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08章 范进中举(上)

甯瑞远之所以下决心在凤凰投资,陈太忠确实是其中不可忽视的因素。

没错,大气候和黄老的支持,是甯家决心投资的决定性因素,但若不是陈太忠在整件事中表现出来的那种恩怨分明,以及恩怨分明背后所隐藏的庞大能量,甯瑞远决不可能这么仓促地做出决定。

历史或者不是由一个人推动的,但任何大事的发生,总是有个把关键人物起着决定性的因素,更何况,在陈太忠的眼中,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

甯瑞远既然做出了决定,少不得还要叮嘱陈太忠一番,要他不要向秦主任汇报进展,“秦连成提前知道这个消息的话,我的谈判,会遇到一些麻烦。”

“嗯,好吧,”陈太忠自然不会考虑,市里会因此减少多少财政收入,反正从甯家抠出来的钱,也落不进他自己的腰包,财政紧张不紧张,干我屁事。

眼见甯瑞远如此相信自己,他也就不见外了,“不过既然这样,那你一定要提到我的业务二科,我跟业务科的张玲玲不对劲,坚决不能让她从这件事得了好处,你明白吧?”

“这我当然清楚,你帮我打了警察,我当然要帮你在招商办出人头地,呵呵,”甯瑞远并不在乎这个,“我很愿意帮你做点什么呢……对了,你帮忙操心一下,看看能不能打探出市里的政策底线,看他们最大让步能做到哪一步?”

两个人就此扯下了脸上的面具,开始了罪恶的、赤裸裸幕后交易……

于是,接下来的这顿饭,吃得时间就比较长了,等两人施施然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只是,两个人心情都算不错。

当然,遗憾还是有一点点,因为陈太忠不肯帮甯瑞远打听那个女警察的消息,“少来了啊,人家估计是有老公的,哥们儿我这堂堂的国家干部,怎么可能做这种龌龊事?”

人妻?那可是更好了,甯瑞远心里嘀咕一声,不过,他自是要戳穿某个无良仙人的丑恶嘴脸,“切,别跟我装,不就是我没定下来建厂地点吗?这事儿我有苦衷,真的要慎重啊……”

他这猜测还真的在理,陈太忠确实是因为甯瑞远没把建厂地点确定下来,才执意不肯帮忙的。

陈太忠对其他区真的十分不感冒,只说前一阵那些人的变脸,就让他颇为不耻,横山区虽说有项大通这么个恶心人,可不管怎么说,陈某人是从这里起家的,他心里对区委书记吴言,还有些难言的感觉,说不得就想劝甯瑞远把厂子设在这里。

甯瑞远作为当事人,人情冷暖感觉得分外真切,自然更看不惯那些人的丑恶嘴脸,可是他是商人,逐利才是第一位的,而且,他还必须向他身后的家族有所交待。

所以,就算他心里难受,也得捏着鼻子硬着头皮多考察几处,工作时必须将个人好恶放在一边,这是原则!

“那……由你吧,”陈太忠并不是执意要搞什么长短出来,对于建厂的地址,他也没什么必得之心,只是,甯瑞远既然不肯听他的建议,这让他觉得有点郁闷,那么,他自然不会代为帮忙打听高春梅的事儿,也算是还对方一个恶心。

“你下面的考察,还需要我全程陪同么?”看看,他已经准备开始休息了,是的,他打算趁这几天不忙,把关志鹏的事儿搞搞。

至于甯瑞远愿意选什么地方建厂,由丫去吧,反正不听我陈某人的话,到时候出了问题,帮不帮忙,嗯……那就要看哥们儿的心情了。

甯瑞远哪里肯放陈太忠脱身,他才打了几个警察呢,此人若是不跟着他,万一再有点事儿,谁帮着招呼?“别啊太忠,跟我一起去看看吧,到时候你多说两句坏话,没准我就愿意在开发区投资了呢,呵呵……”

“你真是个混蛋!”陈太忠见他耍开无赖了,也只能笑着骂他两句,“你爱在哪儿投资在哪儿投资……”

他认为,甯瑞远已经答应投资了,接下来的事儿,自然不该他操心了,可惜,事情的发展,并不像他想像的那样。

当天下午,陈太忠帮甯瑞远和梁天驰办了出院手续,开车带着两人回到了凤凰宾馆,裴秀玲则是留在了医院,将被打的司机小牛转入了311病房。

才出院回来,甯梁二人都表示要好好休息一下,陈太忠想着好久没回家了,才说要回家看看,却不防被项大通将他堵在了凤凰宾馆的大厅里。

“呵呵,小陈,好久不见了哦,”项区长一见到他,微笑着点点头,“怎么样,在招商办干得还开心吧?”

“嗯,”陈太忠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他对项大通的印象,实在是糟糕得离谱,好歹你也是一区之长呢,还是搞学问出身的,怎么会那么不讲究地背后下黑手?

说实话,当时项大通没有半点征兆地跳出来,要接手对甯瑞远的接待工作,实在是打了陈太忠一个措手不及,想想初听到那个消息时,正是李继峰刁难他的时候,这一棒子差点打得他万念俱灰。

无论如何,陈太忠都是出身于横山区的干部,平日里对项区长,不能说敬爱有加,可也算是礼数周到了,好端端地收到这种打击,怎么可能不让他耿耿于怀?

眼下他能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妈的,搁在半年前,哥们儿我一定要想点办法,将你小子身上的龌龊事查一些出来!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虽说混官场的,没几个身上是真真正正干净的,可他以一人之力,实在没办法将所有得罪自己的人统统拉下马。

所谓官场,里面不但充斥着种种利害攸关的明争暗斗,更有着错综复杂无法言明的关系纠葛,很多时候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都不为过。

他若是收拾项大通,涉及到的人和事,就会凭空多出许多来,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能跟他扯得上这样那样的关系,后果是好是坏,一时他也看不明白。

最要命的是,官场上见风使舵的家伙,实在太多了,根本没办法一个挨一个地计较下去!

看在你小子不是故意要整蛊我的份儿上,这口气,哥们儿忍了!有一点,陈太忠倒是肯定:项大通那次的行为,八成不是冲他去的,人家应该只是单纯地想拉点投资到横山区,他却是阴差阳错地受了池鱼之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