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481章 传销花开

“我……我是跟任老师约好的,”马飞鸣的嘴巴,不由自主地打个磕绊,斜眼看看陈太忠,小心翼翼地解释,“呃……陈哥,是那啥……她不是红宝石吗?”

马飞鸣一直惦记着副所长的位子呢,眼下,他也处在比较有利的位置,可多少还是觉得有点不牢靠,少不得就想再活动活动。

古昕吃了他的好处,少不得就要隐秘地暗示一下:你要是想再牢靠点的话,可以在陈科长周边的人身上打打主意嘛。

马飞鸣也不是傻瓜,听到古昕这么暗示,心里就更明白了,分局里都传遍了,古局是靠着陈太忠上位的,而自己也认识陈太忠,这个时候,没点表示也不合适。

别小看了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按程序说,分局就定得下来的,可是里面真的容易出太多意外了,有门路的人多了,分局归市局管,市局归省厅管,这玩意儿实在太说不准了。

而且,古昕也是才上去的,屁股下面的位子还没坐热呢,保险起见的话,还是听古所长一言的为好。

可陈太忠身边的人,实在太多了啊,小马本来是想拉拢十七来的,在他看来,十七在陈科长面前,是说得上话的。

十七做人玲珑剔透的,怎么可能收他的好处?笑眯眯地推掉了,“马哥,你是警察,我现在半混不混的在黑道玩呢,我怎么敢收您的钱啊?”

马飞鸣琢磨一下,觉得自己这么做,确实也是乾坤颠倒了,可他不肯放过十七,“不收钱也行,你得帮我指条路出来。”

其实你找刘望男就行!十七心里明白,可是,想想自个儿不敢收钱,反倒是撺掇出了刘大堂,一旦让陈哥知道自己这么做,也未免有点危险,说不得就暗示了马飞鸣一下:你不会打听打听老李是怎么弄的?

于是,马飞鸣也找到了任娇,坚决地要求入下线,今天他带了钱来,就是要给自己上线交钱的。

初见到陈太忠,他心里真的很高兴,但是把来意解释了一半之后,小马猛然间反应到一个问题:我靠,陈科别以为,我是想撬他的……那啥吧?

这可是严重了,他马上就要解释,可是看看陈太忠身边的张志宏,也是一副领导模样的,话就不好说得太清楚,说不得只能含含糊糊地“红宝石”了一下。

陈太忠当然明白这意思了,笑眯眯地摇头叹口气,“唉,我说小马……你啊你啊,算了,懒得说你了,没定包间,大家一起吃吧。”

“哈,那可打扰陈科了,”马飞鸣笑眯眯地点点头,心里却是按捺不住的狂喜,在陈科长的眼皮子底下讨好任娇……这机会简直百年难遇啊。

只是,想到这一点之后,他看看张志宏,心里就有点别扭了,无不遗憾地扫了这两位一眼:我给你们俩出钱,你们去海上明月吃好不好?别在这儿碍眼啊。

当然,这注定只能是个牢骚,还是说不出口的那种。

就在这个时候,任娇也到了,还好,蔡德福给陈太忠准备的是轻易不对外的私人包间,多几个人根本无所谓。

任娇见到陈太忠,心里有点虚,毕竟,被抓了现行总不是什么好事,还好,陈太忠的心思,并不在她身上,而是很认真地跟张志宏谈起了等级鉴定这档子事,他觉得,市科委有宰大头的嫌疑。

“其实对这个,科委没有明确的规定,”见识到了陈太忠的人气,更重要的是,又听说此人跟一号车有关系,张志宏自然要推心置腹地解释一下,“鉴定费其实是固定的,不过,不同等级的鉴定,科委付出的成本是绝对不一样的……”

