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85章 喊破喉咙也没用

“我看到了,你俩刚才……”蒙晓艳睁开泪汪汪的双眼,才待指责眼前的奸夫淫妇,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处身于自己熟悉的环境中了。

剩下的话,登时被她噎进了肚里,好半天她才揉揉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地四下打量一番,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眼睛瞪得……快赶上鸭蛋了。

唐亦萱已经有点习惯这种层出不穷的怪异了,她轻咳一声,强作镇定,“咳,晓艳,你今天能回来,我很高兴啊。”

“刚才我看到的是真的!”

唐亦萱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蒙晓艳的思维变得再度敏捷起来,她一指她红晕尚未消退的脖颈,“你脸红了,我从来没见过你脸红!”

“咳咳,”陈太忠轻咳两声,带点戏谑地看着唐亦萱,“我听晓艳的意思是说,亦萱……你的脸皮比较厚?”

“没大没小的,懒得理你们这一对儿了,”唐亦萱纵然是极有涵养的女人,也招架不住这样两面夹击,一转身就走向了厨房,“好了,晓艳还没吃饭吧?我给你们弄点……”

事实上,她是想借此机会,让自己满头满脸的红晕消退下去。

“亦萱?”蒙晓艳上下打量陈太忠两眼,表情从最初的伤心,慢慢地变成了惊愕,随即又是恍然大悟,最后,脸上居然挂上了一丝暧昧。

“你是不是跟她那啥了?”她的声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唐亦萱在厨房支起耳朵的话,应该听得到,“居然这么叫她?”

“我们俩很纯洁的,哪儿像你想的那么乱七八糟的?”陈太忠眉头一皱,假意很生气地看着她,“今天是有个叫吴秋水的家伙来骚扰她,我来帮着挡一挡。”

“哼,你要纯洁才见鬼了,”蒙晓艳一听这有名有姓的,火气越发地小了,她眼珠一转,伸手向陈太忠的下身探一下,嘴角露出一丝媚态,“今天晚上,轮到喂丁小宁了,是吧?就这也好意思说纯洁?”

“懒得理你,”陈太忠转身向茶几走去,“好了,你坐着,我给冲茶,今天你居然知道回来,真少见了。”

“不回来,怎么撞破你们的私情?”蒙晓艳轻哼一声,冲茶?陈某人一向大男子主义得很,可从来没这么服侍过她,这让她心里越发地确定了某些猜测。

看到桌上唐亦萱的手壶,和陈太忠喝了一半的茶水,她伸手一摸,果不其然,两样都已经温凉了,“假惺惺的,你们喝凉茶水的?”

“咦,我说你还没完了呢?”陈太忠眼睛一瞪,被人撞破私情,他多少是要内疚一点的,不过蒙晓艳这么穷追猛打,却是又让他恼羞成怒,语气登时就变得冰冷了起来,“按说,我跟亦萱交往也在你前面,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蒙晓艳最害怕的,就是陈太忠翻了狗脸出来,一见他好像真的生气了,气焰立马就低了下来,一双大大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向他,“太忠……我,我只是没有心理准备,发发牢骚嘛……”

看到她这个样子,陈太忠的心登时就变得软了,他不动声色地将洗好的茶冲起来,借着这个机会构思一下语言,接着冲她笑笑,“呵呵,我说嘛,你还说……”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低了下来,身子也凑向蒙晓艳,“你还说要帮我下药呢,怎么也一直不见你动手啊?”

装正经,你俩都这样了,还用我下药吗?蒙晓艳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这厮,脸上却是堆起了笑容,“要不……一会儿我帮你按住她?你放心,她肯定不会叫的。”

“算算,算我怕你了,”陈太忠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这世界上比哥们儿操蛋的人,那是越来越多了啊。

“男欢女爱,那不得讲究个情调?你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对了,我就奇怪了,亦萱到底做了什么啊?能让你这么恨她呢?”

