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71章 惊动秦连成

“我当然知道要找范老大,”陈太忠洋洋得意地笑着。“不过,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对了,除了碳素厂的项目,还有,下马乡那儿,我也活动好了,范如霜原则上答应,统一收购铝矾土,不过前提是……交铝矾土的公司和个人,必须有当地政府核发的采矿证。”

“我靠!”安道忠在震惊之下,脏话都说出来了,他不可置信地打量陈太忠两眼,“太忠,大过年的,不兴乱开玩笑啊。”

跟陈太忠比起来,安道忠可是更加知道,核发采矿证对阴平区意味着什么,那就意味着一大笔的收入。

建碳素厂,是提高阴平区的GDP增长,增加财政税收,属于数据上的业绩,可是核发采矿证,那不光是大河有水,小河也会满得四溢。

而且,这么做也能规范市场,打击那些私挖滥采,减少无序竞争和偷税漏税,不但财政收入有了增加,更是能降低违法犯罪行为……好处简直多得都数不过来了,实在是令人惊喜。

所以,安主任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哪有那闲工夫啊?不过,现在只是口头约定,”陈太忠看着目瞪口呆的同学,心里那份儿得意,就没办法提了,“我正愁没人出方案呢,正好你就送上门来了,哈哈。”

“范如霜亲口答应你的?”安道忠还是不太相信,所以他必须落实一下,说着,他的手一指门外,声音压低了些许,“张大庆的话,你可不能当真。”

“范如霜的秘书亲口答应我的,等下你就会见到人了,”陈太忠说着,眉头又皱一皱,“不过,这个碳素厂,临铝要占大股,这才是让人郁闷。”

“他们占就占呗,独资也没问题啊,”安道忠哪管谁负责这个企业?招商引资又不是相对象,有钱落地才是正经,“正好我们财政还紧张呢,他们肯出钱,是再好没有的了。”

“我……钱我早就找好了,投资人都来过了!”陈太忠瞪他一眼,实在有点哭笑不得,“我是发愁怎么跟朋友交待呢。”

“啊?我们那儿还有项目呢,可不错的,”安道忠一听,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要不,你帮我引见一下?”

“去去去,我懒得理你,”陈太忠才不肯信这话,“碳素厂的项目,你们都敢吹得天花乱坠,你知道搞定这件事,我花了多大功夫吗?其他的项目……求求你饶了我吧,我还要做人呢。”

“那他可以带项目过去的嘛,”安道忠的脸,被这话说得有点发红,“太忠,咱们可是同学来的……”

正说着呢,又有人敲门,来的却是小铁和马副厂长,陈太忠借开门的机会,四下看一眼,却发现找不到张大庆了。

小朱却真是有眼色,马上凑了过来,嘴皮不动低声跟他嘀咕,“那个人……跟新来的这几个照了一下面,转身就走了,什么话也没说。”

陈太忠的眼皮微微耷拉一下,意思是他收到了这个消息,一转身走回了房间,“哈,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等他介绍完毕之后,马副厂长率先发问了,“陈科长,我们刚才看见张大庆……在招商办来的?”

“哦,他说要把十万吨电解铝的项目落到我们凤凰呢,大几亿的投资,还说这只是第一期,”陈太忠的嘴角抽动一下,算是个笑意,“呵呵,他的诚意倒是挺足的……”

“那怎么可能呢?”小铁不由得出声了,“我们上报项目的选址就在临河,他这么变更,谁去经贸委打招呼去?”

他不是个不知道变通的主儿,但是范如霜做事,一向是阳谋为主阴谋为辅,既然有足够的实力去处理大多数事情,谁又愿意用阴招来坑人骗人?

张大庆和小铁在这件事上截然不同的表现,并不是说小铁不够机敏,而是实力的差距导致的差异。

“好了,你不用解释了,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陈太忠决心将这件事画个句号,他转头指指安道忠,“这不是,阴平的招商办主任,我都帮你们请来了,以后的事情,你们谈,我就撒手不管了,呵呵。”

“那可不行,”安道忠摇摇头,他也是个有眼色的主儿,眼见陈太忠对着范如霜的秘书都颐指气使,自然要凑趣一下,“陈科,整顿下马乡这件事,你不能不管啊,市里面有了精神,我们下面才好配合。”

“嗯……,”陈太忠琢磨一下,点点头,“好吧,不过,你们先谈吧,回头我跟秦头儿说一下,不行我就多去几趟阴平,我还就不信收拾不了下马乡那套烂摊子!”

