈太忠的脸上,又习惯性地泛起了笑意,不过,他没有说话,这小丫头又不是警察,自己搭理这话做什么?

那四十多岁的男人一听这话,走过来冲着陈太忠脸上就是一记耳光,“妈逼的,你小子找死,敢打我姑娘?”

陈太忠手一抬,硬生生架住了这一击,随手就是一个大耳光还了回去,既脆且响,直把那男人抽得转了一圈,向后踉跄两步。

“放肆!”童警司这下逮住理了,在陈太忠身后冲着他的腿弯就是狠狠一脚,“在派出所还敢打人?反了你啦……”

他的话还没说完呢,身子就向后一退,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陈太忠腿略略一弯,微微卸去些许力道之后,猛地又一站直,只靠着腿弯的发力,硬生生地将这一脚顶了回去。

“我操你妈的!”陈太忠转头一指童警司,“你眼睛瞎了,谁先动手的你看不见啊?日你先人来的,什么鸡巴警察?”

他不喜欢骂人,真的不喜欢,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会骂人,那四十多岁的男人上来就气势汹汹地带着把子,这让他心里极其不爽,比装流氓?比就比呗,哥们儿还比你差了不成?

另一位跟小姑娘聊天的警察见势,登时就站起来了,“骂人?还袭警?小子……这官司你打定了。”

“放你妈的狗屁,”既然已经开头了,陈太忠也不在乎了,他手一指那警察,嘴里脏话源源不断地就出来了,“你眉毛下面长的是屁眼啊,看不见是这姓童的踢我?妈了个巴子的,我看你们南关派出所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