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502章 语言的艺术

就在一片沉默中,在众目睽睽之下,杨锐锋带着两个人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转身,指指陈太忠,“陈太忠,我跟你,只是因为工作原因,发生了一点矛盾,希望你学会考虑大局!”

言毕,三人扬长而去。

考虑大局?嗤~陈太忠冷哼一声,也不作回答,他当然知道,这是杨锐锋婉转的解释,也是最后的一搏,希望他不要拿蒙艺来压人。

仅仅是工作原因,那倒好说了呢,陈太忠同杨锐锋结怨,始于甯家的投资落地在哪儿,矛盾的激化,却是在招商引资考察团的欧洲之行上。

但是这两点,只是让他跟杨锐锋起了纠葛,真正让陈太忠怀恨在心的,却是杨某人在合力汽修厂的事情上,背后捅刀子,这才是他绝绝对对无法忍受的。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对这种背地算计人的主儿,真的是深恶痛绝,而这厮居然在算计自己之后,还要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更是让他忍无可忍!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你丫真的以为,你跟章尧东说的话,就没人知道吗?你忘了自己还有一个老冤家王伟新了吧?

考虑大局?你丫真要是能以大局为重,会教唆着章尧东对合力汽修下手吗?亏你还有脸这么大义凛然地指责我呢。

“小人!”陈太忠冷哼一声,顺手一拽跟着自己的张新华,笑嘻嘻地招呼着,“新华书记,坐吧,呵呵,讨厌的人走了,咱俩就不用出去找地方了。”

张新华犹豫一下,觉得杨锐锋真的未必能认识自己这种小人物,终于横了横心坐了下来,心里却是期盼杨副市长不要杀个回马枪回来。

这种级别的争斗,是他掺乎不起的,真的掺乎不起,不过想归这么想,他的脸上,还是挂起了他那副招牌的笑容,很宽厚的那种。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了,反正小陈也不是善碴,他打量一下桌边坐着的人,回头招呼陈太忠,“呵呵,太忠,还不把你的朋友介绍一下?”

陈太忠这才发现,剩下的五个人里,除了甯瑞远、裴秀玲、梁天驰和丁小宁外,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自己不认识。

下一刻,甯瑞远就介绍了此人,原来,这人是东南亚王家的一个大系中的长支,跟他是美国耶鲁大学的同学,关系相当不错,听说甯家来凤凰投资,就跟着过来看看。

不过,甯总的心思,可不在这上头,他看着陈太忠,犹豫半天还是发问了,“太忠,你把杨市长得罪了,下一步我这谈判,该怎么办啊?”

很明显,丫担心被小鞋伺候上。

“有种的,他就作怪啊,他只是个副市长,还没王法了呢,”陈太忠嗤之以鼻,一脸的满不在乎,“而且说句良心话……我还真希望,他能刁难你们,只要他胆子足够,我现在正好还少几个够份量的借口收拾他呢。”

“太忠,你的意思是说?”张新华这下再也憋不住了,出声发问了,以他所处的圈子,能知道现在的凤凰市官场连连遇事,似乎正酝酿着一场不大不小的震动。

这种波谲云诡的局面会走向何处,私底下乱猜的人也有一些,但总归还是瞎猜,并不能真正地掌握上层的动向,所以,听到陈太忠发话,张书记当然要问一下。

“没啥意思,老书记,呵呵,”陈太忠不想说得太多,虽然他信得过张新华嘴巴的严实,但是他自己不想给别人一个大嘴巴的印象,“我也就是随便说说。”

一边说着,他心里的玩闹心又起,少不得学一下张书记的招牌笑容,很“憨厚”地冲其笑了笑,“嘿嘿。”

“呵呵,”张新华还他一个笑容,好像说我这才是标准,你那是盗版,“太忠你这家伙,唉,一点都不知道尊重老师傅……”

事实上,张书记心里的疙瘩并没有完全解开,两点半大家吃完饭,陈太忠在送他回街道办的时候,在车上他还不忘问问,“太忠,这个杨锐锋,是不是要被调整了?”

