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91章 最年轻的副处(下)

看不到的那是瞎子!

郑在富很想瞪小董一眼,这家伙说话太轻浮了,可是他又不敢瞪,真的不敢,只说陈太忠的来历就够让他一头雾水的了,眼前这年轻人,显然也并不仅仅是一个联防队员那么简单,张智慧起码还连笑带骂地跟其打招呼呢。

见小董这副样子,李科员不爽了,今天他的面子被削了一个足又足,作为一个处级干部在他面前都要打招呼的副科,他已经习惯了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是的,表面上含蓄谦逊,骨子里却是傲慢自高,他完全不能忍受丁小宁和小董的挑衅,“姐,我要走了,吃得没意思……”

说着,他就站起身来了,跟郑在富点点头,也不跟丁小宁和小董打招呼,就那么扬长而去了,小董眼瞥着他离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你要真想找倒霉,我倒不介意跟陈哥说一声,范晓军都要在他跟前吃瘪,你丫一个小小的副科,无非就是位置重要一点,就觉得天底下你最大了?

郑在富可是正观察着他的表情呢,眼见这家伙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里就禁不住“噗通噗通”地一阵乱跳,“那个……小董啊,来咱俩干一杯。”

一边说着,他一边扫视一下自己的老婆和李队长,妈的你俩白痴啊,不见老三已经惹人了吗?再不伺候好,人家一翻脸,老三铁定要倒霉了啊。

这一刻,李秀文脸上的表情,那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她心里一直看不起这个外甥女儿,吵架时甚至还骂过她狐狸精,可是眼下,她哪里还敢再放肆?

她知道老公今天把丁小宁叫过来吃饭,就是为了安排儿子的,但是她坚决不赞成,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对丁小宁有成见,更是因为,她不想让儿子进那种企业,想想自己一家都在端公家饭碗,儿子怎么能去私企打工?

所以,借这个机会,她把俩弟弟也喊了来,就是想酒桌上挤兑得老三应承下来这事儿,所以,她自然不会领丁小宁的什么情。

可是现在,形势急转直下,那个小狐媚子居然认识了这么一个有办法的年轻人,李秀文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好了。

想想刚才自己姐弟三人还有意冷落对方,现在让她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来讨好人家,一时间她还有点做不出来。

倒是李秀文的弟弟李队长晓事,车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那是各种八卦的交汇点,别人工作时不说话是工作认真,司机们开车时,不说两句还容易犯困,如此一来,知道杂七杂八的事情总是要比别人多一点。

李队长也是如此,他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更明白跟红顶白的重要性,说不得笑嘻嘻地抬起手来,“呵呵,小董,我陪姐夫一下,大家得喝痛快了啊。”

小董知道不必给他面子,不过,他终究也是社会上混的,做事还是比较注重规矩,人家四十好几的大老爷们儿低声下气的,他要是过分张扬也没啥意思。

可饶是如此,他也不过就是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转头又热情地招呼起郑在富来了,“客运办?那是好地方啊,郑主任,以后我还少不了要麻烦您呢……”

“客气了,客气了,都不是外人,有啥话你直说,”郑在富当然知道,人家是看在外甥女儿的面子上抬举自己呢,能直接找上高胜利的主儿,什么事儿办不了啊?还用找我这个客运办副主任?

这一刻,他甚至有点遗憾,李科员走得早了点,没看到这一幕——那个小舅子自打升了副主任科员,对自己是越来越没礼貌了,妈的,也不说你上大学的时候,老子还给你出过钱呢。

喝了这杯,李队长咳嗽一声,才待说什么,谁想小董还是不理他,直接又发话了,“郑主任,现在出租车手续,还办得下来办不下来?”

