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13章 神来之枪

韩天哪里有给铁手摆茶的兴趣?

铁手背后是谁,他心里非常明白,没错,铁手和常三在素波的后台,都是卢刚卢局长,他甚至知道,卢刚跟常三的关系,要好于跟铁手的关系——常三和韩五的关系很好,这都是老三自己说的。

若是卢刚没倒,或许韩天能给铁手一点面子,可是现在道上混的,只要够点份量的就知道,卢刚已经完蛋了,他的政治生命,就到此为止了。

这么一来,铁手更不够韩天看的了,他今天说是摆茶,无非就是做给传话的人看的,当然,在道上混,能让自己的名声好听一点的话,也没人会拒绝。

混到他这种地步,天下的豪杰,就算不认识,相互间也都知道了,确实也有必要注意一下在圈子里的名声。

他原本想着,铁手未必有等着摆茶的勇气,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两人好好谈一谈,谈明白之后,根据双方的意向,再决定是坐在桌子边吃饭喝酒,还是不欢而散,日后拔刀相见。

所以一开始,从铁手等人进门起,他采用的就是高压的态度,将他的优越感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不怕动手,也有信心能摆平铁手,但是,没人喜欢麻烦,若是能兵不血刃地就达成协议,岂不是皆大欢喜的事?

遗憾的是,铁手这边,居然冒出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来,不但将他的气势抵消了一个七七八八,而且还当仁不让地坐到了桌边,做出了一副“我等着大家喝茶讲数”的架势,这让他心里有点微微的不爽。

所谓喝茶讲数,那是身份对等的情况下,才该有的礼数,韩天当然不会认为,铁手有跟他平起平坐的资格,那么心里有点不痛快,实在是在所难免了。

不过,话都传出去了,眼下改也难了,韩天慢慢悠悠地走到桌边,头也不回地命令自己的手下,“招呼老板,上茶……”

一边说着,他一边抬眼看看陈太忠,轻笑一声,又转头去看铁手,“这位朋友怎么称呼啊?看起来很有几分担待的样子嘛。”

他有意不对陈太忠说话,一来是想表示一下自己的不屑,另一方面也是想激得对方发作,以便自己冷静观察。

“这位啊,是……”铁手今天的气儿也不顺,当然就不想摆明陈太忠的身份,一时间,他有点犹豫。

“好了,铁手你不用介绍!”陈太忠手一抬,就打断了他的支支吾吾,转头看一眼韩天,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这位朋友’?我呸,你算什么玩意儿啊,也配做我的朋友?”

这话,实在有点尖酸刻薄了,就算韩天有乌龟肚量,能忍,但是他手下的小弟们不干了啊,一时间就有人大喊一声“我操!”想上前围殴陈太忠。

只是,陈太忠已经让人用枪指过一回脑袋了,眼下怎么可能再次犯错?只见他的手一动,就从大大的餐桌子下面拽了一把枪出来,身子迅疾地一闪,枪口已经正正地顶上了韩天的脑门!

半长不短的雷鸣登!这把枪是他从尼克的手下那里缴获来的。

按说陈太忠对这种玩意儿是不会感兴趣的,不过,当时他是顺手收了起来,后来在香榭丽舍大街扫货的行动中,有个柜台底部不是很平,于是就拿来垫桌脚了,也就没机会扔掉。

登时,满屋子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这把枪哪儿来的啊?难道此人,心机深沉到提前将枪藏到了桌子底下?

我靠,这是小马哥?现在明明流行的是古惑仔啊~

“好心机,好算计……”沉默半天,韩天笑嘻嘻地拍拍手,浑然不顾顶在自己头上的冰冷的枪口,“呵呵,铁手,原来你是打算这么玩儿的啊?”

