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74章 绝望的挣扎

田正阳是阴平采矿点的员工,而且还是共青团委临河铝厂阴平分公司的书记,大小还算得上个干部。

他是接了张大庆的电话之后,才打的这个恐吓电话,是的,当张大庆在业务二科的门口看到铁秘书和马副厂长之后,就知道大势已去,二话不说扬长而去。

他这边才离开,时隔不久,铝厂那边就传来了消息,厂部的“招标与采购办公室”,正在商讨将铝矾土采购规范化与标准化的可能性。

办公室其实只负责政策制定,具体实施还是要通过下属各个部门来完成,按说这种吹风性质的玩意儿,不需要太在意的,可是张永庆张副总一听,就明白,范如霜跟陈太忠已经达成默契了。

心灰意冷之下,他也不多想了,不过,想到弟弟在阴平那里还有点势力,也有点利益,还是让人打了一个电话给张大庆,提醒他要尽早准备应对。

这一下,张大庆可是不干了,对于阴平那里的利益,他不是不可以放弃,但是这个放弃,是要建立在自己的哥哥夺权成功的条件之上,到了那个时候张副总大权在握,就算哥哥不提,他对这种蝇头小利也可以主动放弃。

可是现在哥哥就剩下干等范如霜发落的选择了,阴平那里,张大庆怎么能够再轻易地放弃?就算不得不放弃,也要多做点手尾,务必不让范如霜和凤凰市好受。

好死不死的是,田正阳在临河过完春节,昨天刚到凤凰,本来在办事处忙点事情,就接到了张大庆的电话。

两人很熟,在下马乡的铝矾土收购方面,属于同一个利益阵营的,张大庆怕陈太忠听出自己的声音,就撺掇着他打个恐吓电话。

别看田正阳长得白白净净,又戴个眼镜,他跟下马乡的几大势力都有一点关系,再加上年轻人做事有时候难免冲动,所以在耳濡目染之下,他的行事风格,就带了一点狠辣。

不过,这个狠辣,也不过是针对一般人而言的,阴平分公司那里的工作和办公条件并不是很好,被派去的职工,基本上也是厂里没啥关系的,不欺负白不欺负。

当然,他既然是团委书记,心计和见识也都有那么一点点,听到张大庆要自己打个电话恐吓某人,马上就做出了正常的反应。

以他的地位,自然不可能知道,铝厂高层正酝酿着什么样的变动,可是,听说居然有人想动大家的蛋糕,田正阳忝为其中的一份子,绝对是不肯答应的。

而且,张大庆作为常务副总张永庆的弟弟,等闲难得求他这种小人物办一下事,他怎么可能不尽心尽力地去办?

总算张大庆也听说了,这个陈太忠似乎并不好惹,所以,他在给田正阳打电话的时候,再三叮嘱一定要在人多的地方找个公话,省得被人察觉。

这点小伎俩,田正阳当然能领会,而且,由于他接触过一些亡命徒,说起狠话来一点也不差,说完之后,就扬长而去了。

可是显然,张大庆和田正阳都低估了陈太忠在警察系统里的影响力,张大庆倒是打听出来了,陈太忠在官场里应该有比较硬实的靠山,可是,一个恐吓电话……不至于能怎么样吧?

当警察们带着出租车司机出现在铝厂驻凤凰办事处的时候,田正阳登时就傻眼了:还不到一个小时,人就找到这儿来了?

到了这步田地,田书记就算再傻,也明白自己得罪了一个极为恐怖的人物,一时间心里就不住地埋怨张大庆:靠,这人比你说得还厉害啊,你要早说,我起码中途还会换一辆出租车的嘛。

在出租车司机的指认下,他很痛快地承认了自己就是打电话的人,不过他强调了一点:这只是他初听传言,在极其冲动的情况下,随便吓唬一下人的,铝厂的事情,轮得到你凤凰招商办来管吗?

可是警察们又怎么是那么好糊弄的?再加上是为瘟神办事,谁敢不尽心尽力?——就算讨好不了瘟神,也不能得罪不是?

