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94章 欲掩饰

面对陈太忠的托辞,安主任也没注意,小陈没借机发挥他已经很高兴了,于是忙不迭地张罗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是清湖分局办案的警察,“陈科,那个陆海洋,是铁永红的儿子,现在人家要保释呢。”

“铁永红?这是哪根葱啊?”陈太忠知道,陆海洋就是那个被他放翻的家伙,明明是旁观者还得瑟得不得了,动不动就满嘴喷粪。

“化工厂厂长啊,”电话那边详细地解释,“就在横山区呢,铁总亲自打电话来,要让放了他这个儿子。”

啧,原来是他啊,陈太忠想起来了,吴言第一次被自己那啥的时候,可不就是才去化工厂走访完,淋个落汤鸡回来的吗?

“切,化工厂管得了警察局吗?他的手伸得挺长的嘛,”他理都不理这碴,“反正,我怀疑这个陆海洋啊,他跟破烂刘他们有勾结,咱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不是?”

“知道了,陈科,你放心好了,”这边挂了电话,苦笑地摇摇头,铁总手长?你姓陈的手更长啊。

不过,既然是陈科的意思,这位倒也不怕就得罪了铁总,嗯,铁永红把个化工厂搞得日薄西山死气沉沉,可是据说丫手里很衬点银子,想到这儿他就笑了,这次,哥们儿也借机闹两个花花。

这种事情,当事人一般总是要向主事的意思一下的,可搭上陈太忠的便车,那狮子大张嘴也是无所谓的,铁永红你要不服气,可以去找招商办的陈科长理论嘛。

看来传言果然不虚,常向陈科请示和汇报,那是有益身心健康的,这位下意识地掐动手指,不住地盘算着:这次,该怎么宰铁永红才合适呢……

安道忠的办事效率挺高的,不多时就将杜云生的几个铁杆找了出来,虽然杜老书记在下马乡势力滔天,人脉惊人,但是走得特近的,还是数得过来的。

这些人有的受到了这次的冲击,有的却是没有,基本上还具备兴风作浪的条件。

甚至,安主任都猜出了这次请破烂刘出手的,会是哪几家,他不可能确定是哪一家,但是根据逻辑推断,应该离不开这几家。

“不过,按说是没什么证据的……”说完这些,安道忠无奈地看着陈太忠,双手一摊叹口气,“都怪你下手太狠了,二傻现在还昏迷着呢,也不知道啥时候能醒来。”

要证据有毛的用?哥们儿要的就是名单,陈太忠心里不屑地冷哼一声,脸上却是愁眉不展,异常艰涩地点点头,遗憾地咂咂嘴,“唉,他不醒来……真的是没办法啊,我当时,怎么就下手那么重呢?”

两人絮叨一阵,看看时间不早,安道忠就要做东请陈太忠吃饭,正在这个时候,陈太忠的手机又响,来电话的却是“白书记”。

吴言这个时候来电话,而且事先连个短信也没有,应该是有正经事要谈,陈太忠略一迟疑,就接起了电话,“你好,吴书记。”

他非常清楚她在细节上的小心,这一点,他陈某人就算拍马也赶不上。

“小陈你好,”果不其然,吴言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听说你们招商办下午受枪击了?我代表横山区委,表示深切的关注。”

“谢谢了,吴书记,感谢横山区委的关心,那儿是我娘家,”陈太忠绷个脸,非常僵硬地回答,“不过你要是为铁永红说情,那我真的就很抱歉了。”

一边说着,陈太忠一边冲安道忠苦恼地摇摇头。

这个死鬼!吴言有点奇怪,陈太忠怎么会反应这么快,“铁永红向组织求助了,说是你们招商办诬良为盗,说他儿子很规矩的。”

“他要草我妈,我能让他出来吗?”陈太忠一提这事儿就火,“我今天就假公济私了,非收拾那个王八蛋不可……”

按说,陈太忠说到这个程度的时候,安道忠就该回避了,涉及到了以权谋私,做为个外人,听到这种禁忌话题总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陈太忠刚才还向他摇头暗示了?

