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84章 人间黄梁亦真亦幻

这个要求,陈太忠当然可以满足,虽然三十九号的空间狭小,不过……倒也未尝就不能变通,反正这里没人来的。

“可以啊,”他冲着唐亦萱点点头,接着又笑笑,“哈,这次可又是你求我了啊,以后……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市侩啊?”

你这家伙嘴真贫,唐亦萱柳眉一竖,刚要假意嗔怒一番,猛然间只觉得眼前景色一变,似是在瞬间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

这次的场景,跟上次的又有所不同,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但却是身处一座山峰之上,落脚处是青草萋萋,不远处松涛阵阵,空气中隐约有新鲜的土腥味儿和松脂的清香。

茫茫云海不住蒸腾翻滚着,一轮红日探出了一个圆边,映得天边一片通红,翻滚的云海有如燃烧着的海水,世上奇景,无过于此。

“哈,太棒了,”唐亦萱眯缝着眼睛,小巧的鼻翼不住翕动着,尽情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太忠,这是……真的是幻境?”

“呵呵,什么叫幻什么叫真呢?”陈太忠轻笑一声,脸上居然多了几分肃穆出来,他长喟一声,“大家都是滚滚红尘中的匆匆过客,不过是很认真地在戏台上本色演出而已……”

“你丰富了别人的眼界,别人充实了你的体验,生命的存在是最真实的,却又是最虚幻的,所以,每个人注定都是孤独的,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才是正理……”

说起这种东西来,他就不再是往常那种浑浑噩噩的操蛋样儿了,不得不承认,陈某人在某些方面的悟性还是相当强的,否则也不会一路打破各个尘封已久的升仙晋级纪录了。

说到这里,他有一些莫名的怅然,却不防唐亦萱手一伸,紧紧地攥住了他的手,冰凉的小手细腻绵软,“呵呵,这才是我印象中的你呢……”

“嗯?”陈太忠下意识地反握住了那只小手,转头看看她,山风中飘逸的长发,让她整个人显得越发地飘逸脱俗,“呵呵,冰肌玉骨……不外如是啊。”

“去你的,”唐亦萱的脸微微一红,小手一用力,就从他的大手中滑脱了出来,身子一侧,指着那一轮红日,“那是……朝阳还是夕阳?”

“随便你啦,你想让它降就降,你想生我就帮你生,”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摊手,嘴里不着痕迹地轻薄着。

“我喜欢朝阳,你帮我升啊,”唐亦萱转过头来,看到他脸上暧昧的笑容,猛然间反应了过来,一时间满面红晕,与红彤彤的朝阳相映成趣,“你……你个混蛋。”

“哎,这话怎么说的啊?”陈太忠挠挠脑门,笑嘻嘻地看着她,“你为什么骂我啊?”

“我懒得理你了,”唐亦萱知道,这厮想让自己解释“升”和“生”的差异,不过她怎么可能上当?说不得扭头专心看那日出奇观。

看着红彤彤的朝阳一点点升起,她突发奇想,“对了太忠,上次你摆的那些奢侈品呢?在山顶上逛商店,一定别有一番风味的,快拿出来……”

一边说着,她一边先张罗着从她的须弥戒中取货了,她上次搜刮了不少东西,全放在戒指里了,由于占地太广,平日里只能拿出个把物件来把玩一下,现在可是有机会将东西一一陈列出来,慢慢地欣赏了。

陈太忠见她兴致勃勃的样子,说不得也把自己须弥戒的东西拿了出来,不过,两人一比较,就能看得出货是出自哪个须弥戒。

唐亦萱那里的东西,不但摆放整齐,而且很多包装都被擦得锃明瓦亮,陈太忠这边不但堆放得乱七八糟,而且当时顺进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洁净度上就要差了些许。

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唐亦萱“逛街”的兴趣,她走走停停,一会儿转头看看朝阳,一会儿又喜滋滋地摆弄一下货物,再过一会儿,又闭上眼睛深吸几口气,露出一副受用无比的样子。

喜悦的感觉是会传染的,看着她喜气洋洋的样子,陈太忠也是满心欢喜,一时兴起,站到一个货架旁,恭敬地欠一下身,“请问夫人,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他用的是法语。

“哦不,谢谢,我自己转转就行,”唐亦萱冲他嫣然一笑,居然也是用法语回答的,接着微微一皱眉头,“你的法语,居然比我还标准?”

“标准就标准了,这种鸟语,说得再标准也没啥意思啊,”陈太忠的嘴巴撇撇,却是已经换回了汉语。

“我觉得……你挺歧视西方文化的,”唐亦萱笑笑,看着东升的旭日随意地说,“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歧视他们,需要理由吗?”陈太忠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膀,“我只是觉得,西方本来就没什么文化,现在他们的地位高得有点莫名其妙。”

“但是他们还是有伟人的,比如说,毕加索、达芬奇、莎士比亚,”唐亦萱对他的论点不做驳斥,只是提出她的见解,“不过在道德标准上,他们确实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两个人就这么絮絮叨叨地一边聊着,一边无所事事地乱转,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不觉间,两人挨得越来越近,听到唐亦萱急促的呼吸声,陈太忠怦然心动,伸手去捉她的小手。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不想唐突她,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很介意她的感觉,甚至超过了对自己感受的介意,对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陈太忠来说,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唐亦萱的手微微一抖,却是没怎么反抗,她试着有意有意地挣动一下,发现无法挣脱,就不再徒劳了。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专注地看着远方的松林,鼻翼翕动,似是在尽情地呼吸清新的空气,事实上,她只是想掩盖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能做到眼前这一切,跟我说说好吗?”

陈太忠伸手捉住她圆润中略带点骨感的下巴,轻轻将她的脸扭过来,“亦萱,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相信……这世界有神……”

“啊~”就在四目相对,柔情脉脉的一瞬间,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尖叫,紧接着就是“叮当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陈太忠本是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唐亦萱也是个非常注意形象的知性女人,可是两人大概心里都有点鬼,骤闻异声,禁不住齐齐向后一闪,登时分开老远,一起向声源处望去。

蒙晓艳一手捂嘴,一手指着他俩,眼珠瞪得都快赶得上鸡蛋大了,“你、你……你们……”

地上散落着两个礼盒和她的手包,显然,她被两个人刚才那种暧昧吓呆了,再加上初一进门,前一眼看到的还是空空荡荡的客厅,下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山顶,这怎能不叫她惊骇莫名?

陈太忠哪里想得到蒙晓艳会突然回来?刚才布置幻境的时候,因为三十九号不够大,他就使用了类似“空间折叠”的术法“人间黄梁”,以拓展一下空间。

可是,人间黄梁这个术法是比较耗费仙力的,他又想到,没人能进得了三十九号,说不得就省去了迷惑人用的防御术法“八阵图”,结果就让蒙晓艳大摇大摆地闯了进来。

唐亦萱的私情被人撞破,一时间脸上要多红有多红了,陈太忠脸皮厚一点,最初的惊愕过后,抬手一指蒙晓艳,脸上也变得狰狞起来,“晓艳,你看到你不该看的东西,哼哼……”

“你杀了我吧,”听到这话,蒙晓艳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双眼一闭,两行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唐亦萱……你居然抢我的老公,你无耻!”

“喂喂,你眼花了吧?”趁着她闭眼的工夫,陈太忠手一挥,地上所有的货物都被他装进了须弥戒,下一刻他解除了术法,很愕然地望向蒙晓艳,“晓艳,你在说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