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80章 上访的忌惮

三天之后,下马乡的整顿工作彻底完成,各路亡命徒在武警的铁拳下四散逃逸,而乡里德高望重的杜老书记则是被弄回了凤凰,异地审讯。

老书记在下马乡的人望真的不低,年轻时就是响当当的好猎手,为人忠厚做事公道,极富正义感,为乡里做过不少好事,再加上杜姓也算当地一大姓,论影响力,是下马乡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遗憾的是,“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这名言,又验证在他身上了,下马乡穷的时候,杜书记以正直出名,等私挖滥采之风盛行的时候,杜书记以贪婪出名。

由于当时他在处在书记的位置上,很快就积攒下了相当的财富,而积攒下的财富,又能越发地增加他的影响力,终于发展到了眼下这一步。

这不是?凤凰市前脚刚把他弄走,后脚下马乡那边就出现了群众上访,情绪激动的人群挤在区政府门口,要区里给个说法。

阴平区有点招架不住这架势,事实上,区里很多干部,跟杜书记都有很深厚的交情,说不得就要把情况反应上去了——老杜到底为什么被抓啊?这边群众反应很强烈啊。

按说,发动群众运动来表达自己的主张,对政府而言是很有效的,不过非常遗憾,这次凤凰市为了开好跟临铝合作的头,整顿的决心是相当地大,这些人不闹事还好,一闹事,反倒是把杜老书记又向深渊推了一把。

王宏伟本来还纳闷呢,陈太忠要我抓此人,是为什么呢?他在当地打听了一下,不过武警围剿的任务很重,他也没时间多了解,只知道那家伙在下马乡非常有名,至于说名声则是毁誉参半。

反正,带老杜书记走的时候,他没有反抗,周围没有人站出来阻拦——周围全是荷枪实弹的武警,你反抗一下、阻拦一个试试?

谁想,武警一走,下马乡就闹将了起来,这个消息传到凤凰的时候,王宏伟才如梦初醒,敢情这家伙是个隐藏得极深的厉害人物啊。

亏得把这家伙抓回来了,要不然下马乡的整顿,肯定不能完成得很彻底,这一刻,王局长是真的服了陈太忠的眼光了,不过,一缕疑惑也油然而生,这家伙哪儿来的这么灵通的信息啊?

他哪里想得到,陈太忠对老杜书记的怨念,不过只是起于其子杜忠东在饭桌上的一句闲话而已?

章尧东对下马乡的整顿也很关注,这么大规模的武警部队的调动,是近几年少有的,他必须对产生的后果承担部分责任。

而且,在跟临河铝业即将展开的合作中,凤凰市政府已经出了一点风头了,他这个出名强势的书记,当然不能坐视段卫华的发挥。

于是,在获知下马乡那里闹事的时候,章书记在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王宏伟,“宏伟,下马乡以前那个书记,是怎么回事啊?你把他带回凤凰来,有什么理由没有?”

“这是招商办反应的情况,”王宏伟谨慎地措辞着,“当时抓他的时候,群众的情绪也都还稳定。”

章尧东一听就明白了,这是陈太忠反应的情况,铝厂能跟凤凰合作,第一功臣是谁,建议整顿下马乡的又是谁,他再清楚不过了。

“不过呢,尧东书记,我个人认为,这么做并没有什么错,”王宏伟很谦恭地解释,“这个老杜的活动能力很大,要是不做处理的话,可能会影响下马乡法制建设的顺利进行。”

“这个我知道,”章尧东沉吟一下,声音里略带了一些苦恼出来,“可是也不能一直让武警留在那里吧?”

他这话,并不是要从王宏伟这里得到什么答案,而是自己在嘀咕,不过,下一刻,他的语气就决绝了起来。

“你赶紧安排突审,只要能在那个家伙身上翻出来点事儿,就让阴平区直接抓人,有多少人闹事,就抓多少人,哼……自己做错了事儿,还敢唆使别人,挑衅政府权威?”

早该这么做了!王宏伟点点头,“好的,我尽快,不过他们要来凤凰上访呢?”

