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88章 话不投机

“哦,我父母亲都是工人,”陈太忠大大方方地回答了,反正,这也不算什么见不得光的。

“哦,”李副主任科员淡淡地点点头,就没再问下去了,而是转头跟丁小宁聊了起来,“几年不见,小丁长这么大了,呵呵……你跟甯瑞远很熟?”

“一般吧,”丁小宁笑笑,难得地稳重了些,不过很遗憾,她长得实在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总是给人一种略微青涩的感觉,“不过,还是勉强能说上话的。”

“秀中,我觉得进企业不好,”听到这话,李秀文插嘴了,年纪大点的人,思想总是有一点僵化,“你还是想想办法,给他找个办公室坐坐吧。”

“企业也不错嘛,”李科员对这个姐姐的态度,也不是很热心,淡淡地回一句,“甯家这次投资这么大,东成能早早进去,也是条好出路。”

“行啦,你就不用推脱了,”李秀文微微一笑,“你在预算科呢,随便张张嘴,还不是就把事儿办了?”

李秀文这话,说得倒是一点不假,财政局的预算科负责做市财政计划,那是一等一的要害部门,直接对市长书记负责,局长根本指使不动的,一个正科级干部的任命,要由章尧东和段卫华协商而定,其关键之处可见一斑。

李秀中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副主任科员,但是身在预算科,那就是了不得的了,不过,他对姐姐这话不太感兴趣,“我说,人家现在都是下海经商呢,这是潮流啊。”

“是啊姐,”车队的李队长插嘴了,他受惠自己这个弟弟良多,少不得就要帮忙敲敲边鼓,“而且,秀中他也难做啊,姐夫,你总是知道的,你看,东成连你们交通局都进不去。”

李秀文的脸色,就有点难看了,转头看看自己的儿子,“你倒是跟你二舅说说嘛。”

“我觉得进企业也不错,”满桌的长辈,郑东成也不敢放肆,低声嘀咕一句,“学上两年,我可以出去自己做生意嘛。”

“你!”李秀文的脸色越发地难看了,“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个什么?”

“我觉得表哥的话说得不错,”丁小宁兴致勃勃地拉着陈太忠来“办大事”,结果被一桌人无视,心里觉得有点不痛快,“年纪轻轻的坐机关未必是好事,出来闯荡闯荡也不错。”

李秀文看她一眼,轻哼了一声,眼中的不屑一览无遗,转头又劝自己的儿子,“你家里还有长辈呢啊,我可不能看着你出去乱疯。”

这话可是实实在在地指桑骂槐,丁小宁的脸在瞬间就变得雪白,二话不说就站起了身,一拽陈太忠,“话不投机,太忠,咱们走……”

“行了小宁,”郑在富一看要散摊子,也站起身,手一伸就按住了她的肩膀,一脸的苦笑,“多少给舅舅个面子,你舅妈就是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丁小宁转头看看陈太忠,眼中有着明显的询问的意思。

嘿,挺有意思的,陈太忠这次倒是没有发火,因为他觉得,冷眼旁观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和思路,其实挺有助于提高他的思考能力,也能开阔眼界,所谓的人情冷暖,不尝试一下,怎么能知道呢?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人家不是冲着他本人来开炮的,他又有信心能控制了场面,少不得就还了丁小宁一个微笑,“随便,听你的。”

丁小宁一听这话,知道他的操蛋脾气没被勾起来,又气呼呼地坐下了,几年前她就不怕这个舅妈,敢针锋相对地对吵,眼下自然更是不怕了,她更在意的是陈太忠的感受。

“甯家的工业园,现在去凤凰大学和素波去接洽应届毕业生,校方高兴得不得了,”丁小宁斜眼看看李秀文,冷哼一声,“那还都是大学生呢。”

她言下之意,那就相当明显了,大学生争着抢这个饭碗,你儿子只是复员军人,我能把他弄进去,你还对我这么不客气?

“好了小丁,那是你舅妈,注意一点,”李科员冷冷地发话了,一桌的长辈中,数他年纪小,不过才三十四五的模样,不过说话却是最有威严的。

“真说起来,那些私人企业,能赶上政府工作人员牢靠吗?”他不屑地哼一声,相对他而言,丁小宁基本上就是外人,他自是要维护自家人的颜面。

“算了,我帮你问问工行和中行吧,”他转头看看自己的姐姐,脸上懒洋洋地提不起精神来,“进行局委办肯定没戏了,银行倒还有那么点指望。”

李秀文登时大喜,也顾不得跟丁小宁计较了,抬手推推自己的儿子,“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不知道谢谢你二舅?”

