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9章 美容(上)

帮我美容?蒙晓艳为自己的脸蛋苦恼了多少年了,听到这话,不由得大怒,这可是她最不愿被人提及的伤处。

她一咬牙,就想推开身上的这个臭男人,只是她一再用力,身上的人儿却始终巍然不动,倒是那厮的小弟弟受了这样刺激,又缓慢地跳了两跳,吐出“美容液”若干。

就这样,足足持续了十分钟,陈太忠才缓缓地从她身体里退出,“靠,还敢推我?要不是你妈苦苦求我,你以为我想治你啊?”

这真的是实话,眼下他体内,简直成了一个空荡荡的壳子,所剩的仙灵之气,甚至不足以支持他做一次穿墙了!

这一轮攻击,蒙晓艳被他抽插得头晕眼花,甚至连听了他这话,都没做出任何的反应,这让陈太忠感觉有点奇怪,你不是……跟你这个后妈不合么?

见他偃旗息鼓了,任娇才开始抱怨,“太忠,怎么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深更半夜的,反倒是偷偷摸摸跑来了?”

原来,今天是蒙晓艳二十三岁的生日,她向那个自己暗恋很久的男教师偷偷示意了一下,意思是说她很希望得到玫瑰,或者玫瑰之外的任何赠品。

谁想那男教师当场就指着她的鼻子,狂笑不已,“哈哈,没搞错吧,蒙老师,你想让我送你鲜花?哈,我不是有意的,我哈哈……我只是觉得很好笑啊。”

他说话的时候,十中的诸多老师都在场,蒙晓艳登时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裂开,好让她钻进去,你太过分了吧?就算是拒绝,难道就不能委婉点、小声点么?

她含着一腔泪水,跑到了任娇这里哭诉,任娇听得顿时大怒,“这家伙太过分了,没事老公,老婆我给你做主,我马上联系太忠,一定好好教训教训那个王八蛋!”

其实,任娇并不知道陈太忠身手怎么样,但自从她知道了陈太忠那个须弥戒是他自己做的,她心里就能够肯定,太忠这人,绝对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等到在西郊公园陈太忠玩了一手之后,在任娇的心里,他已经是谜一样的存在了,对于这些判断,她甚至没有向自己的姐妹蒙晓艳说起。

事实上,就连那次用须弥戒作弊的教委的考试,她也没向蒙晓艳吐露实情,只说那个神奇的戒指是她跟一个奇人借的,否则的话,在电子一条街上遇到陈太忠的时候,蒙晓艳绝对不会是那样的态度。

女人,从来都是这么两极分化,心里存得住事的女人,不会向任何人讲述那些秘密,而心里存不住事的女人,会向每一个认识自己的人讲述大部分的隐私。

可不管怎么说,蒙晓艳被人欺负了,任娇就坐不住了,于是她一反常态,给陈太忠连打两个电话,怎奈,陈太忠那里却是毫无反应。

任娇是个相当知道轻重的女人,既然陈太忠不接电话,她自然不会再去骚扰,于是,她拽了蒙晓艳去附近的小酒馆,共谋一醉。

蒙晓艳今天受的打击,实在有点过于大了,喝得踉踉跄跄了,在回来的路上还买了两瓶红酒,又把赵璞撵走,就借住在任娇这里,继续折腾。

任娇远远没有蒙晓艳喝得多,刚才她内急,起身去上厕所,等到回来,听到屋里有异常响动,还以为晓艳又开始折腾了呢,就想开灯吓唬她一下。

谁想一开灯,却发现陈太忠在床上,正跟她嘿咻得起劲。

“嗯,当时在陪领导,不合适接电话,”陈太忠趴在蒙晓艳身上,摸到她乳峰上方有颗小小的突起的痣,顺手一把抹去。

“你还没完了?”任娇感觉到了他这个小动作,心里醋意大起,不管不顾地一把将他拽了下来,“老实给我交待,刚才为啥侵犯晓艳?”

陈太忠自是要叫屈连天,“我只当她是你嘛,谁能想见有别人在你床上啊?还是光着身子?再说了,要知道是她……”

“要知道是我就怎么样?”出其不意地,蒙晓艳冷冷地发问了,她自问今天受的刺激够多了,也不差多这么一下了。

不过,对着那个绝情的教师她做不了什么,但她就不信,身体里带着陈太忠的体液去派出所,眼前这厮能得到什么好的结果!

“呃……要知道是你,还是会这样,”陈太忠沉吟半晌,强忍着心头的种种不适,闭眼咬牙咧嘴地胡说,“因为,这样的话,能帮你美容,我早受了你妈的委托了……”

已经是这样了,他也无意尖酸下去,这亏得是现在,要是换了两年前,他是断断不肯委屈自己的,不管怎么说,人家还是个处女,他吃了这样的大亏,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美容?哼,少吹牛了,”蒙晓艳冷哼一声,“黄瓜片也能美容呢。”

她的脑袋还是昏昏的,不过,刚才的充实和销魂,余韵还回荡在她心里,听说对方不嫌弃自己的相貌,一时就不想怎么计较了,反正,这是任娇的男朋友,看在任娇的面子上,她也不合适做得太过分。

所以,她的话虽然难听,可语气听起来,倒也没有恼怒的意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