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80章 丁小宁的家事

“啧,”陈太忠嘬一下牙花子,抬起头来皱着眉毛看丁小宁,那是一种看死人的眼光,“说句实话,成了我的女人的话,占便宜的是你,我对这个交易不感兴趣。”

“那个人渣,他害得我家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了!”丁小宁再也克制不住心里的委屈,放声大哭了起来,“我要报仇啊~~”

刘望男扭头看看陈太忠。

好吧好吧,陈太忠本来正犹豫呢,见到怀里的佳人扭头,终是点点头,“好吧,你先说说看,希望你别骗我……”

见义勇为这种事……跟情商有关系没有呢?

丁小宁的故事,其实很老套,无非就是她老爹年轻时得了骨癌,以他的条件,只能在凤凰市的医院治疗,否则的话,单位不给报销。

不给报销,那就是求治无门,五年前只是九二年,谁负担得起自费治疗癌症的费用?

然后,她的老爹去世,母亲又被人污辱,疯了,不久之后在某一个清醒的时候跳河自杀了,于是她辍学,开始混迹社会。

她有一个表舅,是客运办的副主任,有这层关系,又因为她痛恨那些好色无行的人,于是笼络了一帮人,在长途汽车站里玩起了“仙人跳”。

虽然怒其不争,但丁小宁的表舅还是比较照顾她的,正是因为这个,她才能成为那帮人的大姐头,并且保住自己清白的身子。

有关系和没关系,绝对是不一样的,仙人跳也不是人人能玩得了的,垂涎她打她主意的人很多,可她有关系啊。

直到遇到了陈太忠,丁小宁的团伙,才算遭到了致命的打击,他临走时又放出“这事没完”的风声,为了规避运营风险,小圈子登时解散,大家各奔东西了。

丁小宁眼下要求陈太忠的,就是让他帮忙干掉那个侮辱她母亲的人,那个人,陈太忠居然听说过,就是横山区上一任区长关志鹏!

丁小宁的母亲原本在横山区妇联工作,关志鹏早就垂涎其美色,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染指,直到丁父病重,才给了他一个机会,“你要是从了我,我就给教育局写个条子,让他们特批你爱人去素波接受治疗。”

其时,丁父已经锯掉了一条腿,癌细胞在急剧地扩散,关志鹏贪恋丁母,却是有意地拖延时间,到最后,他的条子还没写,丁父就死了。

丁母失身之后本来就心神不稳,再加上爱人病故这种直接的打击,当天她就疯了。

偏偏地,丁小宁的母亲每隔那么一两天,还能清醒一阵,所以,仇恨得以传承给她,而丁母也有机会很快地解脱了。

丁母直到跳河之前,都非常相信,爱人若是能提前几天到素波市,这条命八成就能捡回来,这原本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但听到丁小宁耳中,她对关志鹏的痛恨那就是可想而知了。

可关志鹏那时是一区之长,后来又是以副厅的级别离休了,丁小宁敲诈个民工什么的倒还能行,想收拾关区长,那就纯粹是做梦了。

听完之后,陈太忠沉吟半晌,才看看怀里的刘望男,“你说,咱们管不管?”

刘望男非常清楚这句问话的意思,管,那就是去干掉关志鹏,不管,那就是干掉眼前这个小女孩——经过刚才的一场搏斗,她并没有太强的信心去调教好这个女孩了。

“由你做主了,”她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过,这种欺负女人的人渣,杀了也就杀了吧?”

