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20章 想瞎你的心

蒙勤勤看看马尾巴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下,转头看看陈太忠,“牛小芳跟你说什么啦?”

“没说啥,斗嘴呗,”陈太忠若无其事地笑笑,“我说,怎么样,你爹那儿怎么说啊?”

“都是你,害得我被老爹一顿说,”蒙勤勤撇撇嘴,将心里那点疑惑暂时抛开,严自励刚又给她回了短信回来,“好了,严秘书说了……”

严自励?陈太忠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不过,他也知道,即使严秘书对他有看法,也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使坏。

想到这个,他叹口气,“唉,算了,我知道了,真没意思。”

“什么没意思啊?”蒙勤勤的心情本来有点糟糕呢,听到这话,一时间惊讶的感觉就压住了那份纠结的心绪,“你要做事,我爸都让严自励配合你了啊。”

“拜托,不是我要做事,是我想帮你家的忙而已,”让陈太忠郁闷的,就是在这里了,“我只是帮忙,你看看你爸,漫不经心地哼哈两声,那是什么态度啊?”

咦?你敢当着我这么说我爸?蒙勤勤真有点惊讶了,她知道陈太忠胆子比较大,也不怎么在乎自己的老爹,可是此人能胆大到如此地步,却是她始料不及的,作为一个国家干部,有你这么说省委书记的吗?

不过,她倒也没有生气,因为她现在心里纠结的,是那份不为人知的躁动,眼见居然有人敢如此不卖老爹的账,心中居然产生了一些隐隐的快意:看来,还是有人不是那么势利,不畏强权的啊。

她非常确定,陈某人这种不满,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装出来的,是的,这个人同别人相处,一向都是不卑不亢——甚至带点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对上她都不例外。

可是欣赏归欣赏,不管怎么说,蒙勤勤是不愿意任由老爹被如此攻击的,少不得要回敬一下,“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你不觉得,那个义井……是义井街道办吧?那里的工作人员很可怜吗?这种事凤凰市能坐视不管吗?”

“那是凤凰市的事儿,我也没在义井工作过,”陈太忠眼睛一瞪,嘴巴一撇,“他们是死是活,又关我什么事儿?我在招商办,又不在矛排办!”

“矛排办也不管这事儿吧?少说两句风凉话,你会死啊?”蒙勤勤有点不满意了,居然跟他斗起嘴来了——很单纯的斗嘴。

“反正不关我的事儿,”陈太忠不跟她一般计较,“市长、区长都不管,凭什么轮到我这个小科长管啊?还是负责招商的,给我个区长干干我就管。”

“给你个检察长也行吧?”蒙勤勤气呼呼地讥讽他。

“那当然了,最好再兼上政法委书记和市委副书记,”比风凉话,陈太忠可不怵她,“嗯,最好是三个岗位,各派一个漂亮的女秘书,呵呵。”

“唉,你真是个无赖!”蒙勤勤又好气又好笑,好笑的是这厮脸皮真的很厚,好气的是,他显然没把自己当成是女人,“我说,就这么定了啊,等你的好消息。”

“你慢慢地等吧,”陈太忠叹口气,“走吧,跟我下楼拿东西,然后我就要回了。”

他真的有点郁闷,明明是蒙艺想敲打一下范晓军,自己好心帮帮忙的嘛,结果到现在,反倒是好像蒙书记在挺凤凰市的人去查范晓军,这根本就是次序颠倒了!

可是,眼下他想缩手不管,却好像也不太可能了,这种事纯粹就是湿手抓面,一旦沾上,就甩不掉了,他要甩掉的话,蒙书记肯定会生气。

按理说,他倒也不怕蒙艺生气——这只会让蒙书记私下对他有点看法,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问题是,人家蒙艺在前几天才刚刚地挺了他,他合适翻脸吗?

