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459章 自下而上

说完那些话,梁建勤区长转头就向门口走去,根本没问陈太忠到底是什么人,嘴里还叨叨着,“现在真是……干部不像干部,商人不像商人了。”

我靠,陈太忠心里登时大怒,脸也明显地沉了下来,他不知道对方认识不认识自己,不过,陈某人一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所以,他认为,这是梁某人故意甩他脸子。

“陈科,不好意思,梁区长就这脾气……”胡秀峰看他脸色如此难看,就想解释一下。

谁想陈太忠根本不鸟他,转头看看吕强,直接打断了胡主任的话,“吕总,你得罪过梁建勤?他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

“得罪……没有吧?以前他对我还不错呢,”吕强无奈地摇头笑笑,却是没再往下说了。

以前吕强的投资没到位,梁区长当然会对他不错,现在已经扎根红山了,那就无所谓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吕强跟王小虎关系好。

梁建勤任区长也有三年了,这次邝舒城出事,借着秦小方等人的支持,他摩拳擦掌地想要上位,却没想到王小虎得了章尧东的力荐,抢过了区委书记的位置。

两人关系本来就很一般,这下,就是势不两立的局面了,王书记后台硬,可梁区长根子深,两人现在在红山争得是一塌糊涂。

其实,邝舒城在位的时候,吕强跟梁建勤的关系很不错,跟王小虎的关系反倒还要差一点点——谁也不傻,放着区长不去巴结,反倒没命地去巴结一个人大主任。

两人闹生分,就是去年的事儿,当时梁建勤的女儿要出嫁,而吕老板有辆充门面的好车——走私来的凌志400。

梁建勤根本就没跟吕强打招呼,他知道这种场合,吕总肯定是要主动凑趣的,而吕强也没说派车,大家挺熟惯的,心照不宣了。

只是就在婚礼举行的当天,那车坏了,少不得就要送到修理厂修一下,车修好的时候,本来还能赶上接亲,可好死不死的,王小虎的车也送去修理了,吕强跟王书记打个招呼,原本是想套个近乎,结果凌志车直接被王书记征用了。

那一阵,邝舒城要下台的传言就已经出来了,王小虎和梁建勤正是争夺得厉害的时候,王书记肯定是要参加梁区长嫁女儿的场合的,不过,他既然跟梁建勤势不两立了,少不得就指点吕强这儿办点事儿,那儿办点事儿,婚宴开了足有十分钟才赶到。

原本梁建勤听吕强说,车坏了,倒也没怎么计较,可是听说王小虎是坐着这辆车来的,登时就大怒了:吕强啊吕强,你的车就算是好的,都可以不来,你拉了别人来也无所谓,但是,你偏偏拉了王小虎来——怎么着,你觉得我前途无亮了?

有了这个想法,他当场就沉下了脸,连王小虎都看到了,于是,吕强跟王书记交好了!

所以,梁建勤今天这么对吕强,也很正常了,反正他占理嘛,这件事情王小虎肯定都不能说什么,也算是狠狠恶心一下这个势利小人。

这些事吕强心里跟明镜一样,但是当着胡秀峰,他没办法跟陈太忠解释啊。

倒是胡主任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虽然他很奇怪,这个小科长怎么敢对梁区长说三道四——就算你是市里来的,可你现在站在红山区政府办公室里啊。

“咳咳,”他咳嗽两声,无辜地看着眼前二位,“嗯,吕总你看,这个……梁区长也表态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了,那啥,要不,你找王书记再了解一下?”

胡秀峰可不想掺乎到党政两个一把手的矛盾之间,虽然眼下的形势是由不得他,但是个人就总是有抽身事外的渴望。

这个结果,正是吕强和陈太忠想要的,可是平白地让梁建勤站出来发一顿飚,两人登时都有点意兴索然了。

“这家伙抽风了?”走出办公室,吕强恨恨地嘀咕一声,转头又可怜兮兮地看看陈太忠,“太忠,这次老哥算是对得起你了吧?你好了,我可是闹心死了。”

我比你还闹心呢,陈太忠看他一眼,心里的火气一点都没减少,不过,在发火之前,他觉得有必要了解一下情况,“这家伙是那一系的人?怎么对你这么大成见?”

等到陈太忠听完吕强的解释,纵然是心里再恼火,也禁不住笑了两声,“哈哈,老吕你还真是点儿背啊,修个汽车还能修出个仇人来。”

“不过,我还真想不到,这家伙居然算是秦小方的人,‘秦爱钱’啊,”他摇摇头表示不理解,“看他的衣服,那邋遢样儿,我敢保证,凤凰市任何一个街道办主任穿得都比他强。”

“哼,给人看谁不会啊?”吕强冷哼一声,转头看看陈太忠穿的半长皮大衣,一看就是奢侈品,“这家伙比你贪多了,你是不知道,唉……”

红山区的区委和区政府是紧挨着的,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就走到了王小虎的办公室,王书记正坐在办公室,跟秘书说着什么。

一见是他俩来了,王小虎就停止了说话,笑嘻嘻地站了起来,“哈,老吕来了?嗯……这位,就是陈科长了吧?哈,果然年轻有为啊。”

陈太忠听吴言说了,王小虎投奔章尧东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所以对够份量的章系人马都很热情,显然,眼下人家的这份热情,是冲着章尧东去的。

所以,陈太忠也不能不识抬举,说不得只能笑着点点头,“王书记,以前我就是你手下的小兵啊,你这么客气,小陈我还真受不起,呵呵……”

王小虎是一天前接了吴言的电话,才知道陈太忠最近要来红山区,吴言做事很有分寸,并不解释陈科长为什么去那里,只说这个人很得尧东书记的赏识,请他有空的时候接待一下。

她不说,可王书记鼻子底下长着嘴呢,吴言是出了名的铁杆章系,原本他就有交好她的欲望,只是两人各管一摊,平日里打交道的时候不是很多,那么,眼下吴言打了电话来,他肯定是要跟别人好好地打问一下的。

官场里没有秘密,你不知道某些事情,只是说你不够那个级别而已,全是秘密的话,下面怎么站队?那不是难为人吗?

王小虎的级别是已经够了,所以他略略地一打听,就知道了很多事,虽然里面不乏一些不负责任的揣测,但是毫无疑问,那些揣测只能让某个陈姓科长越发显得高深莫测。

当然,打电话给章尧东求证,是最便捷的法子,可他也想到了,吴书记之所以很罕见地直接打电话给自己,那里面……搞不准还有些不太合适说得出口的事儿。

只是,王小虎在跟一些关系打听之后,知道章书记正陷在一团巨大的泥淖中,而那姓陈的,却是曾经在吴书记手下做过事,两人年纪差距极大。

显然,这件事跟他设想的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无关,他大概可以肯定,吴言只是不想在这个关头去打扰章书记。

直到今天中午,他接到了凡尔登吕总的电话,才知道陈太忠跟吕强也有些关系,而且,他们谈的事情,居然可能违反了政策和党章!

于是,王书记一放下电话,就请示了章尧东,谁想章书记在电话那边轻笑一声,“你先跟他们谈谈,看他们什么意思。”

其实,吴言已经把这件事汇报给了章尧东,而章尧东刚接到消息,唐亦萱在蒙艺面前帮凤凰市的班子说话了,力保了大家——当然,对个别人进行严惩也是很正常的。

是的,吴言打给王小虎电话,章书记是知道的,只是自己不好出头而已,毕竟这是比较敏感的区域,自下而上地汇报,才能保证他不被任何人抓住小辫子,流程的存在,自然是有存在的道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