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46章 细说分明

第二天一大早,庞忠泽忐忑不安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小心翼翼地走进卧室,却发现自己的老婆正盖着被子,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眼睛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就像一个睁着眼睛的死人一般。

“怎么样?成了没有?”他发问的声音不高,因为看到张梅这个样子,他觉得,有点对不住自己的老婆。

下一刻,他见到了散落在地上的凌乱衣物,其中那条牛仔裤的两条裤腿上,泥点斑驳。

“这是怎么回事啊?”他轻声嘀咕一句,心里有了点不妙的感觉,他知道张梅一向很注意家里的整洁,眼下这气氛,有点不对头。

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前程,下一刻,他又发问了,声音略微大了点,人也走到了床边,“我说,他到底答应了没有啊?”

“没有,他拒绝了,”张梅木呆呆地摇摇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声音也异常地僵硬,眼睛还在盯着天花板。

“那你跟他……那个了没有?”庞忠泽咽口唾沫,一时觉得嗓子有点发涩。

张梅无言地点点头,动作之轻微,若不是他一直在盯着看,几乎都觉察不到。

“我操,”庞主任登时就恼怒了,“吃干抹净不认账?就这么拔腿走人了?这他妈的五毒书记也太毒了一点吧?我庞某人的便宜,是这么好占的?我豁出去了,跟他两败俱伤!”

“他留了点东西,”这次,张梅终于多说了一点,下巴微微一扬,“就在桌上,五万块,你老婆……值五万。”

庞忠泽顺着老婆的示意看去,可不是,电视柜上搁着五扎钞票,也是泥水淋漓的,只是他进来的时候心绪不定,电视机又大,挡了一半,所以没有发现。

“奇怪,他居然宁可给你钱,也不帮你办事?”这一下,他还真的是奇怪了,昨天晚上他并没有闲着,而是四下打听陈太忠,那真是不打听不知道,越打听越心跳!

根据种种传言,庞主任对陈太忠的能量,有了大致的印象,他可以肯定的是,人家若是真想帮他的忙,大概动动嘴皮就行——退一万步讲,就算花钱也花不了五万。

“是不是你使性子了?没有让他满意?”庞忠泽这话才问出口,登时就知道自己问错了,要是人家不满意,会留下五万块钱吗?

“他……他发现了录音机,”张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些反应,正是“一个鼻头始发红,两行热泪下脸颊”。

“你……你,你他妈的傻的啊?”庞忠泽登时觉得背心发凉,一时间就口不择言了,经过昨天晚上的调查,他真的有点害怕陈太忠的能量了,张梅这么做,可是真帮他惹人了,“居然能让他发现?”

“庞忠泽,我受够你了!”张梅的反应奇大,她身子一动就坐了起来,拽起床头的枕头就狠狠地扔了过来,“你知道不知道,昨天是我这辈子最耻辱的一天!”

她的泪水,喷涌而出,浑然不顾在被子滑落后丰硕的两团,这一对属于她的骄傲,昨天的他,是认真地赞美和把玩过的。

只是,昨天的事情,真的令她感到耻辱,而且,除了耻辱之外,她还有一点点的伤心和……一点异样。

“可是,这关我什么事儿啊?”庞忠泽有点想动粗了,不过,下一刻他就认识到了,这事儿不能这么解决。

昨天有传言说,陈科长很看重自己的女人,一点都不容别人欺负,胆敢触怒他的人,必将会遭到黑白两道的合力追杀。

我的老婆,好像成了他的女人!想到这个,他真的很想大哭一场,不过显然,眼下并不是掉眼泪的好时机。

“你要不这么斤斤计较,他或许就答应了,你知道吗?”张梅浑然不顾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的双峰……那两团丰硕上,已经因为屋中的凉气而泛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你是说?”庞忠泽一时觉得大脑不够用了。

“因为他知道,你要算计他,拿他的把柄,所以他就生气了!”说到这里,张梅再也忍受不住了,伏在床上大声地哭了起来,白生生光滑细嫩的背脊一抽一抽的。

庞忠泽一时无语,确实,他是提防惯别人了,可是……陈太忠的名声不是很好,这一次又是先交货后付钱的买卖,有点准备,不能说是过了吧?

