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87章 再到科委

“嗯,你不用考虑我,”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挺高兴,丁小宁知道为他考虑,还是很不错的,“不过,也不要让你那个表哥太出格,夹着尾巴做人才是正理。”

至于抹黑,他还会怕被抹黑?那才是咄咄怪事了,再说了,冲着他跟甯瑞远的交情,就算她表哥做得再出格,瑞远也不会生气,最多开除了事。

“那我就放心了,”丁小宁郑重地点点头,她以前做过不少不算小的事儿,但是眼下是帮长辈办事,这让她有一种长大成人的成就感。

“那他也得请你吃一顿吧?”难得看到她这么认真,陈太忠伸手摸摸她的脸蛋,轻笑一声,“呵呵,咱不要好处,但他总得意思一下不是?”

“他说了,明天中午请我去凤凰宾馆吃饭呢,”丁小宁望着他,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太忠,跟我一起去吧?”

“呃,这个……”陈太忠禁不住又想到了张智慧,那家伙似乎对哥们儿女友这么多有点意见?不过,看到丁小宁那双眸子,又想想她的体贴,迟疑一下终于点点头,“嗯,没事我就过去。”

第二天,陈太忠还挺忙,忙阴平的事儿。

当然,杜云生、杜忠东以及张大庆和田正阳的事儿,是不归他管的,跟临河铝业的谈判,他也不负责。

可是,安道忠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死活要拉着他一起去科委申报高科技项目,“太忠,这资料可是我让人整理好以后,专车从阴平送过来的。”

专车,那专你的呗,关我什么事儿啊?陈太忠真不想管,不过想想当今三大铁,“一起同过窗”是其中之一,倒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反正,科委那个摊儿,实在有够乱的,朱月华不清楚里面的门道,而且她也没车,科委可是在三个城区呢。

于是,陈科长少不得开车拉上了安道忠,又叫上了小朱,“小朱,我今天领你认门儿,要是人不在,你回头跟安主任一起来啊。”

不过还好,今天都正月十六了,再懒散的单位也该正式上班了,科委的办公室主任李健在本部,而且,大约是由于过年的缘故,这次李主任的穿着,还算时尚,只是……胳膊上那俩袖套实在有点扎眼。

安道忠一听说市里行文儿就可以搞定一切,登时长出一口气,来的路上,他被陈太忠忽悠得有点腿肚子转筋儿,“这个项目市里肯定是要扶持的,行文儿不难……”

“喂喂老安,打住打住啊,”陈太忠想到自己给焦油加工厂申报的时候,也有过这种说法,不过他却是疏忽了,眼下一见事情如此容易办理,禁不住就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

当然,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老安,我都说了,政府扶持是应该的,不过,投资的人我已经拉来了,将来没准还要控股,咱们还是公事公办的好。”

安道忠一听这话,登时生出点小心思来,市里行文儿固然不错,可是如此一来,就显不出他安某人在这件事里下的工夫了——市里都有文儿了,换个白痴来也能干好。

“这个……又要多花钱了,”他略微沉吟一下,不情不愿地点点头,“算,太忠,我听你的,谁让咱俩是同学呢?”

李健对这个结果,真的有点惊讶,不过,既然科委能多赚一点钱,他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只是暗暗地心中一叹:得,科技发展处和高新技术处又要有外快了,他妈的你们挣就挣去吧,可是我这儿耳根子又清净不了啦。

接下来来到科技发展处,张志宏处长也是个实在人,一听是阴平的项目,冲着安道忠点点头,“其实,让你们阴平科委直接报上来都可以的啊,而且,说不定还能减免点费用。”

阴平区撤县改区不久,科委的编制还在,而且作为偏远县区,估计会存在很长时间。

能省钱?听到这话,安道忠登时就是一脸的茫然,不过陈太忠听得却是冷哼一声,“老张你别跟我弄这个,要是规规矩矩报上来,咱不说减免费用,就说正常费用,这个鉴定结果,多长时间能出来?”

