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19章 我不珍惜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蒙勤勤来银行报道的时候,很坚决地改掉了自己的名字,至于其他的,那就随缘吧。

当然,以她的美貌,在哪里也不愁引起别人的关注,不过,这一次,她又受到了来自母亲的关心。

某分理处有一个小伙子,高高大大阳光帅气,家里也有点钱,见了蒙勤勤之后,惊为天人,穷追猛打死缠不放。

一开始,蒙勤勤对这个人并没什么感觉,不过,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自古烈女怕缠郎”,既然对方信誓旦旦要同她白头偕老不离不弃,那么,两人试着来往一下,似乎,也很正常?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蒙勤勤的母亲尚彩霞出手了,她倒也没找小伙子,只是找了一下中行的行长而已,然后,行长就找小伙子谈心了。

行长大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你知道回避制度吗?小伙子当然有点莫名其妙,你个大行长把我叫过来说这个?我又不是领导,要考虑什么回避?

“听说你在追一个叫秦琴的女孩?”行长语重心长地发问了,“我认为先离职比较好一点,你认为不是吗?”

“至于我跟小秦的关系,你不要乱猜哦,”这是行长大人最后说的话。

小伙子可能不乱猜吗?他完全无法接受,自己和秦琴都不是什么要紧人物,居然需要考虑回避?这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于是,谈话之后,他从蒙勤勤的视线中消失了……

蒙勤勤对母亲的横插一手,是相当地反感,可尚彩霞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我说勤勤,那小伙子既然说为你什么都能做,就舍不得丢个工作?”

站在一个做母亲的角度上讲,她这个想法真的一点错都没有——最起码大家都能理解。

“可是,他没准怀疑行长跟我长长短短的,”那天,蒙勤勤真的跟母亲吵得很厉害,相比之下,她更介意这个,“他吹牛无所谓,可我还要我的名声呢!”

“我和你爸比你更要名声,”尚彩霞冷哼一声,倒也懒得多讲了,“他敢胡说?哼,这种人……再给他个胆子!”

其实,尚彩霞心里认为,自己的女儿愿意跟那小伙子相处,已经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了,就算……就算我家勤勤不是完璧了,怎么,你还有资格嫌弃不成?

现在的年轻人,可是都很开放呢,你要真的是非勤勤不娶的话,勤勤的一些事情,你就不能容忍吗?眼下就这样了,还能指望你以后好好地待她?

说穿了,尚彩霞这么行事,就是她心里那种优越感使然,可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思维了,天底下的父母,有几个是不为自己儿女着想的?

陈太忠的话,让蒙勤勤想起了这些,一时就有点意兴索然,叹一口气之后,她拿起电话,刚要拨号,又重重地放下——这种事儿我凭什么管啊?

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挺烦自己在他工作的时候打扰他的,尤其是,打扰他的也是公事而不是家里的事情。

她正心事重重地想事儿呢,却不防那梅姐又悄悄地过来了,“秦琴,你悄悄地告诉梅姐,这戒指到底多少钱啊?”

戒指?蒙勤勤看看手上的戒指,叹口气,又拿起了电话,冲梅姐笑笑,“梅姐,我……先打个电话,呵呵。”

接电话的是严自励,他一听是蒙勤勤的声音,刚要把电话转了,蒙勤勤喊住了他,“严秘书,不用叫我爸了,这件事我先问问你……”

严自励听完蒙勤勤的话,略一踌躇,“这个啊……按我对蒙书记的了解,他应该是希望凤凰市先动起来,要是省里会有意外压力的话,通过正常渠道反应上来就行了。”

他挂了电话,蒙艺却是在车后座发话了,“凤凰市……凤凰市又怎么了?谁打的电话?”

严秘书自然少不了解释一下。

“嗯,这样……也行,”蒙艺点点头,转头看看车窗外的车流,叹了一口气,语气有点不悦,“奇怪,勤勤怎么掺乎起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来了?”

