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22章 廖宏志转向

叫蒙勤勤!廖局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说过……慢着,蒙勤勤?姓蒙,叫勤勤?

刚才陈太忠说,要为了请我,而推掉蒙勤勤的饭局?想到这个,廖局长的眼皮连跳两下,我靠,陈太忠,不带这么玩儿的啊,我要真答应了你……岂不是会很麻烦?

想明白了蒙勤勤的身份,廖宏志当然不会再介意陈太忠不介绍她的身份了,事实上,这种场合贸然介绍蒙勤勤的身份,真的是不太妥当。

陈太忠真要介绍清楚,他自己就难逃个轻浮卖弄的嫌疑,而廖局长这边难免也会感觉不自然,大家佯作不知根底地相互来往,岂不是更好些?

郑板桥的“难得糊涂”能成为千古名句,自然是有其道理的。

可是,偏偏地,廖局长现在想糊涂都糊涂不起来,他的脑子,在不停地转悠:看来小紫菱说得还真没错,这个陈太忠,果然是不买蒙勤勤的面子。

当然,仅仅是不买面子,那倒还无所谓,陈某人少不更事嘛,可是,今天廖宏志又发现了一个更糁人的事实:蒙大小姐春心动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糁人的,更无情的是,蒙勤勤的一番苦心,并没有令某些人有所触动,正应了那句老话: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廖局长是老了点,跟现在的年轻人的心态一比,有点代沟很正常,可是,万变不离其宗,千百年来,男男女女之间,不就是那么一点事儿吗?

更何况,他还是负责国家安全这一块儿的,虽然专业未必对口,可这么些年的经验积攒下来,蒙勤勤和陈太忠的心态和行为,能瞒过这双昏花但是敏感依旧的老眼吗?

他们不能!虽然,当时双方,其实都还是比较懵懵懂懂的,但廖宏志却是已经知晓了。

所以,廖局长一开始以为自己明白了,陈太忠的仗恃是在哪里,这可是蒙家的准毛脚女婿啊,不过下一刻,他又糊涂了,陈某人明明不稀罕蒙勤勤啊。

这又算怎么档子事儿呢?是陈太忠欲擒故纵地吊着蒙小姐?还是说,就像此人表现的那样,其实压根儿没往心里去?

若是前者,倒还好说,男女之间情愫,确实可以当作一张牌来打的,而以陈某人表面上的身份,想攀上蒙家大小姐这棵高枝,似乎也确实不太现实,不采取些适当的手段,真的很难如愿。

可若是后者的话,那可就难说了,是什么原因,让陈太忠敢无视蒙勤勤对他的情意呢?是此人太过愚钝?还是说……另有臂助呢?

就这前者后者之类不断地思考着和揣测着,一时间廖宏志觉得自己头都大了,一会儿他分析必然是前者,一会儿他又能确定,后者的可能性似乎更大。

直到最后,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缺氧了,终于停止了这种无谓的猜测,由他们去吧,爱怎么搞怎么搞去,我又不是双方家长之一,这是操的哪一门子闲心?

不过,等他做出决定的时候,这顿饭也吃到了热火朝天的时候,还好,廖局长并不乏一心二用的本事,思考问题之余,也能在桌上喜笑宴宴、妙语连珠。

事实上,他没有注意到,这顿饭吃到现在,其实是数他的话最多,不过,大抵因为他是长者,职位也高,又心存关爱之意,两个小年轻倒是没什么抵触情绪。

是的,他暂时忘记了保密原则,一直在向蒙勤勤解释,陈某人这次,是立了功的,为维护国家安全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像陈科长这样具备敏锐的洞察力和高度的政治敏感性的年轻干部,真的不多啊。

当然,案件的具体细节,那就实在没必要透露了,一来廖局长毕竟是国安局的领导,泄密也不能太过,二来嘛,咳咳……这案子的级别其实并不是很高。

可是,国家安全无小事——难道不是吗?廖局如此盛赞陈太忠,倒也不能说就言过其实了。

一开始,蒙勤勤对桌上出现一个外人,心里很有点抵触情绪,不过接下来廖宏志的夸夸其谈和真诚的招呼,让她的心态终于调整了过来,跟廖局长也言谈甚欢。

“哈,看起来,国家安全这些事儿,有的也挺好玩儿的啊,”她轻笑着,“廖局长能见识这么多的事儿,这算是比别人多活了好几辈子呢。”

