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清》 灰熊猫 著
第七卷 还君明珠双泪垂 第062章 未来

战后明军的工作就是修理船只和设备。

此战有一千多名西班牙官兵被俘,通过审讯后,邓名发现他设计的魔鬼风筝发挥了很好的效果,远超最初的想象。邓名当机立断要把这个战术发扬光大——等到进攻马尼拉的时候,邓名觉得还是应该在晚上进攻,把那张鬼脸再重新设计,好好画一画,或者干脆多画几张——要是大部分西班牙守兵看到魔鬼以后都忙着制造圣水或是祈祷,那肯定对明军的进攻是大大有利的。

现在四川的学生都要学习化学和物理学,邓名组织了一批人专门从事教材的翻译和编写,各种稀奇古怪的新奇思路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五年前邓名出于保护发明家的念头,说服了院会,设立一笔资金用来扶持发明,提供必要的实验经费,还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审核经费申请。不过没过多久,大批私人的基金就被建立起来,很多商行都觉得投资有前途的发明是可能带来巨额回报的,只要众多的投资项目中有一个获得成功,投资者就可能从中收回全部的发明投资,还有赚头。

这些商行分担了大部分所需的实验经费后,院会和邓名的发明基金就可以投到那些可能见效时间更长,而且短期内不太可能获得收益的发明上去。不过即使有意引导,邓名也不一定能够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就比如对蒸汽机的研制吧,康熙四年川北战役结束后,邓名描述过这样一个概念,然后拿出了一笔钱去悬赏研究。随后邓名就又一次匆匆率军离开四川。等到过了快一年,邓名返回四川的时候,发现在这个研究方向上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因为邓名画不出蒸汽机的草图,所以对蒸汽机的研究只能从头摸索,和当初研究发电机一样。而研究了邓名提出的设想后,参与者都觉得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前途——就算邓名的设想正确,能够制造出拥有巨大力量的机器,可是如何使用这种力量依旧是很大的问题。研究者认为还需要把这股机械巨力进行细分,这样小型机械才能予以利用;而且工厂势必要环绕这个巨大的蒸汽机来建造,不然远距离传输动力还会有无数的难题需要解决。

总而言之,想得越多,研究者就觉得这个东西越麻烦。不过邓名的设想倒是提醒了他们,等邓名回到四川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出了用天然气驱动的发电机的实验型号。而电能的传输、利用都是现成的,不少商家看出了这个东西的潜在价值,也纷纷投资。到康熙六年的时候,天然气十分丰富的叙州已经建立了一家利用天然气的发电站,使用高温蒸汽驱动发电机发电。而邓名两年前提出的煤炭燃料的往复式蒸汽机概念,依旧连构想图都还没有。

至于那些实力庞大的商行,他们的设想往往更加大胆。

现在安乐思的军火商行,已经是全川首屈一指的大商行,不断推陈出新的步枪和轻型火炮对军火商来说是一个取之不尽的财源——步枪的以旧换新行动一直持续到了今天,安氏军火公司多年如一日地从同秀才和军队手中回收旧步枪,用新式步枪换到这些即将报废的旧款后,安氏军火商行把它们刷一遍新漆,转手就以高价卖给外省的民团、剿邓总理衙门或是其他需要军火的满清督抚。

去年邓名又一次召集军火商,包括安乐思在内的全体承接火炮订单的军火商都出席会议。邓名提出,帝国军队需要射速更快的火炮,包括陆战用炮和海军用炮。在会议上邓名还提出了“炮弹后装”这个设想,为了给军火商们指明方向,邓名甚至更进一步提出了“膛线”、“锥型弹头”、“炮弹旋转”等一系列概念。而在这次出兵南洋以前,安乐思拿来的大炮构想把邓名吓了一跳,对方声称,现在火药的威力达不到邓名的设想要求——炼丹术不够先进,安乐思他们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是,安乐思的手下认为可以考虑制造一种电磁驱动的大炮,希望依靠线圈加速或是磁能转换来获得比黑火药前膛炮更高的初速和射速,甚至还可以实现邓名提出的“后装”、“锥形”、“炮弹高速旋转”等概念。

虽然对这个构想将信将疑,不过反正是军火商行自己掏经费做实验,邓名当然不反对电磁炮实验。只要效果比黑火药大炮强,售价能够忍受,邓名其实对装备电磁炮的风帆战舰还是很期待的。一想到风帆战舰编队用电磁炮决一胜负的场面,他就感到无比激动。

比安乐思思想更前卫的是一个名叫解发的船厂老板,他一直是叙州最大的造船商,也是率先登陆崇明岛,在那里开始建造海船厂的人之一。几年前,虽然解发按照邓名的要求设计并尝试制造欧式风帆战舰,但邓名深知此人的雄心无法估量。解船主资助的一个另类海船设计师名叫汪小朋,汪设计师曾经给邓名描述过炮塔这种“概念”——邓名很确定他说的就是炮塔,还是电动的。