“是凤凰市那个陈太忠告诉她的,勤勤说昨天她跟他聊了两句,”严秘书面无表情地复述着,“结果今天陈太忠就找到了这么一个消息……好像,她觉得陈太忠挺重视她的话。”

“乱弹琴,”蒙艺重重地哼了一声,停了一下,又摇头笑笑,“这小丫头,现在学会替老爹分忧了?不过……她也不该乱说话。”

听到自己的秘书没什么反应,蒙艺又问了一声,“小严,你对那个陈太忠怎么看?”

严秘书当然知道,蒙书记是想根据自己的话理出点头绪,而不是看重自己的观点,他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实话实说了,“我觉得他……有点狂妄,不怎么把别人放在眼里,不过,也可以说他不喜欢奉承别人吧?”

“还是年轻气盛啊,”蒙艺嘴角微微一动,算是个笑的意思,随即转头继续看车外,“这件事,小严你帮忙操点心,顺便多指点一下勤勤,不要让她做得太出格……”

陈太忠站在走廊里,无所事事地东瞄西看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喂,帅哥,叫什么名字啊?”

他回头一看,得,就是那位马尾巴的高个女孩,心里就有点纳闷了,怎么现在……流行女人向男人搭讪吗?

他有心不理,不过转念一想,这么做未免有点不善跟人沟通、情商低下之虞,说不得还她一个笑容,“呵呵,你也是人事教育科的?”

“是呀,”虽然他是笑着问的,但马尾巴还是觉出他那丝若有若无的傲气了,不过在银行久了,有钱人她也见过不少,像陈太忠的表现,刚刚符合她的猜测和期望。

这家伙有点钱,但并不是很嚣张!

当然,她原本的用意,并不是要抢科头的凯子——最起码现在还没那个想法,她四下看看,低声凑到他跟前,“呵呵,你给秦科长买的那个钻戒,多少钱啊?”

“什么钻戒?”陈太忠有点发愣,他可没想到,蒙勤勤会嘴这么松,一时有点奇怪,“你说秦科长她母亲给她的那个?”

“切,你才走出去,秦头就说了,这是你给她买的,”马尾巴有意套他,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到底多少钱啊?”

“嗯……三十多块吧,”陈太忠有点烦了,少不得半真半假地呛她一句,“嗯,地摊上买的,呵呵,没想到你们秦科长当真了。”

“你就胡扯吧,”马尾巴瞟他一眼,脸上表情煞是生动,“梅姐说了,你这件皮衣最少要五万,你想让我相信,一个穿着五万块钱衣服的人,去地摊上买假戒指?我看起来有那么弱智吗?”

“哦,皮衣和戒指,我在相邻的两个摊上买的,”陈太忠抖抖肩膀,很随意地笑笑,对他而言,实事求是地说话很难,但是满嘴跑火车的话,他说起来一点都不带打磕绊的。

“那我在你这衣服上划俩口子行不行啊?”马尾巴越来越觉得好玩了,一时间也就忘了,这可能是副科长的禁脔,“反正没几个钱的嘛。”

“没几个钱就不是钱啊?”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他恨恨地瞪她一眼,“行了忙你的去吧,我可不想让蒙……让秦科长误会。”

“你这人真没劲儿,”马尾巴终于有点失望了,冷冷地哼一声,噘着嘴看着他,“无聊,也不知道秦科长看上你哪一点了。”

“这话你可是真说错了,”陈太忠能容忍很多事情,但是关于武力值,他是很敏感的,断断不肯落在其他人后面,要不然,“修炼狂人”的名头也落不到他头上。

“我是很有劲儿的,”他冲马尾巴笑笑,言语轻佻,“不过嘛,我的劲儿,你是欣赏不到了,呵呵,倒是秦科长可能会知道。”

“哼,想瞎你的心吧,”马尾巴有点受不了这话,冷哼一声,“我们秦头,可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你最好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份量。”

“不带刺的,那能叫玫瑰吗?”左右是四下无人,陈太忠并不介意跟她斗斗嘴,也好捱过这无聊的时光,“太容易到手的,我不珍惜。”

他这话,当然是有点敲山震虎的味道。

“不珍惜什么啊?”蒙勤勤出来了,看着他俩鬼鬼祟祟的样子,心里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马尾巴轻笑一声,登时转身就走,剩下陈太忠愁眉苦脸地看着蒙勤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