这事儿解释起来很简单,等级越高,鉴定的成本也就越高,像煤焦油分馏加工厂这种“填补国内空白”的级别,最终一定要有相应数量的专家和教授签名认可才行。

砖家和叫兽的费用,并不是很高,只要理论和事实相差得不是很远,像这个项目,每个人塞个千八百的就搞定了,是个单位就出得起这个钱。

当然,鉴定结果和事实相差很远的话,那个……价格就有待商榷了,实在扶不上墙的那种烂泥想要过关的话,通常情况下还是过不了关的——不包括特殊情况。

可是,签字费低,不代表整体费用低,就算你是实打实的“填补国内空白”了,可必要的考察还是要有的,专家们来来回回、吃吃喝喝,那可也是钱啊,而且还是大头呢。

那个时候,像这种级别,最终都是要经过国家认可才行的,不像后来,只要肯塞钱,一个省的省级科委,也能弄出“国际领先,填补国内空白”的鉴定。

这些就都是后话了,国家科委不会找陈太忠来要钱的,但是该开的“专家鉴定会”,是要开的,而开会,是要花钱的!

“这个钱,该我们招商办出吗?”听到这里,陈太忠实在有点忍不住了,“我怎么听……怎么感觉不合理啊~!”

“从原则上讲,这个钱,是该由各级科委出的,”张志宏回答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虽然,他现在已经喝了三两二十年陈的汾酒下肚了,但思路依旧很清晰。

完蛋……陈太忠听到这里,就知道大事不妙了,根据官场上的套话理论,“从原则上讲”之后,总是要跟着“但是”俩字。

“但是!”果不其然,张志宏后面就跟着来了,“科委的资金,总是划拨不到位,而且,包袱也重,所以呢,我们不得不自筹一部分……”

“就以这个煤焦油厂为例,他们既然被评为了‘填补国内空白’,那政府肯定就有相应的减免税措施,既然享受了政府扶持,这个费用……他们不拿一点出来,似乎也不太合适吧?”

小马听得坐不住了,不知道为什么,自打他知道张志宏是科委的人之后,情绪似乎总不是很稳定,“张处长,话不是你这么说的,不管他们填补了国内还是国际的空白,你们科委考评分上……总之你们会很有面子的,我说得对不对?”

“这话没错,”张志宏苦笑着点点头,“可是,这不是科委没钱吗?而且,是招商办找上我们了,招商办啊……富得流油!”

“行了,今天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了,”陈太忠手一伸,制止了两人的话,他端起了酒杯,苦笑一声,“我明白了,我们招商办被打劫了,科委在劫富济贫……来,大家走一个。”

听到他这话,再看他有意无意做出的窘样,任娇和那个白净的师妹笑得花枝乱颤,一时间倒是把包间里那点不和谐的气氛冲得不见了踪迹……

大约八点左右,饭吃完了酒也喝好了,陈太忠盛情邀请张志宏去幻梦城玩玩,“还早嘛,着急回家做什么?”

不过,不知道是张志宏身边有女人,还是因为任娇和小马突然出现的缘故,他很坚定地拒绝了这个邀请,“时间真不早了,我还要送她回家呢。”

人家既然这么坚决,陈太忠当然不好多事,于是,三人把这二位送上出租车之后,坐进了陈太忠的林肯车里。

“任老师,这是那一万产品费,”剩下三个人了,小马当然也不再藏着掖着,直接递了一扎钱给坐在副驾驶的任娇,“挺好用的。”

任娇大大眼睛看看陈太忠,目光中的惊惧一览无遗,这让陈太忠又产生了一丝怜悯,好歹这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他摇头笑笑,低声喃喃自语,“无敌单眼皮……好了,你收起来吧,以后不要乱来。”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就大了起来,“我跟你说啊小马,以后有事直接跟我说,别跟任娇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下不为例啊!”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变得严厉了起来。

“呵呵,我知道了,”马飞鸣轻笑一声,心里却是大不以为然,陈科你的话说得没错,可是李乃若的钱你都死活不收,我给你塞钱,不得让你臭骂一顿啊?

既然有下不为例,那就有下下不为例……小马心里,非常清楚。

不过今天,他来得真是时候,因为除了购买安逸产品,他又想起了一点传言,这是一个表功的机会,“陈科,这个张志宏,跟你挺熟吗?”

“再熟也没咱俩熟啊,”陈太忠笑着回答他,事实上,小马这马屁,拍得他真的挺舒服,任娇参加传销,他是不赞成的,那可是害人害己的东西。

但是,男人嘛,一辈子活得是什么?不就是个面子吗?马飞鸣能走门路到任娇那里,他陈某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岂不是很有面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