“只要有证据,上访的照抓,”这一刻,章尧东将他的强势展现得淋漓尽致,“纯粹是无政府主义,哼,他们的利益就是利益,政府的利益就可以当作儿戏?”

“那要有人说情呢?”王宏伟委婉地向领导提示一下,老杜在阴平的官场里,还是有点能量的,“说情的抓不抓?”

“嗤,都有人闹事了,谁敢给他说情?”章尧东冷笑一声,挂掉了电话。

上访,啧,也是个麻烦啊,挂了电话之后,章书记的手无意识地敲敲桌子,他当然不怕那些人上访到市里,但是要上访到省里呢?

当然,这种事他可以通过组织渠道向省里反应和解释,不过,还是那句话,对省里而言,青旺和凤凰手心手背都是肉,省里绝对不会认为,下马乡的整顿,有多么迫在眉睫。

而且,下马乡那里真实的乱况,还不能实事求是地向省里汇报,所谓瞒上不瞒下就是指这种时候,要不然大家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你们凤凰市委市政府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能让黑恶势力和无政府主义发展到这种状态?

给秦连成打个电话吧,这种事儿得用许绍辉了,许副省长在信访口上说得上话,反正,这事儿是你的招商办引发的。

秦许两家的关系,章尧东很清楚,不过,眼下这事儿,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了,他就不信秦连成敢坐视。

果不其然,秦连成笑嘻嘻地答应了,“嗯,这件事我无条件地支持市委的决定,大家群策群力,共度难关,为凤凰市的经济腾飞做贡献……”

章尧东被这套话说得有点晕,不过他也知道,不能指望小秦说——嗯,我会跟许副省长打招呼的,秦连成又不是傻瓜。

他才说要挂电话呢,秦主任在那边又发话了,“对了,章书记,业务二科的小陈,过两天要去省委党校上课,您可以让他把一些情况反应一下吧?”

有蒙艺的关系不用,你傻的啊?

“哦,陈太忠啊,他要去上课?我还不知道呢,”章尧东怎么会忘了陈太忠?只是,有些事情,你捅得太靠上,反倒不是什么好事,找关系捂盖子的话,够用就行了。

让蒙书记为这么点小事开口,那不是为难人吗?再说,这事儿虽然凤凰市占了道理,可终究不是什么好事,蒙艺张得开嘴吗?

不过,陈太忠既然要去上课,那倒是能把消息传递一下,顺路而已,说不得章尧东又给陈太忠打个电话。

我靠,我不想那么早去啊,陈太忠一接电话,为难了,他在素波有党校同学何振华和王思敏帮忙抄重点呢,过了正月再去都来得及。

更重要的是,高强马上要到了,据说还带了一个跟他财富差不多的朋友一起前来,共同考察凤凰市场。

前几天跟铝厂这边一谈妥,陈太忠就给高强打了电话,拜年之际,还不忘记通知高总一声,铝厂由于如此这般的原因,所以,人家要合资,还要占大股,不知道你对这个怎么看?

他已经想好了,高强要是不喜欢合资的话,那就给其再找项目,谁想高总询问了几句之后,轻笑一声,“哈,合资就合资呗,只要我的人负责管理,这就算上了保险了,有什么不好的?”

这也是境界上的差距,邢建中为了自己的事业,不得不忍痛放弃了对荆紫菱的追求,可高强却是不怕跟临河铝业这样的庞然大物来合资,甚至还将其视为一个机会。

这里面因素很多,但不可否认的是,高强有实力,玩的圈子也不含糊,不怎么怕被阴,临河铝业强煞了不过是厅级,想吃我?小心噎着自个儿。

而且,高总也输得起,不就是几千万吗?想挣大钱就得冒大险,搭上临河铝业供销的口儿,如果顺势再发展一下,总资产后面再加一个零都是很正常的。

高强属于改革开放后第一波发展起来的人,这拨人里经不住考验的,早早都已经被雨打风吹去了,而剩下的人,却是都不缺少跟政府打交道的眼光和经验。

有了陈太忠居中调停,他有信心拿下临河铝业的范如霜,就像他相信,陈科长是那种花钱收买不了的人一样,他相信有了这层关系,再加上用人民币开路,临铝最少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