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21章 推脱的技巧

“嗯?”听到蒙勤勤的喊声,陈太忠登时就是一个制动。

林肯车已经有一半开到公路上了,车屁股却是还在人行道上,不过这家伙开车从来不讲究,他探出了脑袋,一脸的疑惑,“我说,还有什么事儿啊?”

“呃,那件事,我就只当你答应了啊,”蒙勤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喊住他,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话题,少不得就要把刚才的玩笑拿出来,以免让自己显得尴尬。

“我答应什么了?”陈太忠不明就里地睁大眼睛挠挠头,他这副茫然的样子,登时让蒙勤勤心火大盛,抬腿就是一脚,踹到了林肯车的轮胎上。

这一刻,她又恢复了两人初见面时的那副小辣椒模样。

“哈,明白了明白了,”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笑笑,那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气得蒙勤勤又捏紧了拳头。

“不行,这个不能答应你,”他边笑边摇头,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哈哈,我还怕晓艳找我麻烦呢,你怎么能抢自己姐姐的男朋友?太不道德了吧?哈哈~”

“你混蛋!”蒙勤勤被他这笑容激得彻底暴走了,四下看看,发现没人注意这里,上前一出手就拽住了他的耳朵,“你不是说你跟晓艳姐没关系的吗?”

“喂喂,不许动手啊,要不我可恼了,”陈太忠脸一绷,心中确实有点微微的不高兴,他不喜欢别人跟自己动手——省委书记的女儿就怎么了?你又不是我的女人!

好在,蒙勤勤也发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又是在自己单位门口,听到这话,忙不迭地松手,恨恨地看着他,“你小子嘴里,就没句实话!”

小辣椒能如此听话,却是陈太忠没想到的,他轻笑一声,语气放得柔和了些许,“好了,把东西拿上去吧,你交待的事儿,我会用心办的,不管怎么说,你好歹去捞过我一次,呵呵……”

听他语气变得温柔起来,蒙勤勤的心情登时好转不少,她抬头看看四周,语速极快地吩咐,“中午吃了饭再走,十一点半我联系你,告诉你,我说请你就一定要请你!”

说完,她没等陈太忠的回话,就转身离开了,那样子竟然是不怕他不就范的架势。

中午饭就中午饭吧,陈太忠在很多时候,还是比较大大咧咧的,早上蒙勤勤还执意要请晚饭呢,现在改成中午,已经算是输了嘛。

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十点了,他琢磨一下,还是联系了一下廖宏志,这次来素波,主要就是为了刘志伟的案子,他总不能抛开人家廖局,不吭不哈地直接回去吧?

遗憾的是,廖局长的手机没信号,显然在开会,这下,陈太忠有点挠头了,琢磨一下,索性到国安局门口等着去了。

还好,刚到国安局,廖局长就开完会了,陈太忠进他办公室随便聊了两句,送了一个小小的打火机给他,两人相谈甚欢。

当廖宏志听说,他在日报社有“关系”的时候,禁不住轻笑一声,“那就好办多了啊,回头你让他们来了解情况,我这儿一定配合你,报纸上含糊地说一下,一点问题都没有。”

“嗯,那我还有个问题,”陈太忠给廖宏志的打火机,可是正经的登喜路,对方肯收,那就能多谈一谈,“这件事里,韩刚会不会受到调查?”

“那肯定的,”廖宏志点点头,“不过,临河铝业是有色总公司的,范如霜是总局的干部,多少要注意一点,而且,刘志伟不是跑了吗?弄得太大也没意思,走走程序就完了。”

“能不能借这个,给范如霜施加点压力啊?”陈太忠还真不见外,啥都敢说,“我想从她那儿弄个项目,可总是不顺,正好借这个机会……”

我知道你胆儿大,可也不能大到这个地步吧?廖宏志呆呆地看着他,好半天才摇摇头,“那我们跟部里打个招呼才行,毕竟,天南省对临河铝业的管辖力度不够大,不过这个案子……刘志伟的涉案等级没到这么高啊~”

这就是婉转地拒绝了。

真没劲儿!陈太忠微微地撇撇嘴,琢磨一下,他又不太死心,“廖局,那你的人办事的时候,稍微给那边一点暗示行不行啊?”