不过,人有点八卦心总是很正常的,安主任很想听下去,而且,只要陈太忠没有明确的示意,要自己离开一下,自己若是要离开,反倒是有故意把关系往生分里扯的嫌疑。

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错非当事人很难体会,安某人是陈某人的同学,目前又走得这么近,有意避嫌的话,真的很……反正就是那个意思。

陈太忠却是又讶异地抬眼看一眼安道忠:你丫怎么这么不识趣呢?真的是,很过分哦。

是的,他没有设身处地为安道忠想想,通常而言,只有上位者才有权力不去积极地换位思维,考虑对方的感受,不管承认不承认,这俩同学之间,已经隐隐有了高下之分——无论从哪个方面讲。

吴言一听这话,就明白了,陈太忠身边目前有人,但是,应该是那种不太重要的人,还好,她身边没人,“你跟他有仇吗?以前?”

“没有,我就是听你说过一次,他们厂的路不太好走,雨天很滑,”陈太忠皱着眉头,状若不开心,“反正这个厂长当得也不太称职。”

“你……你个混蛋,”吴言当然知道陈某人指的是什么,那种刻骨铭心的记忆,她怎么可能忘却,心里没由来涌上一丝甜蜜,“你倒是记得挺清楚的啊。”

“嗯嗯,吴书记,这个面子不是我不卖给你,”陈太忠听到白书记跟自己在电话里打情骂俏,心里也是一荡,可脸上兀自是一副人模狗样的郑重,“身为领导干部,不能管教好自己的子女,抹黑的,并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形象。”

说完,他“啪”地压了手机,无奈地冲安道忠摇头叹口气,“唉,真是……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啊。”

“吴言的电话?”安道忠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异样,在官场里混,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陈太忠自以为演技高超,可是跟吴言谈话,有事没事你说什么下雨啊?

当然,就此断定陈太忠和吴言有私情,那也是不可能的,他琢磨一下,决定还是忘记这个假设,与己无关的东西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总而言之,陈科长是不卖面子给吴言的,美艳的区委女书记,在凤凰市官场是一个传说中的存在,这个小小的正科敢这么直言相顶,传出去,最少要增加一百多个对头出来。

“嗯,”陈太忠点点头,岔开了话题,“今天的事儿挺侥幸的,还好招商办没人受伤,既然吃饭,我把科里的都叫上,给大家压压惊。”

他都这么说了,安道忠自然也没什么选择了,安主任自然想不到,陈科长今天请这么多人,只是想让大家做个见证,自己喝多了。

当天的酒席,陈太忠足足灌了四瓶高度汾,其中综合科的小田一个人就敬了他有半斤——业务二科请客,不过,其他科室也来了几个人,大家都是打着感谢陈科的幌子来的。

下午的事儿,对大家震撼挺大的,对这种人型猛兽,又是正当红的,还是恭敬一点比较好,再说自打招商办受了枪击,一时间人人自危,整个气氛都比较压抑,原来,听起来很遥远的亡命徒,就在大家身边啊。

这种情况下,跟陈科长搞好关系,就非常地有必要了,万一有事,不管陈科长在不在,肯不肯伸手去管,反正平常多少能给人增加点安全感。

总之,现场的十一个人,都能够证明,今天的陈科长,确实是喝多了,醉得连车都开不了,最后还是小吉开着他的林肯车,将人送进了花都酒店。

朱月华想留下来照顾陈太忠,却是被陈科长一把推开,“走走走,你俩都走,这孤男寡女的,算怎么回事啊?”

话刚说完,他已经栽倒在床上,两分钟之内,就鼾声大起。

小吉和小朱观察了十多分钟,发现陈科长睡得很香,没什么异样的反应,对视一眼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要服务员留心这个房间的响动。

感觉到他俩驾着林肯车离开,陈太忠翻身就坐了起来,反锁上门,隐身术加穿墙术,不多时就走出了好远。

找个公话,他给马疯子打个电话,“疯子,给我弄辆车,不起眼的,加满油再弄个假牌子,明天我还你,对了,这件事你亲自去办……”

第二天,下马乡毙子沟村,一大早起来的人们,发现奇事一桩……不,是数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