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167章 继续找碴

一瓶人头马VSOP喝完,张开封没有再要,而是盛情邀请陈太忠共进晚餐,“这马上就五点半了,走,去海上明月,咱不喝洋酒了,弄点白酒来喝。”

筵无好筵,陈太忠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他并不介意做一个吃干抹净就不认账的混蛋,可张开封是段卫华的人,这点面子,他还是要留给对方的。

好在,他也有推脱的借口,非常合适的借口,“开封区长,今天我可是约了杨倩倩来K歌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她啊。”

这是大实话,他欠杨倩倩的合唱,已经快半年了,今天周末,他再次下了邀请,杨倩倩也闲得没事,两人说好了,六点半幻梦城见,K歌之后去宵夜。

张开封哪里知道杨倩倩的手机号?事实上,杨倩倩在段卫华的圈子中,是很低调的,这固然同她的性格有关,也跟段卫华对她的宠爱有关,市长大人真的是把她当作自己的子女了,为人父母者,当然希望自己的子女尽量少牵扯进政治的漩涡中。

于是,张区长只能悻悻然地告辞了。

他不是不想留下来,交好杨倩倩,能稳固他在段系中的地位,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了,但人家孤男寡女在一起K歌,谁知道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文章?或者两人在谈朋友也未尝可知呢。

而且,他好歹也是一个区长,折节下交不是什么丢面子的事儿,但若是在弯腰的同时,还要刻意去做一个明晃晃的灯泡,那也实在是……太下作了点吧?

阎谦不想走,杨倩倩也是他的学生,好久不见的师生有机会再见,这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所以,他自然不会有张区长那么多的顾虑。

张开封可不这么想,他直接拉走了阎谦,“好了阎教授,咱们也好久没在一起坐坐了,人家年轻人K歌,你掺乎那么多做什么?”

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仅仅因为自己掺乎不了的场面也不希望别人掺乎——不得不承认,这种嫉妒心理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的,哪怕他是区长,也无法例外。

事实上,他这么做,是他猛然间意识到一件事,陈某人对阎教授,似乎有相当的好感,那么,交好自己的老师,不但显得尊师重道,没准还能得到什么意外的收获或者帮助。

阎教授只能咬着牙跟出去,继续做红尘浊世中那个唯一清醒的看客了。

杨倩倩今天的着装,非常地朴素,上身是一件暗花白长袖衬衫,外套加一个浅棕色的小马甲,下身是一条天青色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半高腰的小麂皮皮鞋。

她的头上,是倒扎的冲天马尾辫,乌亮的秀发,在她头上孔雀开屏一般地招摇着,像一朵盛开的黑色菊花,配上她白皙的脸庞,青春靓丽的气息,毫无遮挡地扑面而来。

纵然是心里想着点心事,陈太忠还是被她的扮相惊了一下,“哈,倩倩,你今天,真的挺好看的。”

“你就贫嘴吧,”杨倩倩笑眯眯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受用,“在机关里上班,穿衣服要考虑影响呢,我知道我穿的很一般,你不用这么刺我。”

“哪里有啊?”对上别人,陈太忠或许已经不是很较真了,可对上自己的好朋友,他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你这衣服就挺有品味的嘛。”

“哦,哪里有品味了?”杨倩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长长的睫毛一抖一抖,一时显得清纯无比,“说说看?你……不是故意哄我开心吧?”

“你!”陈太忠想要驳斥,却发现自己实在是不会形容这种美丽,说不得只能长叹一声,“嗐,我只觉得好看,具体的也说不出来,要是你不相信,那就当我没说好了,嗯,你的打扮很没品味……这样总可以了吧?”

“不跟你说了,准备了什么歌?”杨倩倩白他一眼,状若生气,心里却是甜不滋滋的。

好像有人说过,能阐述出的美丽不是美丽,真正的美丽,会让你发自内心地赞赏,等到你想形容时,却发现你贫瘠的语言根本无法去表达!

——不过,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来着?

陈太忠准备得很充分,直接拿出了一张A4纸,“上面的歌,我都会唱了,嗯,我把曲目编号也写上去了,你挑两首吧。”

对于自己信赖和欣赏的人,罗天上仙也从不掩饰,既然他认可了杨倩倩,该准备的,当然是要准备得充分点才成。

杨倩倩随便一扫,就发现纸上密密麻麻起码写了有两百首,心里没由来地就是一暖,“呵呵,这是你写的歌单?”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接下来却是很焚琴煮鹤地指责她,“我说你快点拿麦啊,等会儿咱们还要去宵夜呢!”

说羞你了?杨倩倩嫣然一笑,也不计较他的语气,反倒是坐进了沙发里,“渴死我了,还好路上买了瓶矿泉水,对了,还给你带了一瓶嘉士伯啤酒,凤凰很少见的哦……咦,这是洋酒?”

见到她问,陈太忠少不得又要解释一番下午发生的事情,而且,借着这个机会,他提出了自己的担心,“……也不知道张开封是不是在打什么坏水儿,这事啊,我怎么琢磨,怎么觉得不对。”

“呵呵,这个你放心好了,干爹早就说过了,‘开封是个创新不足守成有成的家伙’,”杨倩倩学着段卫华的声音来了一句,接着又轻笑一声,“要不是这个原因,你以为这个清湖区区长,轮得上他当么?”

敢情,平日里段卫华守口如瓶,在杨倩倩面前,却是什么话也都能讲出个一二三来,溺爱这种行为,真的是不讲什么理智的,贵为市长者,也不能免俗。

似此行为,也正是那有松有弛的为官之道,卫华市长深得其中三味,能让他有倾诉欲望的,除了自己的干女儿,确实也没什么人了。

原来,张开封这人,以行事谨小慎微而闻名,清湖区是凤凰市油水最大的区,当初的区长因为经济问题被调任后,不知道有多少眼睛盯着这里,最后却是落入了张开封的手中。

表面上看,是因为段卫华一力挺他,其实,章尧东书记也默认了这个人,当时的清湖区因为区长的离任,导致人心不稳,放这么一个谨慎的人去执掌清湖,短期内能保证了清湖的稳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稳定大于一切。

当然,张区长的谨慎,只体现在一定层次上,像他的小舅子开歌厅这种小事,实在是太无足轻重了。

既然对的是升斗小民和最基层的官员,略微嚣张些许,倒也是不打紧的事,纵然是这样,他也是让小舅子把歌厅开到了偏僻的横山区,谁想到会碰到陈太忠这么个生瓜蛋子?

“他还会开拓能力不足?”陈太忠有点不相信,堂堂的区长,会跑到自己这个小人物这里来公关,“对清湖区的经济,我感觉他挺上心的吧?”

“那我就不清楚了,”杨倩倩头也不抬地琢磨着那张A4纸,“好了,先唱《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嗯,还有《片片枫叶情》,《眼儿媚》也不错……”

看到她这么兴致勃勃,陈太忠倒也不好扫她的兴,算了,不就是一点投资吗?到时候再说好了,眼下难得轻松几天,还是好好地玩玩吧。

遗憾的是,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第二天上班,陈太忠就听到了一个让他非常不爽的消息,由于信息采集工作的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为了体谅他,科里决定,他不再参与甯家项目的跟踪服务!

靠,没有搞错吧?官场里也有吃干抹净不认账这么一说?陈太忠登时就有点毛了,底子我给你们打好了,然后你们就跟着来摘顺手桃子了?做人,不能这么无耻的吧?

看着张玲玲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他心里冷笑一声,天底下的人你随便欺负,不过,招惹到我,就算你点儿背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