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98章 野蛮的一对儿

我靠!陈太忠登时就毛了,身子一侧,想也不想抬腿一脚就踹了过去,那摩托车登时被他踹倒在地。

“操你妈的,你找死啊?”驾驶摩托的那位身手不错,登时就跳了下来,怒骂一声,手一抬,一把雪亮的匕首就扎了过来。

呀哈,比我还不讲理?陈太忠想也不想就迎了上去,手一抬,硬生生地挡开此人的胳膊,双手迅疾一拽,“嘎巴嘎巴”两声连响,那厮的膀子就已经被捏得脱臼了。

下一刻,陈太忠又是重重地一脚,直接将刚从后座上下来的那位踹出好远去。

这两位是托了二傻的福了,因为前两天被打昏的二傻现在还没醒过来,陈太忠觉得手太重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一个国家干部整天把人打得断手断脚的,传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因为他用的力气不大,被踹倒的那位一骨碌就爬了起来,略一愣神,撒腿就跑,这边膀子脱臼的也想转身就跑,怎奈两个胳膊用不上力,平衡就无法把握,跑了没两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陈太忠哪里肯让那个腿脚齐全的跑掉?撒腿就追了过去,凌空一个旋风腿,就将这人又踢了回来,趁其倒地未起的工夫,抓住他的腿轻轻一抖,得,这位更惨,大腿脱臼了,登时就疼得在地上打起滚来。

“真不结实,”陈太忠嘀咕一句,觉得有点扫兴,转身正待离去,小树林里奔出一男一女,就在两个男人身上翻腾了起来。

“喂喂,怎么回事儿?”他有点奇怪。

敢情,这一对儿在小树林里亲亲我我的时候,被两个男人打劫了,还好,树林不大,俩劫匪也没敢多呆,骑上摩托就想跑路,谁知道正正撞上陈太忠。

“哦,这样啊,你们报警吧,”陈太忠听得摇摇头,转头就想离开,谁想那女孩儿紧跑两步拽住了他,“大哥,你送我回宿舍吧。”

“喂喂,小娜,你怎么这样啊?”她男朋友将翻出的钱装进自己口袋,快步走了过来,“怎么回事啊?”

“你个软蛋!”女孩儿怒骂那男孩儿,“连反抗都不敢,还算男人吗?你没看到那个混蛋摸我的胸?要不是这儿挨着大街,我就要倒大霉了,我没你这种男朋友!”

“他的刀架在我脖子上啊,”男孩儿大声地辩解,一时委屈无比,“而且,树林里那么黑,我怎么能看见他们摸你了?”

我靠,就你这长相,也想被劫色?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女孩长得瘦瘦小小的,脸上脂粉挺浓,乍一看还算能看,不过,这大晚上的,有点吓人。

“你俩吵,别拉扯我,”他用力掰开女孩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大腿脱臼的那位,起码要养两个月才能恢复,他可不想把这种是非揽在自己身上。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女孩儿的手被他掰得生疼,一时间火气就上来了,当然,她更在意的是,自己的美貌,似乎对方看不上,“会点庄稼把式了不起呀?混蛋!”

“你这是疯狗,逮谁咬谁?”陈太忠火了,转头回去,冲着女孩儿的脸上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你再骂一句?”

“喂我说,你怎么打人啊?”那男孩儿挂了电话,估计是报警了,走了过来,用手一指陈太忠,“有你这么野蛮的吗?”

“你俩……还真是天生的一对儿,”陈太忠冷哼一声,转身再次离开,“我今天也算倒霉了,遇到这种人。”

“有本事你别走!”男孩儿还在后面叫嚣着,虽然没骂脏字儿,气焰却是挺猖狂,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个遇到劫匪动都不敢动的主儿,陈太忠气得差点转身再给他来两下。

第二天到了函授班,就开始热闹了,陈太忠给王思敏和何振华都带了点小礼物,就是凤凰宾馆做的那些卤味,也算是凤凰特色,不大不小算是点心意,搞得那两位都挺不好意思的。

当天晚上,收到消息的王浩波给陈太忠摆接风宴,廖宏志也带了张志诚来赴宴,王书记跟他在机场见过,大家聊起天来倒也没什么拘束。

听到他们谈到荆家兄妹在凤凰设厂,王思敏插话了,“陈太忠,那个荆紫菱,真像我叔叔说的那么漂亮啊?”

“嗯,是啊,还算可以吧,”陈太忠点点头,入尘世已久,他已经逐渐地接受了人间审美的打分标准,但是说起荆紫菱来,却是不得不产生一点遗憾。

“哦,这样啊,”王思敏点点头,一时就认为,那个荆紫菱也就未必漂亮到哪儿去,“那跟你的女朋友蒙小姐,算,跟蒙小姐的表妹比起来,谁漂亮一点?”

她和何振华见过蒙晓艳和蒙勤勤,当时蒙勤勤还鼓励何振华好好充实自己呢。

蒙勤勤果然是这家伙的女朋友!廖宏志听到这里,终于确定了一桩猜测,这世界上姓蒙的并不多,他怎么能想到蒙勤勤的堂姐呢?

可是……蒙勤勤的表妹是谁呢?尚彩霞在素波有兄弟姐妹吗?

“哦,她俩……”陈太忠沉吟一下,“比小紫菱是要差一点,不过,春花秋月各擅胜场吧,呵呵……”

说到这儿,他也想起了蒙勤勤,不过他想的是该不该联系她,琢磨一下,他觉得蒙晓艳一定告诉了自己的堂妹,自己来素波了,那就不用主动打电话过去了,省得人家认为自己是贪图占那豪华套的便宜。

事实上,他是不习惯求人,总觉得打电话给蒙勤勤,再要求见一下蒙艺的话,有点跌份儿,也正是基于这个心态,他对唐亦萱每次说“找我什么事”那五个字异常敏感。

不过,蒙晓艳会告诉堂妹,说他来素波了吗?他这个推测,未免有点异想天开。

当然,该来的,那是迟早躲不过的,就在他到了素波的第四天,下课之后,时间还早,他开了林肯车去日报社,指望着没准能撞到雷蕾——没办法,一个人在外面,就是这样,挺容易无聊的。

就在接近六点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何振华,他的声音里,隐约带着哭腔,“太忠,快来帮忙啊,别叫警察,你一个人来……”

这怎么回事啊?陈太忠挠挠头,一时有点想不通,何同学在电话里语焉不详,搞得他是一头的雾水。

花了好半天功夫,他才找到了“盛世华苑”的售楼处,刚一进去,一个售楼小姐就凑了过来,“请问先生要看房吗?”

这个房地产公司,买卖不错嘛,陈太忠看着大厅里拥挤的人潮,笑着摇了摇头,“你告诉我一下,保安经理室在哪儿?”

“保安经理室?”小姐愣一下,招手喊过来一个保安,“他要去经理室,你帮忙带一下路,我走不开呢。”

“晚上请我吃宵夜啊,”这保安嬉皮笑脸地调戏了一下相貌尚可的售楼小姐,转身看看陈太忠,正色发问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吗?”

“你做不了主,跟你说没用,”陈太忠大剌剌地回了一句,一脸的漠然,“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了。”

保安上下打量他一眼,觉得此人年纪虽轻,可衣着华贵气度不凡,毫无疑问属于那种不宜招惹的人,略微沉吟一下,终是笑着点点头,“你跟我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