除了炮塔以外,汪小朋还设想要给船只装上动力系统。这也是来源自邓名的创意,在蒸汽机的概念被否定后,邓名又搬出来了内燃机的概念。虽然只是一个概念,但邓名说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给船只提供动力,以后航海就不需要完全依靠风力了。邓名一同提出来的还有明轮和螺旋桨两种思路。不过汪小朋设计师对解发断言邓名的设想不可行,他认为,如果是明轮设计,那在战场上就会很容易遭到打击,失去战斗力,就是遭遇风暴都可能导致海船失去动力;但如果是邓名说的那个螺旋桨的话,汪小朋认为密封、动力传输都是巨大的麻烦。因此汪小朋提出的替代解决方案就是为船舰设计一个元气(能源)核心,也就是发电机,然后依靠电线把元气输送到螺旋桨或是炮台那里去。

在得知了安乐思的电磁炮设计后,汪小朋又一次来见邓名,进一步完善了他的新一代战舰设计构思:在中央元气核心的驱动下,战舰可以装备好几个电动引擎,甲板上有一座或几座装备电磁炮的可旋转电动炮台,一个中央电元气核心就可以解决未来战舰航行系统和武器系统的全部需要。

邓名不知道电磁炮原理,虽然对安乐思没抱多大指望,但内心还是有点盼望——在他的前世,化学能武器有很大的先发优势,电磁武器一出现,就需要与非常成熟的化学能武器竞争。而安乐思的原始电磁能武器的竞争对手是原始化学能武器——因为邓名非常期盼看到装备电磁大炮的风帆战列舰的出现,所以总是这样安慰自己。不过听汪小朋兴致勃勃地阐述他的构想,再看看在他边上不停颌首微笑的解发解老板,邓名觉得他们三个都没啥机会看到这种装置着燃油发电机、电动引擎、电动炮塔加电磁大炮的划时代战舰面世。

尤其让邓名感到有趣的是,汪小朋的战舰设计依旧采用木质结构——因为软帆的冲击,硬帆受到人们的冷落,从而使螺旋桨概念有可能被接受;而电力的应用,再加上汪小朋从来没有见过内燃机,所以他也能很自然地放弃虚无缥缈的内燃机采用电动引擎设计;至于武器系统,欧式的侧舷开炮窗设计才接触没有多久,而且汪小朋还感觉电磁大炮和黑火药前膛炮都是可行的选择,既然电磁炮和他的整体思路更融洽,那他也就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前者;但船舰必须要用木头制造,这一点依旧是人们根深蒂固的思路。当邓名随口问了一句,能不能用金属来制造船体,汪小朋先是下意识地反对,认为绝不可能,接着沉思了一会儿后,又反问邓名:“就算可以用铁来做船,可铁船那么重,肯定是要沉吧?用木头做船,万一船出了事,水手还可以抱着一块木板浮海待援,可是铁做的船万一出事,水手又该去抱什么呢?”

反正和安乐思那边的情况一样,汪小朋的设计室不是邓名出经费在维持,所以邓名也不去干涉对方是不是坚持用木头来制造他的电能战舰。

现在,邓名用基金扶持的项目大都是旁人看来毫无意义的,其中最典型的一个项目就是电动算盘项目——起因是税务局有一个名叫广华鹏的账房,他感觉现在官府需要计算的数字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而传统的算盘显得有些不够用。尤其是在一些巨大的乘法运算时,每一步都要靠人手拨拉算盘,一旦出现个小失误就前功尽弃。因此这个税务员就想制造一种更好用的,不需要手工输入每一步的计算工具,最好是能把数字打进算盘里,算盘就能直接给出结果。

一开始,广华鹏的念头就是用电来驱动算盘自己计算,人只要负责输入和读取结果就可以了。但这个念头想起来简单,想要实现却异常困难,算盘的五进制大部分人都可以理解并控制,但想让机械来自行操作就难如登天;后来广华鹏和他的几个同伴一减再减,发现只有使用二进制才有那么一点执行的可能。把十进制翻译成二进制可比五进制要麻烦得多了,至此广华鹏的同伴们都明白过来,设计这种机械可能要比用算盘计算并检查上十遍还要费劲得多,所以除了广华鹏以外,其他人全都放弃了。

得知这件事后,邓名很快就把电动算盘纳入了他的发明基金支持项目,两年来不但让广华鹏衣食无忧,而且还提供他所需的一切实验经费。去年广华鹏本人都打了退堂鼓,因为他经过计算后发现,即使依靠人脑翻译出机械能够识别的二进制,要想让机械能够计算它,依旧需要至少几千个零件。这个设计起源自算盘,所以它也带着很多算盘的遗传特征,华广鹏很自然地为它选择了和算盘一样的实物信息载体,一开始甚至还打算用类似算珠的木制零件,直到好久以后才下定决心改为铁制的。后来,为了进一步提高强度,不得不向邓名申请采用全钢零件;庞大的机器需要精密的控制,稍有疏忽就会导致失败,而且就算成功,这台电动算盘可能用不了几次,里面的零件就会磨损报废,最大的可能是一次都动不了。