实在不行,就慢慢拖着呗,他拿定了主意,靠,好像就我是急性子,你们都是慢性子似的,哥们儿现在也得学学“静观其变”的本事了。

蒙勤勤却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一时有点着急,这可是她头一次帮老爹办事,在家人眼里,她一直是长不大、让爹妈操心的样子,这一次她想证明自己完全懂事和独立了,当然就不想让这件事办砸。

“陈太忠,这事儿你可不能拖,”她紧追两步,赶上了他,气急败坏地嚷嚷着,“金笔和领带夹我不要都行,可这件事关系到我在我爸跟前的面子,你知道不?”

陈太忠略停一下脚步,转头看看她,“秦科长,这事儿一码归一码,我送礼物,是为了感谢蒙书记对我的关怀,可这件事,我觉得我做得有点多余,所以就有点不热心了,这很正常吧?”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蒙勤勤紧跟着他的脚步,嘴里也不肯饶人,“这怎么叫多余?你没发现我爸很支持你的吗?这件事上也同样啊。”

“应该说,这件事是我支持他才对,”陈太忠轻哼一声,认真地纠正对方的语病,“我对这事儿真的没兴趣,他倒好,不吭不哈地表个态,就算是支持了,好像我多稀罕得罪范晓军似的——我有病啊?”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要站在他的位置考虑一下啊,”蒙勤勤的嘴皮子,还真的算灵光,“你想,我爸能站出来说,‘陈太忠,帮我弄他!’这样的话吗?他合适说吗?”

咦?这个……陈太忠听到这话,脚步再次停顿了一下,脑瓜飞快地转了起来,他不得不承认,蒙勤勤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有人见过一方主帅赤膊上阵挑战对方的吗?没有!一开始出场的,注定是喽啰们,随着战事的发展和形势的激化,直到最后关头,双方的主帅才可能有一方或者两方忍不住,迫不得已地跳出来。

可是,理解归理解,陈太忠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为什么就得我是喽啰,蒙艺是主帅呢?带种的……跟我比比仙术?

不过,既然反应过来了,他的话就不好说得再难听了,只能假惺惺地点点头,“呵呵,秦科长你说得对,我回去一定督促他们尽快把事情处理了。”

听清楚了啊,哥们儿只是督促,没办法,我是没那个权力插手的啊。

“你转变得这么快,有问题!”蒙勤勤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她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太忠,“你这家伙,我太明白了,是不是想偷懒了?”

“没有啊,只是没啥动力,你爹那儿的人情,本来就是你蒙家欠我的,要是不我先帮忙,你爹会帮我?”陈太忠耸耸肩膀,还是自顾自地走着,“现在我再送他点东西,绝对是两清了,我上窜下跳的图什么啊?你又不是我的女人。”

“想瞎你的心了,”蒙勤勤原本正听得入神,冷不丁听到了他最后一句,条件反射一般地啐了他一口。

“想让我做你女朋友,也行啊,你得表现表现吧?”下一刻,她就反应过来了,脸上笑靥如花,“这次你干好了,我就考虑考虑。”

“少扯吧你,”陈太忠不为所动,现在两人已经走出大楼,他几步来到车旁,“我就奇怪了,怎么你们这儿的女人,都爱说个‘想瞎你的心’呢?这是……行业术语吗?”

“还有谁也跟你这么说了?”蒙勤勤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脸色登时就变得有点不太好看了,“牛小芳那小妮子?”

这时候,陈太忠已经从车后座上拿出了一个纸袋,里面是两个精美的小盒子,随手递给了她,“咦,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她说的,她让我不要打你这朵带刺玫瑰的主意……哈哈~”

说到最后,他居然笑出了声,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很好笑吗?蒙勤勤捏捏小拳头,强行按捺住了向他脸上砸一拳的冲动,冷然回答,“大冷天的,小心笑岔了气儿!”

“好了,不跟你扯了,”陈太忠坐进车里,冲她很灿烂地笑了笑,一招手,“走了,回头见了啊~”

“等等,”看着林肯车慢慢地开下台阶,不知道为什么,蒙勤勤的心里忽然有点空荡荡的感觉,她喊了一声追了过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