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03章 又有空位子了

陈太忠开车离开招商办不久,就接到了张新华打来的电话,“哈,太忠,没留下来坐坐?嗯,不坐也好……”

“老书记,刘德宝怎么回事啊?”陈太忠发问了。

“那家伙有点想法呢,”张新华在电话那头笑笑。

很显然,刚才陈太忠在车上泄露了一点秘密,张书记就主动回报他一点消息。

按说这不是他的做事风格,很不够内敛,不过想想,刚才在院子里,张新华不管不顾地自己走掉了,一点异样都没表现出来,却也不能说他就转了性子,只能说张书记越发地信任陈某人了。

“这个消息现在还封锁着呢,你可别说出去啊……”他开始讲述原因了。

横山区区里要给干部们盖宿舍,现在正在收集资款呢,不过这款子在义井街道办出了点问题,五十多万的集资款不翼而飞了。

一开始,义井街道办的人都不知道,后来还是有人去区里办事,听说起来,义井的集资款迟迟没有交过来,都拖了三个月了,心里登时就纳闷得不得了,“我们的钱早交了啊。”

还好,说话的这俩都不是嘴多的,也没胆子琢磨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不过,慢慢地,消息还是很隐秘地传开了,尤其在义井街道办,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了。

这可是不得了的事儿,动别人的钱也就算了,动干部们的钱,肯定有人不干了,尤其是能集资到房子的,都是街道办里的头头脑脑或者说老人了。

消息登时就捅到项大通那儿了,项区长头一个反应就是:这盖子一定要捂住了,否则的话,传出去不一定有多么难听呢。

其实,这盖子已经捂不住了,义井街道办里,也有人能跟市里面递上话,尤其那些副主任副书记的,认识个把市里领导是很正常的。

不过这确确实实是个丑闻,项大通想捂,别人也就懒得揭,然后没几天,小道消息又传开了,据说是义井街道办的主任把这笔钱挪用了。

挪用就挪用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问题的关键是,那个主任,补不回来这个钱,也就是说,集资款还是没着落,这么一来大家就不干了。

所以,这个主任,一定是要挪个地方了——民愤太大了,不过那家伙好像是个什么人的亲戚或者朋友,据说……还是据说,这厮不会因此倒什么太大的霉。

他倒霉不倒霉,没人操心,义井街道办的人操心的是,这钱能从哪儿弄回来,而开发区刘德宝副主任操心的是,义井街道办那儿,有个正职空缺了。

数一数横山区能坐上那个位子的,还真没几个人,刘德宝是三年的正科,坐到那儿是绰绰有余,不过让他挺闹心的是:赵璞对这个位子也挺感兴趣。

赵璞升副科没多久,现在在区里混了一个副科长,不过这家伙在项大通面前装得很规矩,项区长对他的印象不错,刻意扶持一下的话,夺这个位子倒也有可能。

刘德宝肯定不能容忍这种情况发生,而且赵璞在街道办的时候,人缘奇差,跟他也搞不到一起。

可是刘副主任在上面,真的没什么得力的靠山,那么,他见到陈太忠,热情地拉拢一下,就很正常了,毕竟大家都知道,陈太忠在街道办的时候,跟赵璞势不两立,还动过手呢。

“哦,这家伙是想让我坏赵璞?”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可是,就算赵璞不争了,他就能稳稳地上了那个位置?”

“切,其实留在这儿也没啥不好的,小刘是憋得有点久了,坐不住了,”张新华哼了一声,难得地表示出一点情绪。

“甯家的投资一落地,只要发展得正常,咱们街道办升半级也不是不可能,再说辖区里有这么大的企业,能做的事儿多着呢,他是就想做个一把手威风一下……”

挂了这个电话,陈太忠琢磨一下,又给“白书记”去了一个短信,吴言正在开会,不过接到短信后,还是悄悄溜出了会场。

她一听说是赵璞的事儿,就笑了,“好了,你不用说了,这件事我早有安排,项大通想照顾人,总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吧?那家伙说过你的坏话,我记着呢。”

“那你怎么把他弄到区里去了?”陈太忠一时有点恼火,“他进区里,没你的同意能行吗?”

“项大通和吉建新都是学院派的,赵璞的老师托人说了一下,那时候你个小混蛋……又不理我,”吴言恨恨地叨叨着,“所以,当时我也就没说什么,也算是给项大通一个面子。”

我今天晚上就理你去!陈太忠很想这么说一句,只是想想自家的好多田等着耕种呢,这话一时就说不出口,“对了,你看刘德宝怎么样?”

他想的是,若是区里看好刘德宝,那自己就去卖卖人情,顺水推舟而已,还能换来别人的感恩戴德,何乐而不为呢?

“义井那儿的事儿,有点麻烦,”吴言又笑笑,“呵呵,让老项去头疼吧,等到那个位子空出来,我再考虑好了。”

吴言做事的风格,相当地现实,基本上是从来不考虑那些没边没影儿的事,官场里很多东西都是瞬息万变的,她认为长期谋划固然要有,可细节问题考虑得太多的话,就非常没必要了。

就以这个刘德宝为例,调到义井街道办,她倒也能接受,但现在义井的庞主任的去向,尚不明朗,等这人走后,自己赏识的人会不会出问题,会不会有人再为别人打招呼,那都是两说呢,顺势而为才是正道。

陈太忠知道她的脾气,倒也没再问,而是很八卦地想起了一件事,“对了,那个老庞那么结实啊?想动都难?他背后是谁啊?”

“他背后?范晓军,”吴言的声音越发地轻了,“好了,你不用操心这个了,随他们折腾去吧。”

“不是这样吧?”陈太忠的好奇心越发地强了起来,声音也大了起来,“他能勾上范晓军,他早升天了,还至于到现在还是个街道办的主任?”

“所以说是你不明白的事儿,就少操那个心了,”吴言轻笑一声,“你不会回回都有那么好的运气的,反正跟你无关……”

咦,这个事儿有点意思啊,陈太忠琢磨一下,摇头笑笑,吴言说的是正理,手伸得太长实在没啥意思。

不过很遗憾,他又不得不卷入了这件事当中,因为在他开会的时候,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还好,陈科长现在已经知道,开会时一定要将手机定成静默。

是杨新刚打来的电话,陈太忠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大家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轻咳一声走了出去。

“陈科,我想跟您请教个事儿……”杨副主任在电话里吞吞吐吐的。

“有话你就说,快点,我开会呢,”陈太忠有点不耐烦,“咱俩还有啥不能说的?”

“听说你下午来了,答应跟刘德宝吃饭了?那时候我出去了,找李乃若搞个总结。”

“没答应他呢,”陈太忠有点恼火了,我的行动,需要跟你小子汇报吗?

慢着……不对!下一刻,他反应过来了,杨新刚现在,可也是副主任呢,莫非这小子,也对那个位子有点儿想法?

陈太忠很清楚,街道办里所谓的什么副主任,第一副跟第三副,实在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无非就是坐座位的时候,能注意就注意一下,甚至不注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他肯定不能主动把这个猜测说出来,猜得对错倒还在其次,关键是,是你求我呢,哥们儿这边不拿拿架子,那不是自降身份吗?

不得不承认,陈某人已经开始慢慢地适应官场了,这不是?他甚至想到摆官威了。

“没答应就好,呵呵,”杨新刚也听出了陈太忠的不悦,不过他知道,自家的老大,从来就是这副鸟脾气,倒也没怎么在意,“嗯,我也想请您呢,今天晚上,不知道您方便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