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72章 恐吓电话

蒙书记这么说,或许只是一时的客套话,但是毫无疑问,有了这个吩咐,秦连成就有了给省委书记打电话的权力,这怎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再说了,那是省委书记啊,用得着跟他这么个小副厅客套?

更让秦主任吃惊的是,就在他告辞的时候,一个肤色微黑、长得挺俏皮漂亮的女孩还悄悄地问了他一句,“陈太忠没说过年来不来素波?”

等他走出蒙书记家一打听,才知道发话的那位是蒙艺的女儿蒙勤勤,心里真的挺……总之就是乱七八糟,没办法说了,这个年轻人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一点吧?

一时间,秦连成觉得自己这个招商办——或许陈太忠来做主任会更好一点的。

蒙艺要我少一点冲动?陈太忠听到这样的转述,心里不由得暗暗发苦,你当哥们儿我想冲动?可是都要循规蹈矩的,很多事情根本没办法办啊。

秦连成见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呵呵,你不用愁眉苦脸的,蒙书记这么说,也是关心爱护你的意思,我都看得出来呢。”

“好了,不说这个了,”他把话题转了回来,“总之吧,临河铝业这件事上,你可也算为咱们凤凰市政府开了先河了,居然要指定部委下属公司直管企业的收购渠道,这件事,我得向有关领导汇报一下。”

哥们儿又开先河了?

陈太忠傻眼了,他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都不是好话,所以他有点不服气,“秦主任,可是这个采矿权,原本就是应该强调的嘛,都任由那些人私挖滥采而不闻不问,咱们政府的形象何在?权威何在啊?”

“哎呀,你气死我了,”秦连成哭笑不得地一拍桌子,“这个我难道不知道?还用你教?不过你要知道,有的时候,政府工作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无奈,要以大局为重,要不然,只靠条条框框就把事办好了,要这么多政府工作人员……煮来吃啊?”

他现在是真不拿陈太忠当外人了,这样的风凉话也敢说出来,可见阴损这种风气,也是会传染的。

有些不办事的家伙,还不如煮了吃呢,陈太忠心里暗暗回一句,脸上却是笑得有点赧然,“那看来,我又冲动了……这个,不会让领导们对我有意见吧?”

“我就对你有意见,”秦连成听到这话,脸登时就是一绷,只是翘起的嘴角,展示出了他内心的欢喜,“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能干?再这么下去……招商办的同事们都没脸做人了。”

我也不想啊,这事情都是自己找上门的,我总不能不办吧?陈太忠苦恼地挠挠头,“秦头儿,以你的感觉,这件事好办吗?”

“范如霜都答应了,应该是好办吧,”秦连成看陈太忠一眼,心里真的是纳闷到极点了,这家伙真有那么好的运气?

他没怎么跟范如霜接触过,不过范董事长的强势,他还是知道一些的,正厅级的范董事长,眼里根本没有一般的厅级干部,天南省十二个地区和地级市,也只有素波和青旺的正厅级干部,才能跟她比较直接地对话。

凤凰市在省里的排名虽然远高于青旺仅次于素波市,可是章尧东的面子,范董就未必会卖。

事实上,这件事远没有秦连成想的那么简单,还没有一天的工夫,就有恐吓电话打到了陈太忠的手机上。

“姓陈的小子,做人不要太嚣张,下马乡的水很混,你最好还是不要去试,你要砸我们的饭碗,信不信老子砸了你的脑壳?”

呀呸,我靠!陈太忠登时就被弄毛了,这他妈的是谁啊?“孙子,别以为爷爷是吓大的,本来呢,我还没打算建议认真整顿下马乡呢,你小子敢这么跟我说话,那我不整顿都不行了!”

气呼呼地撂了电话,他开始琢磨,这件事的风声,怎么传得那么快呢?是临河铝业张大庆那面放出风了吗?