呦喝,还跟我装B?陈太忠火了,枪口使劲戳了下去,韩天的脑袋登时被推得后仰了一下。就在这一瞬间,陈太忠收手回来,枪口倒转,枪托重重地砸向了韩天,结实的胡桃木枪把,登时在韩天的额头砸开了一道口子。

鲜血,汩汩地顺着那张苍白清秀的脸淌了下来……

“笑啊,接着笑,”陈太忠看着他,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很阳光很灿烂,“我喜欢看你笑,别客气……”

说到这里,他的腿一挑,桌边一个大木椅带着风声,迅疾无比飞了出去,沙发上的女人被这椅子砸得连滚两圈,躺在了地上,一把五四手枪掉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下一刻,陈太忠再度出手,桌上一个小碟被他随手甩了出去,正砸在一个试图举枪的家伙的手上,只听得“啪”地一声大响,小碟粉身碎骨,那家伙也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吼,捂着裤裆就蹲了下去。

做到这些,他甚至没有回头,这一刻,他在所有人眼中,显得异常地高深莫测。

“还看什么?下了他们的管子啊,”陈太忠回头怒斥铁手,接下来转头冲着韩天呲牙一笑,“呵呵,那女人是你马子?对不起啊,哥们打女人,从来不手软的!”

片刻间,七八枝管子加一支五四就被铁手的人收了过来,一屋子的大汉也被堵到了房间的一角,还有那个鼻青脸肿的女人。

“五哥,你再笑一个嘛,”陈太忠笑眯眯地用枪管再戳一下韩天,“呵呵,你笑的样子很拉风呢,很好看……”

“哈哈,”韩天果真有种,就这一眨眼的工夫,鲜血已经自他的额头流到脸颊,又滴滴答答地掉在了地毯上,他却是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了起来,一时间,英俊的面孔,显得有些扭曲和狰狞。

跟我比狠?有意思啊,陈太忠随手拈起个小酒盅,往他张开的大嘴里一丢,脸上笑得跟一朵花似的,“含着,掉出来的话,我就轮奸了你的女人,呵呵,信不信随你。”

陈某人是认真的,虽然他未必会亲自参与轮奸,不过,不是还有铁手他们吗?一个人那也不能叫“轮”不是?

韩天接近疯狂的笑声登时被打断了,他正要吐掉这个小酒杯,一听这话,下意识地一伸手,将酒杯捂在了嘴里。

不过,韩老五终究是一代狠人,他舌头一转,将那个小酒杯咬在了牙缝中,冷冷地看着铁手,含混不清地发话了,“你这个手下,我要了……咱俩的恩怨,一笔勾销,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如果他愿意,我没有意见啊,呵呵,”铁手也笑了,由于络腮胡子的存在,他的笑容显得格外地夸张,“不过,我做不了主啊,我惹不起他……”

“你小子不错,我要了,”陈太忠不知道韩天的意思,是赏识自己,还是打算威胁,不过他也懒得去琢磨,说不得枪口再戳一下韩天,还击他一句。

“认识一下,我是铁手的合伙人,听说你对我的生意,有点意见?”陈太忠顺手拿个碟子,直接在他头上砸开了花,下手之狠辣,看得铁手都有点咋舌。

“哼,小子,有种你弄死我,别以为手里拿把进口枪就了不得了,”韩天的火气也上来了,“只要你弄不死我,咱俩就没完。”

“弄死你?很简单啊,非法持有枪支嘛,”陈太忠根本不鸟他,笑嘻嘻地看着他,“我手上这把枪是进口的?嘿……我还真不知道,这是谁塞桌子底下的啊?”

韩天差点被他气得吐了血,他咬牙切齿地点点头,“好好,有种你就送我进警察局,看看到最后谁倒霉。”

“呦喝,听起来,你跟窦明辉关系不错?”陈太忠脸上的笑容,有点邪恶了,“呵呵,或者是夏大力?你放心,哥们儿我从来都很带种的。”

铁手三人看得有点胆战心惊的,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了,道上规矩,讲数的时候不是不能翻脸,但是跟雷子搭上关系,传出去的话,那名声可就臭大街了。

“那个啥陈科,咳咳,”铁手咳嗽两声,发话了,“今天大家是摆茶来的,有什么事儿,隔过今天再说成不成?反正你又不怕他。”

他有意把“陈科”两字说得很含糊,可是韩天一直在琢磨这位是谁呢,耳朵竖得笔直,隐约还是听出个谐音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