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90章 最年轻的副处(上)

高胜利心里这个郁闷啊,他的个子比较矮,刚才同服务员纠缠着,没发现陈太忠,眼下一见到陈太忠,脑袋顿时就要炸开了,我这是得瑟什么劲儿啊?

原本他是在小包间吃饭的,随口问了一下有飞天茅台没有,服务员知道这位是厅级领导,只能按惯例恭敬地说没有。

高胜利倒也没当回事,只是刚才他出来去洗手间,眼见服务员手里端着茅台路过,他喝茅台有年头了,一眼就认出这是飞天,一时间就大怒了。

少不得他就要跟出来找大堂说事,却冷不丁看到了张智慧,气急败坏之下,就要理论一下。

事实上,去年陈太忠一事,搞得他挺被动的,就有人琢磨着怎么把他再弄一弄,就比如说电业局局长夏言冰之类,有能力角逐候补副省长宝座的人。

这年头,跟红顶白的实在太常见了,高胜利也能明显地感觉到一些微妙的变化,所以这次遭遇“飞天事件”,他下意识地认为,这是凤凰宾馆见他不行了,就不用心招待了。

既然存了这点怨念,他又喝了点酒,少不得就要借机发挥一下,谁想却正正地撞到了陈太忠这个命中魔星?

完蛋了!这次又让人抓小辫子了。

最要命的是,张智慧说得有道理,厅级的招待标准是什么样,高胜利也知道,四菜两汤不超过一百五,而且天南省这一百五里还包括了烟酒,是的,只一瓶飞天就超标了。

当然,这种标准……反正它只是个标准,只会在一些比较大型或者正规一点的场合,才能得到认真的贯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真的是标准。

要搁在一般场合,高厅长也不会太介意陈太忠,我知道你丫跟蒙艺有关系,咱惹不起那不去招惹总完了,反正旧事已过,没什么把柄落在你手里,莫不成你还主动招惹我来?

可是眼下,他试图享受“超标接待”,不果之下反而大闹,结果又被陈太忠撞到了,这……这他妈的也太那啥了吧?大正月的。

“算算,当我啥也没说,”高厅长的面子实在拉不下来,抬手摆一摆,转身就走。

这一下,别说李科员了,连张智慧都傻了,这个陈太忠……高胜利怎么会这么怕他呢?这怎么回事啊?

郑在富则是坐在椅子上,愣了一下,才双手一捂嘴,没成想他自己手上还茶碗,一碗茶水直接泼到了身上不说,那碗没了着落,“啪”地一声掉到地上粉身碎骨了。

可是他兀自不觉地呆坐在那里,这是……这是交通系统的大老板啊,郑副主任老板的老板的老板,没错,高厅高胜利——他被小陈吓走了。

张智慧是什么人?正惊讶呢,猛然就被那一声茶碗掉地的声音惊醒了,忙不迭喊一声,“高厅,您等等……”

飞天茅台都被人撞见了,他肯定不能藏着掖着了,刚才他说的标准,原本也不过是解释一下的意思,正要借这个劲儿送高厅一瓶呢,谁想高胜利被陈太忠吓得扭头就走。

张智慧当然不能放高胜利走了,要不然将来,可是真要有他的乐子了,他说到一半的话,那个关于标准的问题,绝对会让高厅长认为,那是他有意当众羞辱。

当众羞辱候补副省长高胜利?再给张智慧一个胆子也不够啊,少不得就要喊一声,因为他知道,只要高厅长回了包间,他去那包间里跪下都晚了。

陈太忠对这个“有能力”的厅长,还是略有些好感的,人家能把交通厅一套背得滚瓜烂熟,无论如何还是算得上个能吏,眼见高厅长变色转身就走,犹豫一下还是吆喝了一声,“高厅长……”

他的声音,被高胜利记得死死的,高胜利本待不想理会张智慧了,可是陈太忠出声,他却是不能不理,被人抓了现行了,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就算人家讲两句风凉话,他都得认了。

停下脚步,他缓缓地转身过来,就站在那里看着陈太忠,脸上勉强地保持了一点点笑意,“什么事儿?”