总而言之,这种电动算盘看上去是完全没有一点前途和益处,即使成功的话,投资和收获也根本不成比例。不过邓名依旧鼓励广华鹏研究下去,并继续提供实验经费。有一次和秦修采吃饭时,邓名还提到,即使这个算盘要花费五年、六年去制造,即使制造出来只能运行一次,哪怕只能正确计算一百以内的加减乘除,他都认为是有巨大意义的。

帝国海军在巴布延海峡休整的时候,邓名闲来无事就忍不住又想起他极力扶持的电动算盘一事。现在广华鹏已经搬到了五十一亭,专心研究他的机械。最开始,广华鹏想用木头的凹凸来表示一和零,很快就发现木制原件完全无法胜任,现在已经改成了全钢制——极为昂贵。邓名觉得就是用最昂贵的钢元件,广华鹏的设计也成功不了,因为这套机械实在太复杂了。邓名曾经去看过一次,感到脑袋直发蒙,他看到广华鹏和他雇佣的助手无论在零件上面涂多少润滑油,也无法保证机械正常运转——别说现在的四川做不到,就是前世的钛合金、高精度时代,想让这么复杂的算盘高速运转应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邓名不介意广华鹏继续碰壁,而且也会一如既往地继续提供经费给他。为了降低难度,广华鹏已经把最初几百万乘几百万的目标降低到现在的几百乘几百了,努力地想让机械至少成功地运转一次,给邓名的投资一个交代。邓名安慰他,说他们的研究对四川的机械制造有巨大的意义,其实这话也没错,但在这个实验中邓名最关心的并不是这个,而且广华鹏也感到极其不安,每天都在绞尽脑汁地琢磨能让机械实现运转的好办法。

在邓名离开四川前,广华鹏告诉邓名,他和他的助手打算采用一个新的方案,那就是给表示一和零的钢件分别通电和不通电,来让它们分开运动而不是统一驱动——邓名虽然大大地称赞了一番,不过他觉得以现在四川的机械水平和电动引擎水平,这个方案也是绝无丝毫的成功机会,几年之内也不可能看到成功的曙光,哪怕是广华鹏把目标降低到一百乘以一百也不行……如果他们真能做到,邓名也会继续投资让他们去设法制造能够计算量更大的计算机。

不过这依旧是个好开端,现在广华鹏已经开始把通电与否和零、一的状态联系起来了,或许再碰壁几年,电动算盘研究小组就会灵机一动,意识到其实完全不需要用钢制的零件的凹凸来作为信息的载体——或许这个灵感明天就能出现,或许广华鹏再碰壁十年仍没有找到出路,但或迟或早,不可行的电动算盘会向电子算盘方向进化,抛弃复杂的机械结构从而获得更高的运算速度和可行性。

想一想燧发枪时代的计算机和信息战,或是想到有一天,这个世界的人会用计算机来研制效率更高的黑火药武器和前膛炮,而不是喷气式战斗机的时候,邓名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这个场面比用电磁炮对轰的风帆木制战舰,更能让邓名激动和神往。

“要是在大战过后,骑兵们把染血的马刀和前膛枪插回刀鞘和枪套中,然后纷纷掏出液晶屏幕的智能手机,打电话回家给妻儿们报平安,或是干脆视频一下……”邓名在脑海里幻想着一副副场景:“也许有一天会用联网摄像头系统帮助骑警追捕起着抢劫木制运钞车的匪徒;用卫星侦查敌人是否秘密发展超过一百磅的前膛要塞炮……那会是梦幻般的新世界啊。”这个世界的科技树已经歪了,那就让它歪得更猛烈一些吧。

……

六月十日,明军完成了对大部分战舰的简易修复工作,帝国舰队再一次扬帆出发,越过巴布延海峡进入菲律宾西部海域,向着马尼拉的方向进发。

这次出兵前,出于保密的原因,邓名并没有对中国在菲律宾的垦殖团说得很清楚,但现在没有继续隐瞒的理由了。在海战结束后,明军就派出大量的船只去联络各地的垦殖团,要他们做好协助帝国军队作战的一切准备。

除了这些垦殖团以外,菲律宾还有大量的华裔,他们中有的人已经在南洋生活了二十代,约有数百年,祖先早在元朝甚至宋末就移民到吕宋;其他的华裔则多是在最近的一百多年里到南洋的,他们的祖先大都是福建、广东的渔民和农民,因为贫穷,没有土地或是不堪忍受沉重的赋税而出海,现在他们很多都是成功的商人,或是一小片庄园的所有者。

垦殖团出现在菲律宾以后,这些老侨民大多没有前去投奔,因为垦殖团为了避免西班牙人的激烈反应,一般都选择比较偏僻的地方落脚,而大部分老侨民的活动区域依旧在西班牙人的统治下。

在要求垦殖团派出武装,准备帮助帝国军队接管城市的同时,邓名还下令,写信给各个城市中的侨民商会,要他们准备派出代表与帝国丞相会面——西班牙人的统治即将结束,帝国政府为菲律宾设计了新的未来。而作为对帝国最有感情,也最能得到帝国政府信任的侨民,他们需要知道这些方案,并协助垦殖团更好地控制住大片的海域和土地。


阅读www.yuedu.info