陈太忠本不待回答这个问题,只是看着一向宽厚稳重的老书记,眼中居然露出了狂热的光芒,活像一个正在疯狂等待邻居八卦的居委会大妈,那眼神中的渴望,让他实在无法拒绝。

他终于轻笑一声,无奈地摇摇头,“这么说吧,老书记,有几个够级别的人说了,杨锐锋同志,在哪个岗位上都可以做得很好的。”

那还是要调整了,张新华默然地点点头,旋即脸上又出现了那副招牌笑容,“呵呵,太忠,你最近……交流能力提高得很快啊。”

他这么说,当然是有所指的,以刚才的话为例子,陈太忠表达出了杨锐锋即将倒霉的意思,可他的话不但说得含含糊糊,而且也没举出具体发话的人。

什么叫语言的艺术?这就叫语言的艺术,陈某人说话如此谨慎,自是传出一个信号,这可是秘密来的,我也就是跟你说说,你得领情啊。

更重要的是,他没说出是谁说的这话,那么听到这个消息,又按捺不住想翻闲话的人就要小心了,小心这话直接传到当事人的耳朵里。

打个比方说吧,陈太忠若说这话是章尧东说的,传闲话的那些人,自然会小心翼翼地绕开那个圈子,可是眼下这种说法,根本想绕都没目标可绕,所以陈太忠这话说出口,都不需要叮嘱张新华“别传出去”之类的。

揣摩人心,张书记可是一等一的好手,如此细细一品味,他当然要赞陈太忠大有长进了。

“哪儿啊,”陈太忠专心开着车,不以为然地笑笑,心里却是有点若有若无的得意,事实上,这种说话方式,是吴言教他的。

吴言自打知道陈太忠的那个“太忠库”计划之后,就一直有点担心,他的步子迈得太快了,太急于求成了,虽然她也有意无意地帮他在章尧东面前关说,但也同时下了决心,要帮自己的小情郎提高一些相关的技巧。

在官场里,有人指点和没人指点,那绝对是不一样的,吴言虽然混官场也没太长时间,但由于自身条件和遭遇的缘故,倒是颇下了一番功夫琢磨里面的内容,而且现在还在精益求精中,所以,她指点陈太忠,倒也有那个资格。

林肯车把张新华放在街道办的院子里,才说要掉头而去,却不防走过个人来,“哈,太忠,居然有时间来娘家看看?稀客啊稀客。”

陈太忠一看,却是街道办的副主任刘德宝,这人年纪不大,大概三十二三,却是开发区里的老人了,算是第一副主任。

刘副主任当年也是正科来这里的,不过开发区没搞起来,又降成街道办了,而他后面的人下了,就这么半死不活地挺在这儿。

陈太忠当时在街道办时,这人对他冷冰冰的,不是很友好,不过也没使过绊子,基本上就是各行其是各管一摊,负责一点讲,陈某人隐约觉得,当时此人对自己有点嫉妒心理,但没有表现出来。

“呵呵,刘主任啊,”陈太忠也没下车,在车里笑着点点头,当时在街道办,他都不怎么买对方的面子,现在他混得风生水起的,自是更没道理小心谨慎了,“最近工作,还顺利?”

“不提工作,不提工作,呵呵,”刘德宝笑嘻嘻地拉开车门,不由分说地把他往下拽,“我说,来都来了,还不下来聊一会儿啊?”

街道办就是这种样子,说话做事远没有上面讲究,不过陈太忠倒也习惯了这一套,心里没因为这个就生气,反倒是产生了一点亲切感。

张新华看他俩撕扯着,笑着摇摇头,手里拿着陈太忠刚送他的两盒洋酒,施施然走了,“呵呵,不管你俩了啊,我进去了。”

“刘主任,刘主任,下午我还有事儿呢,真的,”陈太忠被他折腾得哭笑不得,忙不迭地推辞,“招商办要开年度工作总结会议呢。”

“那晚上得一起坐坐,你可不能推辞了啊,”刘德宝很认真地发出了邀请,“到时候我联系你啊……”

“这个真得看了,没准晚上招商办聚餐,”陈太忠苦着脸回答,心里却是暗暗地纳闷儿,这家伙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热情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