郑东成端起酒杯,刚要说什么,李科员摆摆手,有气无力地冷笑一声,“好了,姐你也不用将我军了,这件事,就交给我算了,不过……有点费用,你们应该知道啊。”

他的话并不算多,而且,总是一副恬淡到没什么精神的样子,陈太忠在一边看着直想笑:兄弟,装逼不是错,不过你这么装,境界不太够啊。

他觉得,跟自己的气势比起来,这厮的气势实在一般得紧,你丫见过真正的傲慢和睥睨天下的气势吗?

“那是,还能让你出钱?”李秀文喜出望外,不住地点头,转头看看郑在富,用手一推他,“老头子你给表个态啊。”

“银行好啊,”老婆点名了,郑在富也无法继续猫着一声不吭了,“秀中,这次可是麻烦你了。”

两人同是副科,他大了差不多二十岁,又有个实在的副主任头衔,客运办还算个能捞点小钱的单位,可纵然如此,对上自己这个只是副主任科员的小舅子,郑副主任还真的是束手束脚。

原因无他,人家是财政局预算科的,123比456小,是吧?但是诈金花的时候123就大,规矩就是那么定的。

“呵呵,算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见到这个姐夫对自己恭恭敬敬的,李科员心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说句实话,这一桌子,能让他略微抬抬眼皮的,也不过就是这么个姐夫了。

原本,他看着陈太忠的穿着打扮,还以为是谁家的孩子呢,一听说陈某人的父母是工人,他登时没了关心的念头,不过也是一个不知道体恤父母的败家子而已。

陈太忠的相貌,实在是太年轻了,李副主任科员绝对不会认为,丫身上的行头,是自己赚钱买来的。

是的,在他眼里,这些假货——这些假货的仿真度极高,真要买,那也得不少钱呢,他认为这个半大小子挣不到。

丁小宁眼见一帮人谈笑间就把事情说好了——事实上李科员还是有点郁闷,不过她不知道啊,想到自己被撇在一边,一时间就有点恼火了,言语也登时锋利了起来,“舅舅,敢情今天你是拿我当道具来用的?”

“这孩子,你怎么说话呢?”郑在富瞪她一眼,转头冲李科员笑笑,“呵呵,老二,小宁这孩子脾气有点倔,其实人挺不错的。”

李科员原本是想跟丁小宁套套近乎的,不管怎么说,甯瑞远在市里认识的领导实在太多了,他若是能通过其结识到甯总,对自己的仕途是大有好处的。

可今天莫名其妙地,就应承下了帮外甥找工作,这让他心里有点纠结,而眼下丁小宁的发言,又火气大得很,一时间他就没了跟她说话的兴趣:等你把名字改成“甯小丁”以后,再跟我张牙舞爪吧。

于是,他很不屑地看了丁小宁一眼,嘴角扯出若有若无的一个冷笑,“小孩子说话,我怎么会当真呢?”

不着痕迹地,他的傲气一时间展现得淋漓尽致,甚至让专心看戏陈太忠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陈哥,今儿怎么过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跟他打招呼,陈太忠转头一看,是联防队员小董,身边还领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儿。

小董笑嘻嘻地径直走了过来,亲热异常,“怎么想起来在这儿吃饭了?跟老张说了没有?”

“没说,跟他说什么的说?”陈太忠还他一个笑容,“怎么,就你俩?一起坐下吃点?”

他这个邀请,就有点冒昧了,原本他不过是个来蹭饭的,现在不经在座的允许,居然就要邀人了,太没礼貌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连这点事儿都不懂,事实上,他心里一直就不怎么痛快,本来还以为只见郑在富呢,那边刷刷地就多出来几个人,你们能没经过小宁允许就邀人,哥们儿就不能邀?

“那谢谢陈哥了,”小董是自来熟,反正饭菜刚上来,桌子又有空位,并也就并了,他还不忘记跟在座的几位打个招呼,“好了,这一顿算我的了,能跟几位领导一起吃饭,挺荣幸的。”

他的话是这么说的,不过在座的那几位,脸色却是都不怎么好看,李家姐弟三个,脸上冷得都快结冰了,也就李科员,多少还是能控制一下情绪。

小董是什么人?挑通眉眼的家伙,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一桌人,好像对陈科长有点意见?

他能感觉到郑在富和李科员身上那种淡淡的官味儿,所以他才称领导——哪怕叫错也无所谓,这年头是个人就敢自命“老板”的,大家还不是哈哈一笑就算了?

不过,打死他都不信,这俩领导能比陈科长还厉害,他太了解陈太忠的能量了,那是王宏伟都要躲着走的主儿。

既然是陈科长的对头,那当然就是我的对头,小董眼睛一扫旁边,抬手就招呼服务员,“你,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