他这纯粹是没话找话呢,虽然他有几个想搞出租车的朋友,可是他也知道,凤凰市早就停止发放新的出租车牌照了,他这么问,不过是不想让李队长说话而已。

“新的牌照停了,要找只能找旧牌照了,”郑副主任沉吟一下,笑嘻嘻地点点头,“这事儿不归我管,不过,小董你真要用的话,说成什么我也给你弄一两个……”

这话自是有亲近的意思,不过也有略微的弹性,要求的是“你真要用”,出租车牌照,那拿出去就是钱啊,虽然客运办随随便便找点小碴,收拾俩车就能搞定,可这事儿还真不归郑在富管。

他打听牌照消息,那也要搭人情的,尤其是硬性找碴这种对责任心要求比较高的活儿,还不止搭人情呢,钱都得搭。

两人正白活呢,陈太忠敬完酒回来了,眼睛一扫桌子,“咦,小宁,少了一个人?”

“哦,我家老三有点事,着急走了,”李队长听到这话,忙不迭地赔笑回答,“实在不好意思啊,麻烦你包涵一下。”

“不包涵,太不给我面子了,”陈太忠脸一沉,登时就是一声冷笑,翻脸速度可以媲美别人翻书。

“你们要是不知道我是谁,那就是不知者不怪,有点什么事儿我不在乎,现在知道我是谁了,还要走人,这是给我甩脸子吧?哼……有事?”

“多大的事,能比陪我陈科长喝酒重要?”他大剌剌地坐下,看看郑在富,“老郑,别的我就不说了,看在你一直对小宁不错的份儿上,我给他个机会……”

“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马上回来,我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说着,他轻拍一下桌子,脸上倒也不见如何愤怒,只有些许的轻蔑,“给我甩脸子,不是找死吗?”

在场众人,登时石化,这话说得也太过傲慢和霸道了吧?

只有小董和丁小宁知道,这是陈科长开始本色演出了,不过两人也知道,不操蛋的陈科长,不是好科长。

“可是小陈……陈科长,”郑副主任哪里还有胆子叫他小陈?发现不对立刻改口,“我们还真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你得海涵一下啊。”

“不知道?”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他,心里知道这是人家找借口呢,不过比嘴皮子功夫,他也不含糊的,“不知道我,总知道张智慧和高胜利吧?”

“他不就是觉得自己是个预算科的副科,就该高人一等吗?”他继续笑着,不过笑容里那森森寒意,看得郑在富心里直抖。

“刚才他那劲儿,我都不希的说啥,很给他面子了,不过现在他觉得镇不住我了,就溜号了?”陈太忠心里,还真憋屈得慌,“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吗?”

“他……他是真有事,陈科长,”到了眼下这一步,郑副主任的脸上,那是要多苦有多苦了,他心里还真就纳闷了,人家都说少年得志张扬一点不算什么,可是张扬成这位这种样子的,还真是少见。

“你说是吧,小董?”说着,他还冲着小董扬扬眉毛,因为他觉得,这个年轻人挺会来事的,又跟小陈关系好,若是能帮衬着说两句,没准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至于说找丁小宁说情……那还是省省吧。

可是他就偏偏忘了,小董也是被李科员忽视的对象之一,听到这个问题,小董嘴角皮笑肉不笑地抽动一下,算是个回答,只是他脸上那份不屑,却是谁都看得出来。

“哼,”丁小宁冷哼一声,不理她这个舅舅的碴儿,她这个年龄本来就是敢爱敢恨的时期,再加上她又记仇,“我听他说是吃得不开心,没胃口了走的……”

“哎呀,小宁你,”郑在富真的有点受不了啦,“怎么这么说话?”

“他可以小看别人,别人就说不得他?”丁小宁真是啥话都敢说,“他摆谱是应该的,太忠哥官比他大,摆摆谱就是不应该?”

郑在富登时闭嘴,没办法,外甥女说到要害了,更关键的是,她说的是实情,他要再纠缠下去,麻烦只会更大,现在年轻人的性子,那都是一点就着的,他可不想再火上浇油了。

“小宁,老三好歹是你的长辈啊,”李队长插话了,他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只能拿伦常来说事了,“有点架子,你也不用这么计较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