“这个……”蒙晓艳一时语塞,女人和女人之间,相互看不顺眼还需要理由吗?

基本上一生下来,她就处于了一个公主地位,家世好、人聪明、长得也漂亮,只是后来,她老爹遭遇大变,而就在这个时候,唐亦萱出现了。

当然,她嘴上说,认为唐某人是扫把星,把好端端的家弄成这样了,而她的潜意识里,却是不服气这个女人处处比自己高一头,这让她的心情雪上加霜。

总之都是当时不懂事了,她笑一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猛然间,却是又让她想到一桩奇事,“对了,太忠,刚才,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我跟你说……你别告诉我,是我眼花啊。”

“嗯,不是你眼花,”陈太忠白她一眼,脸上堆起了笑意,“是你幻视幻听了,总可以吧……喝茶吧。”

“喝茶?”蒙晓艳眼珠子转转,沉吟一下,鲜艳的红唇探到他的耳边,“我想喝你……走,跟我进我的房间……”

“不是这样吧?”陈太忠有点愕然,“那个啥你都知道的,今天晚上,我要去阳光小区啊。”

他的意思是要去“交作业”,不过事实上,刘望男和丁小宁的老朋友同时驾到,这种事儿真的很奇怪,女人们住在一起,天癸是会相互影响的,最终变成同时来同时走——刘望男也认可这个说法。

这只是借口,他不过是不想在三十九号胡天胡地就是了。

“她在做饭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是?”蒙晓艳伸手拉拉他的手,噘着嘴,“你刚才吓了我一跳,你摸摸我的心跳……”

一边说着,她一边拽过那只大手,捂上了自己的酥胸,眼神流转间,娇艳欲滴。

老房子着火烧得更快,食髓知味的陈太忠,有时候真的有点管不住自己,再说了,面前的又是老对手,倒也无须忌惮什么……

蒙晓艳的卧室是上了锁的,唐亦萱都进不去,不过还好,前一阵她回来过,没事的时候又不想跟后妈朝面,就是躲在房里收拾房间了,所以屋里倒也算干净整洁。

陈太忠刚反手碰上房门,蒙晓艳就扑了上来,疯狂地吻着他,鼻中还发出了极其陶醉的“呜呜”的呻吟。

这家伙今天怎么了?他一时有点搞不明白,往常也没见过她这么热情啊,这简直都有点像装出来的啦。

不过,下一刻他越发地怀疑起来了,估计蒙晓艳真是装出来的,不知道出于什么动机,她的反应很强烈,声音也越来越大,极其疯狂的那种。

明白了,哥们儿真的明白了!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了,敢情她是想用男女欢好的声音刺激唐亦萱呢。

这家伙真是的,一时间他有点哭笑不得,你俩真有这么大的仇?对不起了,哥们儿今天绝对不会配合你的,不就是点声音吗?

微微一抬手,他就放出一个“壶中日月”的法术,这下,就是叫破大天也没人听得到了,偏偏地,他还不告诉蒙晓艳,想利用我刺激唐亦萱?你叫,使劲儿叫,哥们儿还真的爱听,一般时候还听不到呢……

半小时后,两人施施然出现在餐厅,唐亦萱还在忙呢,说句良心话,她做饭还真不算利索,不过……也许是饭菜准备得比较丰盛的缘故?

蒙晓艳没事找事地咳嗽一声,“呀,全是肉和海鲜啊,没有清淡一点的菜?”

“晓艳你的嗓子?”唐亦萱听到她的话,讶然地停下了手中的活望向她,蒙晓艳的嗓子原本是有一点点沙哑,可是眼下听起来,却难听得跟铁勺划沙锅有一比了,“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刚才喊的呗,蒙晓艳没心思回答,而是盯着唐亦萱的脸左看右看半天,发现从对方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的不自然,心里就奇怪了——我已经很用力地在叫了啊,你居然听不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