不管怎么说,被混混们电话恐吓,这还是他再世为人以来遇到的第一次,对于这种躲在暗处搅风搅雨的家伙,他有一种本能的厌恶,带种的……当面锣对面鼓地上嘛,躲在背后阴人,算什么好汉?

再想想自己之所以被穿越,还不就是遭了这毒手?念及此处,陈太忠再也无法忍受了,抬手就拨了一个电话给安道忠,“我说老安,下马乡那儿,有黑社会没有?”

“他们那些人,哪能叫黑社会?纯粹是亡命,着了急就是把人往死里弄的主儿,”现在的安道忠,对他的态度就不是一般地亲热了,涉及下马乡的事,更是要解说清楚。

“下马乡几大势力,主要组成就是当地山民、区里的关系、铝厂的关系户以及外地来的亡命徒。”

“本地的混混呢?没介入?”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少不得就要多问问。

“本地人不行,斗狠的话,他们差得太多,以前倒是有个铁头还算混得不错,不过后来因为抢地盘,被人直接打折了双腿,而且,打他的人当天晚上就追到了县人民医院,十几把枪顶着,直接就告诉他,如果天亮之前不离开阴平,那就永远不用看阴平明天的太阳了。”

“然后,就再没人在阴平见过铁头了,听说那家伙跑到张州去了,也不知道真假。”

“哈,还真的挺嚣张的啊,”陈太忠听得乐了,不过他是气极而笑,“合着你们那儿的警察,都是吃干饭的?”

“人家早就打点好了,别看是外地人,沉甸甸的票子砸过去,警察局长的老婆就成了人家的干妈,上一任的警察局长,就是因为事情越来越大,才被病休的……”

被病休?这年头新名词是越来越多了啊,陈太忠觉得有点好玩,不过,随着安道忠的慢慢解释,他对下马乡那儿,也逐渐有了更多的认识……

下马乡那儿在前几年,纯粹就是一团混乱,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稳稳地在那里站住脚,都是各领风骚几个月而已,能坚持年余的,那就是了不得的主儿了,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真正的“城头变幻大王旗”。

这几年铝行业疲软,国际市场上的价格也是一直半死不活的,所以下马乡现在不算太乱,可就算是这样,那里也没有真正强势的赢家。

现在下马乡最大的两股势力,就是“破烂刘”和“小黑”,其中破烂刘是实打实的外来户,半年前还在阴平捡破烂呢,后来跟了一股小势力平哥混,然后反水自立,接着莫名其妙地就起来了,眼下手上已经有了两百多的人枪。

破烂刘身上,最少有四五条人命了,不过那里天高皇帝远的,没人注意,也就没人追究。

小黑是以前的一方霸主,手下人的组成成分十分复杂,自打破烂刘开始崛起之后,他就没命打压,但是当他组织了一百多号人,打算冲过去抢破烂刘的矿场的时候,打头的两人被乱枪打死,剩余的人一哄而散,他的名声就下降了不少。

反倒是敢打敢杀的破烂刘一仗成名,再加上不停地吞噬周围的小势力,现在双方基本上是半斤对八两了,甚至破烂刘隐隐有后来居上的味道。

不过就在近两个月,破烂刘手下的马仔“苦瓜”拉出人马单练了,此人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做事又圆滑,跟破烂刘没有彻底翻脸,跟小黑也有走动,遇事也是两不相帮,再加上不住有人投奔,有异军突起的架势,双方老大却是怕损失实力,默认了这一股势力的存在。

所以说,眼下的下马乡,说是三足鼎立也不为过,不过,还有一股势力,却是三方都不敢忽视的,那就是当地的山民。

鼎立的三足,背后都有一些背景——最起码他们买通了一些人,可山民们并不是这样,他们是生于斯长于斯的,不是外面随便来什么人都能消化得动的。

需要重点指出的是,下马乡的山民,那不是一般地彪悍,这里是阴平乃至于凤凰市大名鼎鼎的“土匪之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