“嗯?”陈太忠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很怪异的哼声,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啊,”刘望男这才想到这话的不妥之处,忙不迭用小手一捂嘴,太忠啊,我不是在影射你啊。

陈太忠有点郁闷,他做事一向干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般这么婆婆妈妈过,而且对丁小宁的处置,同官场又有些不同,他原本无须遵循什么规则的。

说穿了,还是丁小宁长得太漂亮了,当时他在汽车站遇到她的时候,就有一点点的欣赏,才引发了后来的“仙人跳”事件。

还是那句话,若是今天换个丑女人来,他怕是直接就将其挫骨扬灰了,从这点上说,不得不承认,刘望男的眼力,其实是相当毒的。

“你影射我也不要紧,”陈太忠悻悻地回句嘴,反正哥们儿在别人眼里已经不是好人了,还好,总是有些人,还是念我的好的。

“好了,这样吧,我一向不喜欢强迫别人的,”他抬起头,大义凛然地看着丁小宁,“嗯,你先跟在我旁边,回头落实清楚关志鹏是什么人,嗯,我帮你处理了他,至于说那个啥嘛……嗯,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他认为,这叫未取先予或者是欲擒故纵,先给对方点甜头,然后令其主动献身,这才是比较合乎他自己身份的,也显得他陈某人不是那么急色,正是人情往来的要旨。

当然,关志鹏的事情办妥之后,丁小宁若是想吃干抹净不认账,那就对不起了,哥们儿我连区委书记都敢强奸,也不差再强奸多个女混混吧?

看来这一年的官场,他没有白混,最起码他知道了,大义在手,做事才能理直气壮……

这么想着,他的身体不知不觉地就有了点反应,低头看看怀里的刘望男,“望男,关灯睡觉吧?”

隔着两层衣物,刘望男的臀部已经感觉到了他男性欲望的觉醒,少不得瞥了丁小宁一眼,回头又给他一个羞答答的媚笑,低声轻嗔,“讨厌,有人在呢……”

当然,这只是她的勾人手段而已,说归说,她还是站起了身子,扭动着腰肢去关了那十几个明晃晃的灯管,屋内,顿时一片漆黑。

白天野战未果的邪火,终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得到了充足的释放,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一边还有一个未经人事的美女在听床,陈太忠的欲望大进,一场友谊赛足足打了一个多小时方才收手。

云收雨散,屋内的喘息声、呻吟声和唧水声终于停止了,听得口干舌燥的丁小宁刚悄悄地舒口气,谁想,娇媚的声音又起,“真好,弄了这么多出来……”

接下来,就是窸窸窣窣的撕扯卫生纸的声音,女人的手包中,这种东西好像是无穷无尽一般,永远都不会匮乏。

惨了!一时间,她自杀的心都有了,大半夜了,你们还不睡觉啊?有完没完了?

还真是没完,陈太忠同刘望男欢好过很多次了,不过,赤条条地搂在一起睡觉,这还是头一遭,尤其是,一旁还有人在窥探和偷听,这让当事的双方都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

看来,每个人的身体中,都掩埋着一些深深的邪恶的基因,只是平日里未得释放就是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打起来?”陈太忠余兴不减,一双手在刘望男赤裸的身体上不住地游走着,尤其在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上,呆得时间格外地长。

“也没什么,”刘望男轻笑,纤纤手指轻轻地在他胸膛上划着圆圈,时不时还轻点一下圆心,“我只想脱了她的衣服而已,谁想到这小野猫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劲儿还真的不小……”

她一直想着怎么讨好陈太忠,眼见陈太忠出去同吕强谈事了,时间又晚了,就要丁小宁脱衣服钻进被子里,好等陈太忠回来之后“宠幸”。

那怎么可以?丁小宁怕陈太忠是怕得死死的,可对上她却没什么心理负担,一个要脱一个坚决不脱,于是就撕扯了起来。

刘望男手上是颇有点劲儿的,而且也会那么一招半式,不过丁小宁闯荡江湖那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一个专门对付男人用的膝撞,撞得刘望男下体生疼,事实上,这一招对女人也是很管用的。

紧接着,她又是一个专门对付女人用的高肘侧击,正正击中刘望男的胸部,这一下疼得刘望男差点背过气去。

丁小宁的劲儿也不小,于是,连连受创的刘望男终于被她压在了身子底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