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83章 再进三十九号

虽然该案件的主谋是其兄杜红兵,但却是由杜忠东引发的。

曲阳某一私人建筑公司,承揽了阴平百货商场的外墙装饰工程,杜忠东收了人家五千块钱,将这个活介绍了过去,怎奈百货商场结款不及时,曲阳的老板就找到了区政府办公室,扬言要找杜忠东的麻烦。

半天之后,该老板被打得浑身是血,扔在了阴平到凤凰的二级公路的收费站处。

就在杜忠东被拘留的同时,陈太忠则是来到了市委大院,施施然地按响了三十九号的门铃。

杜忠东都被抓了,那凤凰市打击下马乡杜家的力度,就毋庸置疑了,如果杜家其他的人,或者说其他利益相关团体够聪明的话,就应该明白去素波上访,会落得什么样的结局。

所以,蒙艺那里,是不需要打招呼了,可是,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反倒是要来看看唐亦萱了,对外,别人看到的是他还在帮市里向上面活动,对内,却是他觉得有必要向唐亦萱显示一下,哥们儿没那么市侩!

唐亦萱的屋里,居然又有人在!

客厅里,一个俊朗挺拔的年轻人,正在跟唐亦萱轻声交谈着,唐亦萱身上,却是那一套似乎万年不变的运动服,手里拿个紫砂小手壶,时不时地轻抿一口,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看到他进来,唐亦萱冲着茶几轻轻一扬下巴,淡淡地来了一句,“茶几下面有新茶,自己动手吧……”

陈太忠转头看看那年轻人,年轻人也上下打量着他,谁也没有说话。

看起来,年轻人进来应该有些时候了,因为从他身上,陈太忠感觉不到初进屋时的那种糁人的凉气,也没有街边爆竹爆裂后,弥漫到人身上的硝烟味儿。

唐亦萱不给你泡茶,那就不要指望我给你泡了,陈太忠拿起一个茶杯,自顾自地洗起茶来,他对这人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孤男寡女在一起的,你丫不觉得有点过分吗?小白脸,没安好心眼!

他这么做,显然是有点无礼,大正月的,应该比较注意常有的礼节才对,可是陈某人根本不在乎:我知道该给你泡茶,但我就是不泡,这跟情商无关,哥们儿主要是看你不顺眼!

再说了,让一个堂堂的准副处给你泡茶,你家祖坟冒得起那缕儿青烟吗?

年轻人倒是没怎么介意,而是冲着唐亦萱轻笑一声,“呵呵,小唐,这位……你不给我引见一下?”

“哦,他是市委办的,”唐亦萱轻掠一下额头的发丝,虽然声音清亮,言语间却也不见怎么热情,“跟我女儿很惯。”

小唐?陈太忠被这称呼雷了一下,章尧东都要喊唐姐,蒙艺都要叫嫂子的主儿,你丫敢这么叫?挺能的嘛。

接下来唐亦萱的话,又打击了他一下,我跟“你女儿”挺惯?我靠,你不是……还是处女来的?这是把自己当成……圣母玛利亚了?生了一个女耶稣?

“哦,”年轻人点点头,轻声笑笑站起了身,陈太忠不给他冲茶,在一定程度上,是表现出了不欢迎的意思,他当然也就不好再坐下去了,“那小唐你们聊,我先走了……”

这下,唐亦萱倒是放下了手壶,送客去了,她给人的印象一向如此,恬淡从容,出尘的雅致中,又带了一点极为厚重的雍容,这点礼数她是不会缺的。

陈太忠却是呆在屋子里生闷气,我靠,那厮管唐亦萱叫小唐,我跟“小唐的女儿”关系不错,丫的……这不是差了辈分?敢占我便宜?

“这小家伙什么人啊?”眼见唐亦萱送客回来,他悻悻地发问了,“油头粉面的,一看就不像个好人!”

“嗯?”唐亦萱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等到后来,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时间娇躯乱颤,居然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好半天,她才止住笑声,懒洋洋地坐到了沙发上,再次拿起小手壶轻啜一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今天,怎么这么大火气啊?”

“没啥,”陈太忠撇撇嘴,也端起茶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就是看他不顺眼,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这是我小时候的邻居,他可不是小孩了,今年三十多了,”唐亦萱笑一下,接着又轻叹一声,“人情冷暖,就是这么回事了,他跟你一样,找我办事的……”

“喂喂,差不多点啊,”陈太忠脸一绷,打断了她的话,“我是说今天元宵节,怕你一个人冷清,所以来看看你,谁说我找你有事了?”