其实,他心里总是对下马乡有点耿耿于怀的念头,一个老书记的儿子,就敢戳哥们儿的脊梁骨?真他妈的不知道死活啊。

那家伙,好像姓杜来的?

陈太忠本来想的是,这两件事丢给阴平和临铝双方去协商就好了,怎奈小铁不答应,也许是怕他变卦吧,总之一定要将凤凰招商办扯进来,三方协商。

这种情况下,陈太忠没办法了,说不得就把事情捅给了自家老大,谁想秦连成一听之后,大感兴趣,“小陈,你是怎么说动老范的?那女人可是软硬不吃的主儿。”

秦连成非常清楚,凤凰市打临铝的主意,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临河铝业历届领导,对凤凰市都不感冒,再加上青旺那边对这个大型国企看得也紧,颇有点老鼠拉龟无处下手的感觉。

造成这种现象的,其实还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拥有铝土矿的阴平是临铝的重要原材料基地,原本临铝设厂的时候,就考虑过将厂址设在凤凰,如此一来,铝矾土不用往外拉,直接就地消化了。

可是这件事三运作两运作的,就落户到了青旺地区,理由是青旺那里产煤,能降低氧化铝的生产成本——至于凤凰地区也产煤一说,却是被人忽视了。

再说,青旺原本是农业发达地区,工业基础非常薄弱,有关领导希望在铝厂进驻之后,能带动相关工业的发展,也算是丰富青旺地区的经济结构,不至于让产业太单一化了。

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阴平缺水,铝厂真要落户凤凰,也只能考虑湖西区,可青旺那边早早表态了:地方我们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缺水不?——这地方叫临河,能缺水吗?

事实上,铝厂能落户临河,还是有点这样那样的原因——青旺那里也出过高级别领导的。

虽然黄老当时已经到了二线上了,说话却还是很有份量的,只是,黄老或许考虑到了一些什么别的因素,抑或者他觉得落户临河也确实能帮助青旺的工业发展,总之,是没帮凤凰说什么话。

可临铝这帮人却深知建厂时的纠葛,等闲不怎么跟凤凰来往,总算是凤凰这里的铝矾土不少,他们想无视也不可能,所以就适度维系着这一层关系……恰到好处地那种适度。

所以,秦连成有这么一问,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

“这个……就是些阴差阳错的巧合吧,”陈太忠一时也不好说,是自己很小气地拿捏住了对方的痛脚,少不得就要找个理由搪塞,“呵呵,我是运气比较好。”

是这样吗?秦连成看着陈太忠,简直有点无语了,怎么别人就没这种运气呢?这家伙……这家伙该叫人怎么说啊?

“我去蒙书记家的时候,提你了,”他笑眯眯地点点头,适当地转移一下话题,没办法,小陈的回答让他无法接口,他总不能说“要把你的运气发扬光大”。

“蒙书记说了,他挺看好你的,不过他也说了,毕竟你还年轻,希望你在工作的时候注意点方式方法,少一点冲动。”

秦主任没法不笑,事实上,他在蒙书记的书房里坐了差不多足足有十六分钟,虽然蒙艺没当着他的面儿打开那封信,但还是很关心地问了问凤凰市招商引资的成绩,又问了问招商办班子的组成和结构。

最后,蒙书记更是对即将上马的煤焦油项目产生了兴趣,“这可是高科技产业,又有利于环保,看来你们走出去和引进来的步子,还是迈得挺大的嘛,目标选得也准,不过,小秦你可不能满足啊,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这样的企业,以后要引进十个、一百个……”

甚至,在秦连成离开的时候,蒙艺还很随意地吩咐了一句,“嗯,以后政策上有不清楚的地方,可以打电话问我,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呢,呵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