“一个月,到两……”张志宏被他这么一将,也不好再嘴硬了,略微迟疑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到两年吧,不会再长了……”

“张处你饶了我吧,”安道忠一听是“到两年”,登时哭笑不得,双手一拱,连连作揖不止,“两年时间,我早饿死了。”

“别叫张处,叫我志宏好了,”张志宏好涵养,他知道对面这二位都是实打实的正科,自己这“处长”虽然也是正科,论实权还不如这俩,少不得要轻笑一声,“呵呵,我是说按正规途径的话,这只是一种选择。”

安道忠是官场上打过几个滚的,一下就听出名堂来了,“志宏,大家都不是外人,你有啥话直说,怎么就能快一点?嗯……按非正规渠道来说。”

“你问陈科吧,”张志宏冲陈太忠努努嘴,“不是外人,我才不好意思说。”

“你别这样啊,老张,”陈太忠一听,就有点郁闷了,“我是市招商办的,安主任人家是阴平的,不太宽裕,你差不多点啊。”

“唉,明白了,明白了,”安道忠一听这话,点点头,“志宏,这是跟你个人,还是……科委打招呼?”

张志宏当然明白这个“打招呼”不是人打招呼,而是人民币打招呼,他不动声色地笑笑,“关键是我们科里,随便意思一下就成了,当然,你要愿意交双倍鉴定费,那我在科委也有面子了。”

“这人的毛病啊,都是惯出来的,”陈太忠摇摇头叹口气,哭笑不得地指着张志宏,“怎么看怎么觉得你们心黑。”

“陈科,要不去高新技术处看看?”朱月华在一边插嘴了,她可不怕惹了张志宏,“这两个科室好像职能有重叠的地方呢。”

张志宏无动于衷,只当没听见这话。

“快算了,那边眼皮子更高,老张这儿是穷惯了,还好糊弄一点,”陈太忠又叹一口气,心里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

“其实,这次能照顾你们一下的,”张志宏见他这么说了,四下看看,放低了声音,“不过最近,可能有点小小的人事变动,我不敢得罪下面啊。”

不敢得罪下面?陈太忠登时无语,做领导能做成你这样,哥们儿我还真的挺佩服——那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阴平区是不怎么宽裕,不过安道忠的招商办还算将就,他跟马区长的关系不错,再说,这次项目挺大,他想显示自己的功劳,些许鉴定费倒也不算难办。

事儿定下来之后,陈太忠又拉着这两位去高新区转了一趟,认了认高新技术处的门儿,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等陈太忠载着丁小宁到了凤凰宾馆的时候,才发现,来的人不止她的舅舅郑在富,还有她的舅妈李秀文、舅妈的两个弟弟李秀中和李秀华,以及她的表哥郑东成。

李秀中是市财政局预算科的副主任科员,算是李家人里相当有办法的,他的哥哥李秀华甚至借着这个关系,调进了市百货大楼的车队,目前担任车队队长,也比较得领导赏识。

见到丁小宁来了,郑在富笑嘻嘻地招招手,虽然陈太忠的穿着和气度都不凡,不过,他是当舅舅的,倒也没有站起来,要不就乱了礼数了。

他都不站起来,其他人自然也就不可能站起来,郑东成有心站起来迎一下,却是被母亲李秀文扫了一眼,屁股刚离开座位又坐下来了。

不过,陈太忠也没在意,他正在头疼另一件事,我靠,你们找个包间很难吗?这大庭广众的,完了,张智慧又要歪嘴了。

可是,来都来了,再说什么也晚了,他下定决心,就当个闷葫芦了,顺便还可以帮丁小宁观察一下那个郑东成,看看那厮算不算稳重。

落座之后,就是相互介绍了,丁小宁本来想卖弄一下陈太忠的身份的,可是一见到舅妈眼中的不屑,还有她那俩弟弟自顾自地低声聊天,登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丁小宁没有太介入陈太忠的工作中,不过,现在的太忠在凤凰火爆到什么样的程度,她还是略知一二的,你们既然是这种态度,那我就不跟你们讲那么多了,这是你们自己错过贵人的。

所以,在座的一桌人,只知道这小伙子姓陈,却是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李秀中在财政局工作,还是有点眼色的,看出来陈太忠身上的衣服值点钱,借着闲聊的机会问了一句,“小陈,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