“是吗?那可是谢谢你了,呵呵,”唐亦萱斜眼瞟他一眼,轻笑一声,眼波流转之间,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妩媚,“你不是打了什么别的主意吧?”

呀,这就算挑逗我了吧?陈太忠略一琢磨,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站起了身子,让哥们儿给你点颜色看看。

殊不知,他这阳光一般的笑容,看在唐亦萱的眼里,那是要多暧昧有多暧昧了,她心里没由来就是一颤,“那家伙最近总来找我,还好你来把他撵走了。”

嗯?听到这话,陈太忠登时就是一愣,一时间就不好意思涎着脸凑过去了,说不得假惺惺地伸了一个懒腰,顺势还打个哈欠,“哈~嗯,他总找你?要不要我帮你友情提示他一下?”

“那倒不用,哼,”唐亦萱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他还有事要求我帮忙呢,湖西区的电费缺口很大的……”

敢情,那个年轻人是湖西区供电分局的副局长吴秋水,负责征费这一块,现在整个湖西都不景气,除了破产的纺织厂,剩下的一些企业也是半死不活的样子,想找一家令人眼睛一亮的企业实在是太难了。

可是就这种厂子,供电局还得保证电力供应,只要你敢拉闸,那些厂子的工人就敢闹事,天长日久下来,征费就成了供电局最头疼的一块。

还好,这个吴秋水有点背景,一时倒也没人怎么动他,反正发改委说了,近几年国家的电富裕得用不完,用多了还能减免电费。

可是今年的形势突变,省电业局开始引入考核制度了,征费上的考核,当然就是看你收回来电费没有。

这一下,吴副局长就着急了,然后不知道他怎么打听到,唐亦萱现在能力挺惊人,就多次上门,求小唐帮忙协调一下,顺便……看看能不能帮忙说说话,让他再往上进步进步。

吴唐两家其实走得并不算近,而且也多年没来往了,唐亦萱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承诺,可是,架不住吴副局长感觉挺好,隔三差五地就来转悠转悠。

吴秋水一向自命风流,见到昔日的小美女成长为大美女了,少不得就琢磨着是不是能用用美男计,他甚至很赤裸裸地暗示:小唐,我跟那个结发的妻子,感情不合啊……

这让唐亦萱实在有点无法容忍,我家遭难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你跟你妻子感情不合……那是因为她电业局那个做总工程师的老爹下台了吧?

最让她接受不了的,还是吴秋水居然想让唐亦萱帮省电业局局长夏言冰说话,这几年夏局长将电业局打理得井井有条,一时间就琢磨着想干干副省长了。

按说,正厅的夏言冰根本不可能认识吴秋水,不过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吴副局长还就敢琢磨这事儿,小唐的小叔子,那不就是蒙书记吗?

收电费、收美人,再加上攀上蒙艺的关系,不得不说,吴秋水打得一笔好算盘,可是以唐亦萱的冰雪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家伙有如白日梦一般的野心?

“要不,我再给他整点电费缺口出来?”听说这家伙居然敢打唐亦萱的主意,陈太忠只觉得脑子有点发热,“真是找死!”

“算了,不用理他,”唐亦萱冷冷一笑,她根本不把那么一个小副科放在眼里,以吴秋水的市侩,也就无非是敢在脑子里YY一下,过分的事儿,那厮不敢做。

当然,若不是念着往日邻居的那点情分,她也早就让那家伙灰飞烟灭了,无非就是上嘴皮碰碰下嘴皮的事儿而已。

“今天元宵节,你不用回家吗?”唐亦萱收回了思绪,抬眼看看咬牙切齿的陈太忠,心里无端地涌上一丝甜蜜,“你父母亲不说你?”

“嗯,那个家我现在不敢回,”陈太忠想到这点,无奈地摇头苦笑,“一回去就是事儿,真麻烦了。”

他不想再说这个话题,转头看看窗外,见天色已黑,禁不住灵机一动,“我说,咱们一会儿出去看灯吧?嗯……你稍微化化妆。”

“灯有什么好看的?”唐亦萱摇摇头,事实上,她是不想跟陈太忠在黑灯瞎火的时候出去,万一被人撞见,总不是什么好事。

“对了,你那天在清渠乡搞的那个……好像幻境一样的东西,我挺喜欢的,”她的眼睛冲着他眨巴眨巴,“能不能再让我看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