于是,各种大餐被拿了出来,尽情招待着田正阳。

不过,田正阳看起来文文静静的,还真有点狠劲,一日一夜的突击审讯下来,他还是死死地一口咬定,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基于义愤,再没有其他原因。

他甚至连通知他这个消息的是谁,都不肯说,因为他心里存着一丝侥幸,指望张大庆或者办事处的人能来保自己出去,毕竟他在公司里,多少还算有点地位,而且他被带走的时候,办事处里不少人也见到了。

他怎么想得到?就在他被请进湖西分局的那一刻起,王宏伟就接到了凤凰市长段卫华的通知:一定要彻查此事,看看这个消息,是谁透露出去的,背后还有没有什么黑手。

段卫华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快,这个因果回头再说,只说王局长接到这个电话,登时又派了警力到铝厂驻凤凰办事处调查,同时急电阴平分局,要他们去铝厂阴平分公司调查田正阳平素的行为。

这一下,连马副厂长那位老领导、等着退休的副主任都被吓了一跳,小田打了一个匿名电话,就被人抓走了,我……我也给陈太忠打过匿名电话,这事儿……可怎么是好啊?

他当机立断地给马副厂长打了一个电话,小马啊,当时我可是想帮你来的,现在弄到这步田地,你不能坐视不管吧?

管!马副厂长当然要管,老副主任在这件事里,可以说是起了承上启下的关键一环,没有他的匿名电话,没准现在张永庆都开始发动了呢,怎么能不管?

于是,陈太忠又接到了马副厂长的电话,听了这个消息,他有点哭笑不得,“你们临铝的人,怎么都这么爱打匿名电话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没事,下不为例吧,我现在正忙呢,就这样了……”

他在忙什么?忙着接待湖西分局南沟派出所的一个小警员呢,王宏伟帮他许诺了,案子破得如此干净利索,他倒也不能不认账。

“有什么要求,你只管提,”他和颜悦色地向对方点点头,一脸的矜持,颇有点干部的味道,根本不见以往那种愣头愣脑的样子,“我尽量满足你。”

“这次……我是连着找了好几个开出租车的朋友,让他们一起打听,”小警察被他这样子弄得有点发傻,嗫嚅地解释,“我很下了辛苦的,陈科长……”

“好好,我知道,”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肯定不会认为你纯粹是靠了运气,“呵呵,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吧。”

“熊茂……是我的师傅,”小警察偷偷看他一眼,嘴皮子更不利索了,“那个啥……我自己吧,其实没啥要求,您看……能不能……”

“熊茂!”陈太忠撇撇嘴,倒是明白小警察为什么吞吞吐吐的了,湖西的警察,谁不知道熊茂是被他一手搞下来的?

“他现在混得怎么样?日子还过得去吧?”他倒没太在意这个要求,眼前的小警察能念师徒旧情,这让见惯了人精的他微微生出了点赏识的心思。

虽然他是个极其爱记仇的家伙,不过熊茂被他弄下来都快一年了,再大的怨念也消失得差不多了,而且那厮也没自不量力地来偷悄悄地搞什么报复,这种人,他就算想恨也恨不起来。

其实,他能有这个想法,还是靠了古昕的提示,田正阳一被抓住,古局长就打来了电话,“太忠,你家门口的岗,你觉得还有没有留的必要?”

古局长这么问,除了有商讨案情的因素之外,还存了巴结讨好卖人情的意思,可这话听在陈太忠耳中,猛然间,他警醒过来:敢情,自己在外面胡来,得罪了狠人的话,那是可能殃及父母的!

岗,肯定还是要留的,除非搞清楚田正阳那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后招才能撤,不过,他既然有了这种警觉,一时就觉得熊茂这家伙,倒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丫没有被怒火烧昏头,来悄悄报复自己的父母。

当然,指望他不计前嫌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要问问熊茂的近况,才做决定。

“他怎么能好得了?”小警察苦笑一声,“湖西的经济也不景气,师傅又没有一技之长,现在摆了个摊儿,修自行车呢。”

按九八年的行情,辛苦一点的话,修自行车一天也能赚个二三十的,运气好到极点的话,没准能破了五十。

可还是那句话,湖西穷啊,真穷,很多人别说打气补胎了,就连调整车圈,都是自己动手,反正湖西以前是工业区,别的或者缺,但手上有点技术的工人,那是绝对不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