“这个嘛,”廖宏志沉吟一下,心里却是郁闷不已,小陈啊小陈,别说咱俩没惯到那个程度,就算是真的很熟稔,我动范如霜也是很难啊。

不过,再想想此人身后的势力,他也不方便直接把话说死,少不得就要含糊应对一下,“嗯,这个我想想办法吧,不过不敢保证啊。”

两人正在唠嗑呢,陈太忠的手机响了,却是蒙勤勤打电话来了,要他去接她,然后一起去吃饭。

“我在国安局呢,走不开啊,”陈太忠犹豫一下,叹口气,“这次来素波,可就是为了这些事儿呢,下次来你再请我好不好?”

“你……你又是这样!”蒙勤勤的声音,有点恼怒,“我说陈太忠,你想想啊,你推了我多少回了?”

我又不是色魔,啥时候推过你了?陈太忠悻悻地腹诽两句,不过想想,人家这抱怨确实也没错,说不得只能答应了,“好好好,你别说了,我就去我就去。”

“哦,有事儿你就先忙,”廖局长心里长出一口气,脸上做出一副理解的笑容,“呵呵,好不容易来趟素波,该见的朋友还是要去见一见……”

“廖局,一起去吧,”陈太忠盛情相邀,“这次好歹是咱们两家的单位的接触呢,昨天你忙就算了,今天可不能再推了。”

“哎呀,中午我还有个饭局呢,”廖宏志不情愿跟他去吃饭,这家伙的奇思怪想实在太多了,他可不想吃饭的时候被这厮的某一句话噎着,“你那朋友,听起来怨气挺大的呢。”

“没事儿,要不我推了她?”陈太忠真是这么想的,拿起手机就要拨号。

“算算,算我怕你了,”廖局长心说,要是桌上有别人,你或者还不会那么放肆,咱俩吃饭?对不起,我才不干呢!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起个电话,拨一下号,“小张,把我中午的饭局推了吧,嗯,就说我有事。”

张志诚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廖局长实在推不开陈太忠的邀请,打电话给自己意思一下,当然,这种情况,他必须大声回应,以便领导借机发挥,“可是,张书记他们已经把包间都定好了啊。”

这是廖局和自己秘书的小套路,廖宏志当然知道,中午没有什么张书记李主任之类的饭局,张秘书这么回答,无非就是再给领导一个推脱的机会,至于廖局是不是要执意推脱,那就不是他这小秘书操心的事儿了。

张志诚回答的声音不小,陈太忠的耳朵又好,登时听了一个真又真,“要不,把那张书记一起喊上?”

“推了推了,”廖局长轻描淡写地吩咐一句,挂了电话,抬头冲他笑笑,“没事,不用喊他们了,那帮人……”

一边说着,他一边站起身来,一脸的不以为然,至于“那帮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就不说了,姓陈你愿意猜就自己猜去吧。

廖局长自己有车,是辆蓝鸟,不过他的车牌有点碍眼,说不得就挤上陈太忠的车了,一路开到了中行素波分行的门口。

接了陈太忠电话,蒙勤勤连蹦带跳地下来了,走到林肯车前,才要拉副驾驶的门,发现里面坐了一个老头,这心里登时就有点不高兴了。

当然,以她的涵养,肯定不能说什么,再说了,在中行门口,她也不方便使什么性子,眼下正是下班的高峰,被别人看见的话,总是不好。

拉开后车门,她坐了进去,还笑吟吟地冲廖宏志笑着点点头,“呵呵,还有客人啊?陈科长?”

廖宏志没吭声,他有点不清楚这个女人跟陈太忠的关系,不过,蒙勤勤刚才直奔副驾驶的样子被他看在了眼里,心里难免嘀咕一声:我这是做了灯泡了?

“哦,介绍一下,这位是国安局的廖局长,”陈太忠笑嘻嘻地帮两人引见,意思是说,蒙勤勤你看,我没骗你吧?真在国安局呢,“这个是蒙勤勤。”

他却是没介绍蒙勤勤的身份和职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