“小蒙你喜欢听?那回头去国安局找我玩儿啊,我那儿有意思的事儿,确实不少,”廖宏志笑嘻嘻地点头,不过随即一变脸,换了一种很夸张的严肃到脸上,“不过,该保密的事儿,我可不能跟你讲哦。”

陈太忠在一边听得,脑子就又琢磨上了,这……这廖局是想泡妞吗?不会吧?你知道你在泡谁吗?蒙勤勤好看,你也不能乱下手不是?她姓蒙哎!

人不能饥渴成这样,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他打算婉转地提醒一下廖宏志,可是他转念一想,算了,我先憋着,廖局你要是能在临河铝业的事儿上帮了我,那我再提醒你一下,你要是不帮我,那对不起了,就看你个人的造化吧。

他哪里知道,自打坐实了蒙勤勤的身份之后,廖宏志已经决定,真的要在临铝的事情上,“尽量”地帮他一把了,而不是原先说的那种“尽量”。

——官场中说话,“尽量”一词所指的意思,并不是恒定不变的,一旦变起来,没准还会一百八十度地变。

正说到兴头上的时候,廖局长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一眼,站起身就走了出去,“一个工作电话,嗯,我到外面去接。”

过不多时,他又回来了,一脸的歉意,“呀,真不好意思,我现在必须得离开了,嗯,单我已经买了,小陈,招呼好小蒙啊,你们年轻人聊吧,我这老头子就不打扰了,呵呵……”

其实,电话是局座夫人打来的,不过,廖宏志已经吃得七七八八了,又跟蒙勤勤聊得不错,老婆既然这么巧打来了电话,那他不如直接走人,也省得有人心里埋怨电灯泡太亮。

等廖宏志一走,蒙勤勤却是有几分想念其人了,因为,她又遇到了昨天遭遇到的事情——别人是室雅人和美,这二位是室雅人尴尬!

不过还好,今天陈太忠这个木头脑袋总算是开窍了,他冲蒙勤勤笑笑,“勤勤你也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回去尽力督促办那件事,你要是还不放心,可以让晓艳监督我啊,呵呵。”

“那好啊,”蒙勤勤笑着点点头,“我要是忙不过来,一定让晓艳姐好好监督你,你这家伙做事,我有点不放心。”

“忙不过来”才让蒙晓艳监督,这句话,说者不一定就是有心的——或许只是下意识的认为,但听者绝对更是无意的。

陈太忠笑嘻嘻地点点头,“好了,不说这个了,快点吃吧,吃完送你回家以后,我还赶着回去呢,天亮能赶回去最好了。”

“嗯,我下午两点还上班呢,”蒙勤勤点头答应了,不过,她并没有伸筷子去夹菜,而是看看他,“陈太忠,你这次来国安局,到底是立了什么功啊?对我你总不应该保密吧?”

“也没立啥功啊,就是在招商引资的时候,发现了一些问题,”陈太忠轻笑一声,单看表情的话,真的是很谦虚,“有些投资商啊……”

这话一说,时间就过得快了,等两人走出包间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半了,陈太忠直接送蒙勤勤去了单位,给雷蕾打个电话致歉之后,一骑绝尘奔向凤凰。

蒙艺今天回家回得早,不到七点就回去了,这种时刻回来,他甚至有时间看中央台播出的《新闻联播》。

当然,他看新闻联播,跟一般干部看新闻联播,是绝对不一样的看法,其间关窍,不说也罢。

可是一进书房,他就被自己的女儿吓到了,宝贝女儿灰头土脸的,正坐在一堆书里翻腾呢,时不时拿起一本书,信手翻两页,又随手丢到一边。

“喂,勤勤你搞什么呢?我的书都让你搞乱了!”蒙艺有点不高兴,“不是告诉你了,这些书不让你动的吗?”

“我找点资料,没给你弄乱,”蒙勤勤头也不抬地顶了老爹一句,“对了,爸,你这儿关于信访的资料怎么这么少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