“没啥,还没跟你喝过酒呢,你坐哪儿啊?”陈太忠冲他笑笑,“一会儿过去敬你两杯,高厅长千万给个面子啊。”

“哦?”高胜利却是没想到,陈太忠居然这么好说话,愕然地点点头,心里有点纳闷,嘴上却笑着回了一句,“呵呵,没问题啊,我早就说要跟你喝两盅呢。”

张智慧却是赶紧走上前,低声发话了,“高厅,我今天真不知道您来了,我那儿还有瓶儿85年的飞天,您可一定得原谅我。”

能跟陈太忠喝两杯的话,高胜利倒是不介意原谅一下凤凰宾馆的怠慢,上次他求着跟陈太忠吃饭,那厮都不搭理他。

当然,指望高厅长因此感激张智慧,那也不现实,他不记恨已经足够张智慧念佛了,他耷拉下眼皮,轻轻地点点头,“其实我刚才跟服务员说了,要自己花钱买飞天的。”

“高厅,您这么说,那就是还不肯原谅我,”张智慧可是能人,横起来横得要命,可是耍赖也不含糊,他涎着脸凑过去,“这瓶真是我送您的,您必须得收下。”

好汉怕赖汉,到了这步田地,高胜利也只能叹口气摇摇头,“唉,早听说凤凰宾馆的老张是个赖皮,原来还真是这样。”

他话说到这一步,张智慧自是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大家都是聪明人,略略品味一下,就能知道这纯粹是个误会而已。

“一会儿我跟小陈过去,一块儿敬您两杯,”他轻笑一声,“呵呵,我这是不是有点蹬鼻子上脸?”

“反正你都是赖皮了,”高胜利的心情,彻底平复了下来,瞪他一眼转身就走了,“问问你的服务员,我在哪个包间。”

听到他这话,张智慧心里的石头,算是彻底落地了,一转身他就找上了陈太忠,“太忠,先带着我去敬一下高厅,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一边说着,他一边冲着一桌子一拱手,也是个礼节的意思——凤凰市的头面人物他基本全认识,自是知道眼前是一帮小人物,可是,人家跟陈太忠一起吃饭的嘛。

“各位对不住了,我借小陈用一下,”说着,他拿起一瓶茅台,转身拽着陈太忠就走了,临走还不忘记吩咐服务员一声,“再给这桌拿一瓶,对了,给小杜说一声,把我最后那瓶85年的飞天拿过来。”

敬领导喝酒,自然要用一瓶,至于说85年那瓶,是要让高厅带着走的,能化解了这一劫,多出一瓶酒算多大点事儿啊?

看着陈太忠被张智慧拽走,好半天一桌人才反应过来,李科员愣愣地问自己的姐夫,“是……交通厅的高胜利?”

“是……是我们老板,”郑副主任愣了好久,才微微点点头,接下来转头看向自己的外甥女儿,“小宁,这个小陈,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丁小宁却是还惦记着刚才受到的轻视,冷冷地哼了一声,表情僵硬,“太忠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一个小科长。”

“哪儿啊,”小董轻笑一声,他已经知道,这位就是那个……反正就是陈哥的另一位女朋友了,既然她对这帮人冷冰冰,少不得就要插嘴凑个趣儿,“陈哥马上副处了,小丁你不知道?”

“副处?”郑副主任和李科员异口同声地惊叫一声,李科员出声发问了,“他到底是哪个单位的?”

小董看他一眼,却是根本懒得回答,我跟你又不熟,你丫刚才不是很拽的吗?老子就不告诉你。

李科员考虑的是分工优势,郑副主任更在意的,却是年龄优势,“小宁,这个小陈……副处?他今年多大了?”

“比我大……不到两岁吧,”丁小宁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可这个问题是她舅舅问的,她若是不回答也不合适,不过,说句实话,她说话的时候,心里真的是痛快淋漓,实在是太解气了。

郑在富愣了一下,眼睛珠子又转一转,接着又沉吟片刻,总之,他是费了不少时间去回忆丁小宁的年龄,最后终于愕然轻呼,“不是吧,二十岁的副处?”

“很稀奇吗?”小董不愧是挑通眉眼之辈,知道丁小宁不待见这群人,但是很明显,她又想卖弄一下,尤其是眼前发问的这个什么副主任,她还是很尊重的,少不得就要在一边解说一下,“郑主任你也是交通系统的,看到你们老大对他是什么态度了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