“喂喂,你别哭了,”庞忠泽顺手一推自己的老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一说啊。”

这个问题,又让张梅陷入了昨天最后惨不忍睹的一幕中。

拿了陈太忠的钱,张梅下车之后,还觉得有点不放心,特意转到驾驶员一侧,敲敲窗户,送给驾驶员一个妩媚的笑容,“太忠,我老公的事儿,可就拜托给你了哦。”

“我说张梅,这事儿一码归一码的吧?”陈太忠送给她一个笑容,罗伯特·金凯的微笑,可笑容里,却有一种冷酷的味道,“我说了要帮你的吗?”

“你……”张梅顿时目瞪口呆了,刚才那啥的时候,你不是还在说,我是女人中的女人吗?

“雪下得挺大的,”陈太忠抬头看看天,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小心你包里的录音机,呵呵,淋坏了就不能用了。”

张梅顿时觉得,似乎有一盆……不,是一池子凉水,从头浇了下来,一时间浑身冰凉僵硬无比,甚至连开口说话的动作都无法做到了。

“好了,回见,”陈太忠的头缩了回去,林肯车在瞬间就提起了速度,四溅的水花,打湿了张梅的牛仔裤裤脚。

“你混蛋!”张梅怒骂一声,将手里拿着的几叠钞票狠狠砸在了湿漉漉的地上。

她在那里站了很久,任那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她的发梢、眉间,再化成水顺着鼻尖和下巴,滴滴答答地淌下去。

仿佛站了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远,她才缓缓地叹口气,低下身子,捡起了地上的钞票,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家了。

还好,雪夜里,四下静寂无人,否则,她真没有勇气在众目睽睽之下,去捡那带给她无穷耻辱的五万块钱,事实上她更希望,陈太忠能像传说中一般的操蛋,提起裤子就走人,既不办事又不给钱,那样,她起码还有鄙视他的资格。

张梅的大脑已经接近僵化了,但她还是理清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的因果,由此,她得出了一个结论:陈太忠很操蛋,可是,他不是坏人。

这个结论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张梅却用女性细腻的推理,证明了这一点。

可以肯定的是,陈太忠并不是对她毫无感觉,这个毋庸置疑,可在有感觉的同时,屡屡对她的暗示视而不见,那么,哪怕他算不上君子却也绝对不是那种色鬼男人。

虽然后来,他诱奸了她,可那场激情来得是如此莫名其妙,能合理解释这个现象的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陈太忠发现了录音机之后,顿生报复心!

是的,一开始他对她极力做出的诱惑视而不见,并不是因为忌惮自己的丈夫,而是说做人有底线,至于后来发生的转折,更充分地说明,人家对自己这个肥胖的丈夫根本没什么忌惮。

但是,那个过程,还是很享受的,他很温柔,身体也很强壮,健硕异常……

“你的内裤呢?”庞忠泽的话,打断了张梅对那激情和凄美一夜的回忆,“放在哪儿了?”

“就在衣服下面,你自己翻吧,”张梅头也不抬,“不过,你不用指望了,人家都发现了,你还指望人家会……会弄进去?”

这是庞忠泽的另一个想法,他若是能拿上沾有陈太忠精斑的内裤,去找陈太忠说理,并以用DNA检测为要挟,控告其强辱妇女,倒也不怕对方不屈服。

所以在事先,他就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诫张梅:一定要让他弄进去,不许带套套。

谁想,这一招又被那个混蛋识破了,想到这个,他一时有点灰心了,翻出老婆那条昨天专门换上的性感小内裤,一边审看着一边漫不经心地发问了,“那他弄哪儿了?你就不知道擦一下?”

他就没射,张梅没回答,只是心里恨恨地嘀咕了一句,当然,她并不知道,罗天上仙不射进去,只是珍惜自己的仙灵之气,却是根本不怕什么DNA的。

“哈,这根阴毛这么粗,一定是他的,”庞忠泽如获至宝地捏起了一根,欣喜地喊了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